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百三十五章 巨大收获


  “王,就这么死了?”

  一名身材魁梧,相貌看上去和人类无异,但有着四条手臂的高大壮汉双眼无神喃喃道。

  这巨汉的本体,显然就是极西之中一支强大妖族——四手凶猿!

  看他样子,分明是九头虫的忠实部下,不过这时候,却没人搭话,因为场妖族,都还处浓浓震惊之中。

  “不可能,王不可能就这么死了,不可能!”

  大汉喃喃许久,忽然双目圆瞪,口中,发出一声愤怒的狂吼,这声狂吼之中,压抑着浓浓的愤怒,仿佛一枚触发式的爆炸符,随时都可能将所有人炸成碎片。

  周围几名化形妖兽同时皱了皱眉,而随后赶来的那些还未化形的妖兽,是一个个趴地上瑟瑟发抖!

  “够了,凶星!”一名老者忽然开口,这老者脖子上长着长长的鬓『毛』,怒目圆瞪,如同愤怒的狮王,而老者的额头上,有着一个“王”字斑痕,再往上,则是长着一根长长的独角,显然老者的本体正是极西第一大妖族——独角狮虎兽!

  老者一开口,那大汉顿时回过头,只是眼中愤怒,却没减少多少。

  “凶星,老夫能了解你的愤怒,不过这种时候,先应该想的是找到杀死王的人!”

  “谁?是谁!”大汉一怔,旋即怒吼道。

  老者摇了摇头,目光却是撇向身侧一名体态妖娆的女子,咳嗽一声说道:“炽姬,你应该看清楚了吧。”

  “当然,那名修士身上穿着的是雷灵宗服饰,想必是人类修士,至于另外一人,也就是收了王尸体的人,若是我看的没错,应该就是尸魔殿的九邪魔君。”

  一名体态妖娆的女子开口说道,她身上穿着极为暴『露』,红『色』的胸甲只将两团高耸牢牢包裹,而下身,是只穿了一条羽翎所制短裙,大腿、小腹,大片春光暴『露』外,不过女子的头发却是呈火红之『色』,仔细一看,却是燃烧的火焰,一双瞳孔,则是如同鹰眼。

  而她的声音也如同鹰鸣一般嘹亮,显然是极西天空的王者——炽火鹰所化!

  “怎么可能?尸魔殿不是我们盟友么?炽姬,你没看错吧?”

  一名身高足足五六丈的巨汉嗡嗡说道,这巨汉身上皮肤如同石头铠甲一般,远远望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头疙瘩。

  “哼!蛮石,你怀疑老娘的眼睛?”妖娆女子双目一瞪,双手叉腰,如同母夜叉一般怒斥道。

  那大汉饶了饶头,却是没有回话。

  “好了,炽姬没看错,那人的确是九邪魔君,刚刚我感受到了他的气息,不过这九邪魔尸向来不听尸魔老人的吩咐,我们就算找到尸魔殿,对方也会拿这话搪塞我们。”

  一名长相阴柔的男子忽然说道,随着此人开口,场众人纷纷噤声,显然,这名男子众妖之中颇具地位。

  事实也是如此,这男子身后有着一条长长尾巴,尾巴尖端带着一条赤红钩子,其本体,正是钩蛇!

  或许此妖的实力和场其他妖难分高下,但其所处的钩蛇一族,妖族之中算是中等种族,如今妖族之中负责天武的水经大人,是钩蛇一族!

  “平舆,你这话什么意思?”

  不过其地位高,却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服他,他开口之后,初那四臂大汉猛地回头,面目狰狞问道。

  “哼,我能有什么意思,只是如今这种时候,需要冷静分析,别忘了,后面那些妖族还看着我们呢。”平舆脸上阴冷之『色』一闪即逝,却是没有争锋相对。

  四臂大汉闻言一愣,回首看了一眼身后黑压压一片的妖族,深深吸了口气:“那你说怎么办?!”

  平舆眼中杀机迸『射』,忽然一回头,森然道:“当然是杀了他们!极西,可是我们妖族的地盘,他们敢深入此地,还杀死了王,若是放他们回去,我们以后就别想再抬得起头!”

  他这一番话,自然得到众妖响应,而原本忠于九头虫的妖族,也随着九头虫的死而人心惶惶,这时候自然不会站出来多说什么。

  很快,平舆便占据了领头人的角『色』,开始分配一种妖族,没一会,这群妖族便分为两支队伍,各自带着海量妖族,分别朝着陈执和九邪魔尸离开的方向追去。

  与此同时,极西所有的妖族,也都收到了九头虫死亡的消息,大量的妖族冲向极西边界,而原本大辽的妖族,是朝着极西赶来,极西周围,布下了一张天罗地网!

