第两百七十八章 道庭游宫


  巨大宫殿出现的同一时间,正道盟天启宗下辖一处极为繁华的城市中。

  这座城市,早一个月前便已经戒严,不过由于此城原本就是天启宗私人城市,并不对正道盟以外的修士开放,故而这次戒严也还算隐秘,便是一些层次稍差的正道盟、邪道盟都并不清楚。

  而城市依山的东面,却是环山傍水而建立了一座宽敞巨大的庭院,庭院中湖光山『色』、花鸟虫鱼、飞禽走兽一应俱全,再加上周围浓郁到极点的灵气,俨然一副仙境景象,而就这庭院的中央,一间巨大的阁楼中,却是和外围的闲适截然不同,充斥着凝重甚至是紧张的气氛。

  若是一些外人进入这阁楼,定然大吃一惊,因为阁楼中盘膝坐着的四五十名修士,赫然全部都是元婴修士!

  这些修士又分成两拨,分坐阁楼两侧,左边一侧修士赫然一个个仙风道骨,而右边一侧则是相反,一个个魔气森森,将阵营之间的差别宣显得淋漓致,不过这些人中,也有几人一看便不是正道盟或是魔刹盟的修士,却是来自各大商户的元婴修士。

  这些修士有的相互瞪视,也有的低声闲聊,言谈甚欢,而就上首位置之上,却是坐着两名年轻男子,不过这两名男子给人的感觉,却是和下方任何一人截然不同,不管是气质上,还是衣着神态上,甚至给人一种和场修士格格不入的感觉。

  左边坐着的那名男子剑眉星目,英气勃勃,一袭白衣,说不出的潇洒风流。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笑容,举止得体无比,甚至说话待人之时,都不带一丝一毫的傲气,便是右侧下首那些魔刹盟元婴修士,都对这名白衣男子感官颇佳。

  而另一侧……却是一名皮肤干瘦的年轻男子,身着黑衣,一脸木纳。

  正道厅中激烈讨论着什么的时候,一名身着天机阁服饰的修士突然起身,掏出一张传音符箓细细一看,瞳孔陡然一缩。

  “灵武子道兄怎么了?”这名天机阁修士显然因为过于惊讶忘记掩盖表情,顿时被周围修士察觉,一名天启宗的白发修士疑『惑』问道。

  被称作是灵武子的天机阁修士微微一愣,下意识就想说没什么,不过再一细看传音符路,眼中闪过一抹思,颇有深意道:“嘿嘿,这消息,道友应该很快就知道了。”

  还没等他坐下,又一名修士豁然起身,只是此人赫然是一名修罗门修士,这人手中亦是拿着一张传音符箓。

  很快,一名名修士纷纷接到传音符箓,而西北荒漠中发生的事情,却是被彻底呈现这个大厅之中。

  整个大厅顿时变得闹哄哄起来。

  而就此时,一声惊呼从门外传来。

  “老祖,各位老祖!”声音由远至近,速度极快,很快,阁楼大门便被推开,一名金丹修士冲入大厅,若是陈执此,定认得此人便是当初三洞秘境中的天都候。

  “天都候,谁让你闯进来的?!”一看到此人,场修士无不皱眉,而一名天启宗的白发老者是一脸威严地训斥道。

  天都候苦笑一声,却是直接拱手道:“各位老祖,快出去吧,天上出大事了,人间界的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宫殿幻影……”

  “什么?!”

  “怎么可能!”

  “走,出去看看!”

  场修士刚得到北方荒漠的传音便是出现了天外的宫殿,此时听到这消息,哪里还坐得住,一个个起身便朝外飞去。

  没人注意到,坐上首的那两名年轻修士对视一眼,目『露』惊喜之『色』……

  很快,一众元婴修士便直接出现了城市上空,当他们看着北方天空那巨大幻影之时,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到底是什么?!”一名灭魔宗元婴老祖语气略带颤抖地喃呢道。

  “道庭游宫。”一个声音众人身后响起,场修士纷纷侧目,当看到开口之人竟然是那名白衣俊朗修士之后,纷纷对视一眼。

  “使者莫非认识这宫殿?”一名天启宗白发长老越众而出,神情略显恭敬问道。

  “天威王道兄直呼下名字便是。”白衣俊朗男子抱拳一笑,目光一扫场修士,朗朗开口道:“若是下猜的不错,这宫殿,应该是道庭游宫无疑了,恐怕是这一界地修士无意中触动了某个空间禁制,随后飘浮空间之中的道庭游宫,便飘来此地。”

  说到这,白衣俊朗修士淡然笑道:“看来各位运气不错,这道庭游宫,一般是道庭下属宗门修士才能够建立,而且想要建立能空间壁垒中穿梭的游宫,起码也是返虚期修士……”

  虽然白衣修士没为场修士解释“道庭”是什么,但仅仅是返虚期修士三个字,便足以让场修士呼吸加速,目『露』红光了!

