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硬将


  灵智身居方丈说来乃是此间主人纵然灵定惨败也须出来说上几句场面话。只听他叹息一声道:“难得郝教头这般高明的武功居然能击退本寺罗汉堂座真是让人佩服万分。”他转望怒苍众人道:“依三战两胜之约贵山已胜出第一场还请下一位英雄上来赐教小僧此恭候大驾。”说着微微躬身模样见平和。

  少林第一仗落败第二场只要再输胜负便见分晓届时便算天绝僧武功已至天顶也已无济于事。眼看非赢不可灵智却无不适之感他双手合十心平气和地站立场既不见咬牙切齿之恨也无骄矜惧怕之情全如平常模样。怒苍高手看眼里心里反而加倍忌惮。

  这灵智方丈年约五十出头与宁不凡、卓凌昭同辈但接下门户的时光却比他们早了十余年。以少林高手之众名望之响灵智能以壮年接任方丈大位足见悟性何等惊人。其人领袖武林洞见观瞻堪称正教武林第一号人物只是一来他生性谦和不喜争斗二来头上又有个天绝僧压着这才没列入四大宗师之位。

  青衣秀士、石刚、陆孤瞻等老将心里明白少林三战要能胜出其实关键只第二战天绝僧武功已入化境临敌经验丰厚无比此时秦仲海虽已练成绝世神功但以武技的圆熟老辣而论仍与天绝僧相距甚远双方若要硬碰硬恐怕难有胜机。倘若怒苍以石刚、陆孤瞻、青衣秀士等老将上前邀斗局面也不见得有利除非方子敬赶来否则第三仗怕连打都不必打了。

  好容易郝震湘以死相拼把对方打下马来战赢得如此艰难群豪不敢贸然自请上阵。毁了自个儿名声事小连累山寨前程、耽误秦仲海性命事大。众人面面相觑竟无一人言语。

  良久过后群雄仍无一人上前请缨秦仲海哈哈大笑道:“好你个少林方丈居然把咱们兄弟唬住了这场便由我来吧!”当下提起钢刀径往场走去。想以“火贪连斩”、“开天大火轮”等绝技或能与方丈一搏。

  ※※※

  秦仲海正要下场忽听一人厉声道:“且慢动手!”众人听了声响疾视其人只见说话之人须长及胸器宇轩昂正是“江东帆影”陆孤瞻。

  秦仲海微笑道:“原来是陆爷来了您可是手痒想揍人了么?”

  陆孤瞻摇头道:“灵智武功深不可测江湖名声又响将军切莫贸然上场。”秦仲海微微耸肩转望青衣秀士道:“秦某若与方丈放对凤老爷以为胜负如何?”

  青衣秀士沉吟片刻道:“灵智方丈成名多年这十年来武功是突飞猛进一会儿动起手来威力绝不卓凌昭之下。”秦仲海笑道:“便算比得过宁不凡老子至多给人宰了那又有什么为难?”青衣秀士摇头道:“将军不必气馁。胜负之事玄机难测将军若执意下场不如我这里献上一策依此而为敌人手到擒来矣。”秦仲海听了这话一时又惊又喜忙道:“秃驴手到擒来?听来可妙了您快快说吧!”

  此时场内场外众人引颈眺望都等候怒苍高手上场谁知青衣秀士竟场边大言不惭自称有击败方丈的必胜良方少林僧众人听了心下自感不悦。只是青衣秀士向精智谋说不定真给他找到灵智武功的破绽那也不无可能。

  秦仲海听他别有计策忙催促道:“军师若有取胜妙方只管请说。”

  青衣秀士抬头看了看天际见乌云密布看来午后大雨将至。他向陆孤瞻微微一笑又朝石刚看了一眼跟着从怀取出大把铜钱说道:“世间武学皆有破绽可循。灵智方丈不同于灵定座自幼天才洋溢招式挥洒自如临敌之镇静是世所罕见。”他把手上的铜钱掂了掂笑道:“如此人物将军若想克敌致胜唯有…唯有……”

  此时场众人专心聆听那高天威、宋公迈等人有意与少林争雄神态自是专注只细心听讲那厢少林和尚听了方丈武功大有破绽怕漏了一字半句。只是众人听了半天却没了下秦仲海听他忽然语塞忙问道:“唯有什么?”