  不过这些,陈执都不清楚,就算他清楚,他也不会感到意外,因为这一开始,他便有所预料。

  脚踏渡船朝南飞了一天一夜之后,陈执脚下渡船忽然消失,毕竟陈执神识虽然达到元婴五重修士水准,但长时间使用渡船还是做不到,休息了一会,他却是没有朝着东面离开极西,反倒是化作一道遁光朝着西面飞去。

  他这次来极西,除了击杀九头虫,另外两个目的便是真魔洞窟了炼妖草,只是炼妖草虽然他清楚是极西,但具体位置却根本不清楚,当初合欢老魔那的情报也只是一个大致位置,反倒是重阳之日马上就要到来。

  不过有关炼妖草的消息,他倒是不急,这株『药』草对于妖族如此珍贵,想必作为极西的王者,九头虫应该很清楚炼妖草的具体下落。

  这次得到九头虫的灵魂,对陈执来说,价值绝对不仅仅是九头虫的战斗经验和《黄龙紫气诀》,不管是真魔洞窟的消息,还是极西妖族的势力划分,对他来说都是极具有价值的。

  首先便是他如今和九邪魔尸同样都被妖族追踪,而九头虫记忆中有关极西妖族势力的划分自然事无巨细,甚至包括很多极西妖族内部极为隐秘的消息,想必极西妖族也不会想到这些消息会泄『露』,毕竟九头虫可是堂堂大妖,就算是炼神修士,都很难通过一些探查灵魂手段得知大妖脑中记忆,可惜,他们却想不到,陈执的手中竟然会有《噬魂天书》这般逆天宝物。

  陈执能够避过妖族探寻,但九邪魔尸却是很难做到这一点,如此一来,那些追寻他的妖族一时间『摸』不清他的踪迹,当然会将多人力投入到追杀九邪魔尸身上,这等逃脱追杀的同时又能打击对手的情况,陈执当然愿意看到。

  第二点便是真魔洞窟,要知道重阳之日,真魔洞窟之中那股真魔之气会变得淡薄一事,并非什么秘密,而真魔洞窟之中到底有什么,或许天武的修士并不清楚,但不代表其他势力并不清楚,至少,雷震真人不就知道么?既然雷震真人可能知道,那其他势力呢?以消息见长的天机阁,古魔原本所属的魔罗势力,甚至是妖族和其他一些中千世界的势力,也都有可能清楚真魔洞窟中东西的价值,甚至包括刚刚被他再次坑了的九邪魔尸!

  所以,如今击杀了九头虫,等于是彻底极西这潭看似平静的水搅浑了,这时候,往往潜藏水底下的危机将会彻底暴『露』出来,而他,这个时候只需依照九头虫的记忆,找一处安静的地方,安安稳稳地等待重阳之日的到来。

  陈执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正准备拿出噬魂天书看看九头虫的记忆,忽然目光瞥见腰间的一枚储物袋,这枚储物袋的花纹极为独特,似乎是某种稀有妖兽皮革所制——正是九头虫的储物袋。

  之前忙着跑路,他倒是忘记了这一茬,此时察觉,当即拿了出来,神识飞快侵入其中粗略一扫,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精彩!

  九头虫储物袋之中,大部分都是灵石、妖兽材料和灵草灵『药』,虽然没什么法器法宝,但陈执倒是能理解,毕竟妖兽对法宝向来不重视,妖兽看来,强的就是自己的本身,但,当看看清里面东西之后,陈执还是冷不丁地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这些灵石、材料和灵草的数量,实是太过庞大了!

  九头虫的储物袋本来就很大,足足有一个小型宫殿那么大,而这么巨大的空间之中,其中大半都堆砌着各种灵草灵『药』和灵石,这等数量,陈执可谓闻所未闻!

  “九头虫这家伙,不会是将整个妖族的东西都搬空了吧?”陈执嘴角微微抽搐,忍不住失声喃呢。

  其实陈执也是少见多怪,九头虫毕竟是整个极西妖族的皇者,妖族寿命本就冗长,再加上极西之前因为屏障与世隔绝,物产丰盛,甚至还整个天武之上,作为曾经极西妖族说一不二的皇者,九头虫的私人物品,当然不会少到哪里去!

  甚至光是九头虫的私藏,都不会少于天武任何一个庞大宗门的财富!

  而这次九头虫出来蜕皮,早就做了两手准备,将自身财产一分为二,其中一份留给了衷心于他的属下,还有他所属的九头虫一族,剩下的一半,这才是陈执手中的数量,但就算如此,这些财富的价值,几乎赶得上天武除了合欢宗和天山派之外任何一个大宗门的财产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