  返虚期!

  对于这一界修士来说,炼神期,已经足以傲视整个无荒原界了,而返虚期,他们只是传说中听说过。

  这等修士洞府中,会不会拥有能够帮助元婴期进阶的『药』物?!

  “通知天神王,让他……”

  “通知魔须老祖……”

  没等白衣俊朗修士说完,场元婴修士便纷纷掏出符箓联系自己宗门,特别是天启宗和修罗门,是忙不迭地派人去通知两门内坐镇的元婴五重大修士,甚至有的修士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前往西北荒漠了。

  连场元婴修士都如此,何况是人间界低阶修士?这些修士虽然没白衣俊朗修士替他们讲解,但光光看这巨大宫殿的模样,就足以让这一界修士都为之疯狂了,因为他们想的很简单——一个能够引发天象的遗迹!

  无荒原界,没有比遗迹能令修士感觉到恐怖了。

  “哼,葛云,你打的好算盘,这道庭游宫就算真是返虚期修士洞府,里面的禁制和危险又其实这一界修士能够触碰的,别说是他们,就算你我,若是进去一个不小心也要葬身此地。”黑衣木纳男子冷冷说道。

  “怎么,欧阳兄不想去?”白衣俊朗男子回过头,含笑问道。

  “哼,你不用激我,这道庭可是大千世界中大的道派势力,我也很想见识一下这里面的禁制和机关傀儡之术!”黑衣木纳修士抬起头,眼中精芒迸『射』!

  白衣俊朗修士淡淡一笑,遂不再多言,看着周围修士一个个忙着通知或是忙着吩咐★★消息防止散修前往,他淡淡摇头,走上前去和一名下命令的天启宗长老低声交谈。

  看到他这番模样,黑衣木纳修士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冷哼一声便偏过头……

  ……

  陈执茫然地看着周围银光,脑子有些昏昏沉沉,被卷入银光的一瞬间,他下意识想要拿出噬魂天书,毕竟这银光的威力,他早空间壁垒之中已经见识过了。

  不过很快,他便呆住了,因为护体灵光并没有被这银光损毁,这些银光竟然形成一个通道,将他引向未知的某处。

  忽然,陈执浑身一震,周围景象骤然从银白的世界跳入了一片五彩缤纷的世界。

  陈执甩了甩头,终于清醒了一些,这才发现自己正处一个不知名的厅堂中央,而他的旁边,赫然站着两名修士,正是含烟和黑衣双瞳修士二人。

  这两人显然比他要早一步进入大厅,一回头,目光同时落陈执的身上。

  “咦?!”两人同时惊呼一声,显然二人都没想到,被鬼王引走的陈执竟然会出现此地。

  “你竟然没死!”黑衣双瞳男子的语气中竟然带着一丝错愕和一丝震惊,仿佛根本没想到陈执竟然能摆脱鬼王纠缠还出现这里。

  “申屠道友!”含烟仙子语气中隐隐带着一丝欣喜之『色』。

  陈执看着面前二人,冷冷一笑,正准备说什么,忽然那黑衣双瞳男子一咧嘴,冷哼道:“也罢,那头白痴鬼王没杀了你,就让老夫来替他出手吧,桀桀桀!”

  话音刚一想起,黑衣双瞳男子便高高跃起,双手一掐法诀,喉中一声低喝:“鬼聚*黑棺!”

  这声音,恍若来自九幽,陈执已经大致猜到黑衣双瞳男子身份,根本没有和其交手的意思,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黑衣双瞳男子的那番话,却是让他愣住了。

  莫非,这鬼王是听了这家伙话才追杀他的?!

  陈执瞳孔猛地一缩,眼中杀机四『射』,再一看对方一出手便是刚刚他亲眼见识过其威力的术法,显然根本不将他放眼中,准备把他和含烟一同击杀。

  “哼!”

  陈执一声冷哼,身形竟然高高跃起。

  一旁含烟本就如同惊弓之鸟,一看到陈执冲向鬼修,脸『色』剧变,竟然想都没想转身就准备逃跑。

  “受死吧!桀桀桀!”

  黑衣双瞳修士面目狰狞,浑身鬼气环绕,双手一挥,其背后用力一抓,一个长约十几丈的黑棺便破空而出,径直冲向了陈执。

  陈执面无表情看着面前黑光,但他一双眼睛,却是精芒四『射』,双手握拳收回,伴随着一声爆喝,双手猛地挥出。

  双拳震动,肉眼可见的两股金『色』气流脱手而出,化为两条巨大天龙,张牙舞爪,带着极端狂暴的气息掠过天际,随后,和那巨大黑棺轰然相撞!

  这一瞬,大厅中央的天空,都为之扭曲!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