  万籁俱寂青衣秀士把手一抛大把铜钱飞撒半空怒苍群豪与少林和尚各自仰头去看诸人猜测不透青衣秀士的用意无不满面讶异。

  便此时青衣秀士双足轻点身子向旁飘开长笑道:“诸位朋友若要胜得方丈唯有出其不意攻敌不备方能夺得先机!”

  铜钱飞上半空众人只是大惑不解猛听场边一人喝道:“方丈快闪开!”听那说话声音颇为年轻正是卢云!众人心下奇正不知高低间猛见场边刀光一闪大批铜钱急急飞出一物那物带着森森寒光来势奇快却是一柄飞天刀!

  灵智本仰看铜钱蓦然间刀飞至已到喉头旁半寸不到只惊得灵智面色惨然当下急忙后仰弯腰千均一之间总算闪了开来。

  灵智才一闪避那刀却紧追不舍急转而下直朝喉间刺落。此时灵智弯身后仰眼看挡无可挡避无可避灵智身居方丈又不能以狗吃屎的招式滚开闪躲正危急间右掌虚劈一股无形掌力击出登让那物偏开半尺避过了喉头要害。

  此时灵智后仰弯腰满头冷汗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逃过死劫猛听背后一声冷笑一人森然道:“灵智方丈替你自己渡吧。”灵智此刻身子尚未直起眼珠上翻只见眼前一条大汉面挂冷笑正是“气冲塞北”石刚来了!

  石刚无声无息地下场已抢到灵置背后半尺听得狂吼大作铁拳挥砸直朝灵智太阳穴打去已然用上强狠的杀招灵智惊慌之间不及直起上身右足一点身子便要平空移开孰料石刚早已有备看他左手轻抖刀如同天龙盘空竟朝灵智腰间斩落。

  石刚杀招连环步步出人意料场内众人见他现身方才把事情看得明白。原来适才青衣秀士抛掷铜钱上空用意只移转众人心志只因怒苍尚未议定出场之人那青衣秀士又自称有必胜之法众人心好奇自然探头去望便心驰神摇的一刻煞金的十二尺飞追魂而至尔后人刀一体全力厮杀靠着青衣秀士的阴谋此战先声夺人出其不意恐怕方丈真要毙于石刚刀下。

  秦仲海又惊又喜暗暗叫好:“拳刀刀拳原来石大叔还有这手“刀拳”绝活我以前倒不曾见识过。”他曾与“煞金”激战自知刀功夫底细哪知此刻见他全力下手方知石刚的武学尚有无数奥妙绝不只一柄刀那么简单。

  左路刀右路铁拳霎时已将灵智所有退路封死。少林门人担忧方丈生死诸人掌心出汗放声惊叫灵真是怒喝:“卑鄙无耻!作弊小人!”霎时便要下场援手。

  灵真脚步尚未跨出忽听当琅琅之声不绝于耳却是先前青衣秀士抛出的铜钱落地来了。伴随着叮当声响场内传来一声闷响好似刀撞上了棉花声响怪异前所未见。众人吃惊之下无不急急去看胜负。

  午后乌云密布太阳已被遮起灰蒙蒙的天色只见灵智已然合十站立看他脸上容情慈和安宁身上无半滴鲜血面色一如往常。众人不明究理急忙探头去看石刚赫见“气冲塞北”面挂冷笑那马刀头却只剩半截余下部位已成粉碎竟给人硬生生震断了。场内诸高手不知生了何事彼此相互探询却也无人知晓一时都是又惊又疑。

  灵智舒出一口长气转朝青衣秀士望了一眼合十道:“两军相交兵不厌诈。右凤军师果然了得小僧险些栽你手下。”青衣秀士微笑稽回礼道:“方丈客气了。您习练神功大成仗此人间香袖世间有谁能挡?”

  先前三招决胜青衣秀士下手设谋与石刚一搭一唱险些坏了方丈的性命。若非卢云识破计谋提醒先灵智恐怕真要了暗算灵智整理了僧袍转朝卢云躬身颔说道:“承蒙施主点破机关。救了小僧一命。”以石刚下手之狠若无卢云喊破机关灵智便算不当场毕命怕也要重伤不支。旁观众人见卢云心思缜密见机极快心下无不暗暗佩服。卢云受人道谢却分毫不见喜悦之情他朝灵智拱了拱手口却没说话。

  秦仲海眯起了眼便朝卢云望去只见他一言不自站左从义、伍定远之间低头出神间直是心事重重的模样。秦仲海心知肚明料以卢云的仁厚心性定不愿敌我双方任一人受到损伤看一旁伍定远容情郁闷八成也是同样心情。

  秦仲海摇了摇头苦笑两声此时常雪恨的凤嘴刀立面前秦仲海斜目去看刀刃映照那条嘴角带愁的苦闷大汉不是自己却又是谁??

  大敌当前秦仲海不愿烦恼这些身外事把头撇了撇自将这些心事扔到霄云外去了。

  ※※※

  少林门人见了怒苍群豪的阴险手段想起适才方丈险些被杀诸人惊怒之余无不提声叫骂。灵音向称慈悲金刚行事光明磊落是合十叹息说道:“唐军师本为正教掌门之一今日为求胜果不择手段如此阴毒面目岂不愧★★授业恩师?”

  青衣秀士面色如罩寒霜庄容道:“师兄不提华恩师也罢今日既然提起下便有一事相询。汝等既目我为正教人何以祝家庄残虐我山女徒?别说当时唐某尚是华山掌门便真算是邪魔外道诸位也不能以此相待。灵音大师与这帮人为伍难道不愧对达摩祖师么?”

  众人听他怒气勃都知他深恨祝家庄一事少林门人闻言立时便要回嘴灵智伸手一挥制住了众人淡淡地道:“大家不必动气。兵行诡道当机必断本属应然换做小僧运筹帷幄也会以此相报。”这话气宇不凡无愧武林第一大派的掌门肚量众人都是暗赞心。

  灵智揭过此事转头望向石刚合十道:“久闻“煞金”威震西疆★★早想拜见只没想异国高人却是昔年旧识。今日能与阁下同场较劲不胜之喜。”

  这番话由少林方丈说来自是给足石刚面子石刚却不领情看他神态冰冷只将刀扔回人群跟着双手伸到背后缓缓抽出两柄长刀。

  二十年前“气冲塞北”四字散布天下真可说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但自从怒苍山为人剿灭以来石刚便自行出关从此遁迹江湖是以江湖低辈弟子多不知他的来历一时场众人交头接耳卢云、伍定远二人也自低声询问都探听石刚的成名事迹。

  ※※※

  若问谁是当世内力第一不是天山传人、便是少林天绝要问谁是当世剑法第一除了宁不凡、卓凌昭当世别无第三人可想。可要问谁杀人多、下手狠世间却无人能出石刚之右。

  宁不凡号称长胜八百战他石刚则是生死数千战人家孩提时喝得是娘亲的奶水他石刚喝得却是塞北尸堆里的血水。自五岁杀人算起石刚每次动手都是生死之战实乃鬼门关前的常客。正因胜负即生死只要有助于得胜无论手段多么卑鄙定须大力应用否则便是★★。看他适才以青衣秀士的奇谋为佐趁势大下杀手对旁人的指骂讥嘲全不乎正是实战高手的典范。举凡兵法的欺敌、诱敌、★★、暗算、埋伏皆应运自如靠着临敌时的心机诡诈敌人内力纵使比他深招式比他精却往往死一个小疏忽里若说他是“使三刀的”不如说是四柄刀才是他石刚本人才是狠刚的一把大利刃。

  正因石刚乃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实战高手青衣秀士与陆孤瞻心下所属都要他打这场坚战。虽说灵智方丈武功直逼天绝僧但这方丈毕竟少江湖行走天资悟性再高禁传玄功再奇说来也不过是个两脚书橱而已。料来以石刚出手的狠辣一会儿定有机会扭转乾坤将灵智一举打下马来。

  ※※※

  场杀气弥漫两大高手相互凝视都沉思制敌良方。灵智想起石刚成名事迹心自是暗暗戒慎此人位居五虎纵横西域无敌手每次动手总要见生死方能收场自己若是一个不慎恐不只惨败而已怕还要给人当场杀死。一时是小心翼翼不敢抢攻。

  此时石刚刀已毁只余背后的双刀看他手执双刃刀身左长右短色泽惕透一做暗红一做青白那刀穗是怪异几达五尺来长几乎垂地下却不知有何妙用。

  年前秦仲海曾与石刚激战百合见识过他的刀妙着却不曾见过阴阳双刃的能耐此刻看他慎而重之的拔出背上神兵自感好奇怒苍群雄见石刚取出宝刀是精神大振众人目不转睛都等候石刚大展神威。

  石刚深深吐纳道:“实不相瞒神鬼亭一役死伤惨重我这“子母阴阳刀”也给鼠辈夺走足有十八年不曾现世今日用来决战贼人正是时候。”说着朝陆孤瞻看去两人目光相接都是微微一笑。远处高天威听石刚以鼠辈相称想起夺刀之仇对石陆二人真是恨得牙痒痒的。

  石刚举起双刀左上右下天★★阳就这么一个架式便见其刀法刚柔并济互补破绽。灵智面露赞许颔道:“素闻“子母阴阳刀”非同凡响小僧恭逢其盛当能一饱眼福了。”

  石刚听他兀自诌诌的忍不住便是一声冷笑他左手微动短刀挥出刀头迂回拖迤难测去向。灵智料知对方刀法有异当下便只凝神守志不敢怠慢。

  正警惕间猛听头顶上轰地一声阳刀急斩而来已到头顶三尺气势雄浑之至。灵智大吃一惊心道:“这刀怎能够这般快?”慌张之下却也醒得了双刀的罕见之处。

  凡人练武拳快则腿快心急则手急便算左右手分使不同武功也是左快则右快便如奔跑时双手随足摆动此乃气血所致是逆乱不得。哪知石刚练有独门心法刀法自成一格一手长刀快如闪电横劈直切如痴如狂另一手短刀却迂回缓慢彷佛太极剑法缓有急急带缓对手挡得住缓慢迂回的阴刀套路便挡不下刚猛凶狠的阳刀硬斩这套“伏兵杀”正是刚柔并济的独门绝活。灵智见这套双刀套路太怪一时不敢硬挡脚下轻点身子便往后飘开三尺。

  灵智方才后退避让煞金立即抢攻陡听他大喝一声向前跨出三尺阴刀由慢转快狂斩敌人腰间阳刀却由快转慢以逸待劳等灵智喉头之旁只让他自行撞上。看这双刀便如螃蟹的两只巨鳌霎时便能将强敌牢牢钳住。

  此刻灵智闪得过阴刀急劈却避不了阳刀缓刺。旁观众人见他空着双手难以招架敌刃都要看他如何逃出生天。

  情势大大不利灵智却不惊慌眼看刀刃便要加身灵智单脚提起脚踏“魁星踢斗”双手内圈纳头便拜却是“罗汉拜堂”看他身子一动竟间不容之际躲开下路阴刀“罗汉拜堂”低头弯身让过了当面刺来的阳刀锐锋身形潇洒从容不迫旁观众人见了这招无不暴出一声彩便连怒苍众人也是暗自点头。眼看灵智抢入内圈双掌向前推出直朝自己胸膛印来石刚嘿了一声斜让半步喝道:“好一个少林方丈!佩服!”

  灵智一招之间反守为攻“魁星踢斗”与“罗汉拜堂”都算罗汉铁拳的起手式乃是入门生必习的粗浅武功只是他出手时机妙到颠毫竟然破解了对方奥妙难言的双刀绝招少林僧众看眼里自是大为震动。诸人谁没习过这套罗汉铁拳?但谁又敢激战拿出这等浅薄招式尚且轻而易举地化解对方的绝招众人心下叹服都大声喝采。

  就这么平凡一招使过怒苍群豪已知这位方丈非只禁传绝学了得自身天资悟性也是凡入圣料来今日之战石刚定然陷入苦战。

  灵智闪过绝招石刚却也不感讶异。对方既是方丈若连“伏兵杀”也无法招架拆解还有什么颜面领导满山僧侣?他嘿地一声双刀回转便要再次招这回灵智却比他快一步动手只见他袍袖轻拂直朝石刚胸口扫去。

  石刚不敢轻敌短刀当胸竖起便来抵挡灵智的袖劲。猛听“嗡”地一响那刀给袖力一撞居然朝石刚倒弹回去。

  石刚内外造诣俱达巅峰当年初出造反之时马上斩杀敌有如探囊取物素有“气冲塞北”之称山上除秦霸先、方子敬二人便数他武功高岂知双方以内力相抗灵智却能以袖劲震回手上宝刀?眼看这手武功匪夷所思石刚惊疑不定问道:“阎浮提?”

  灵智微微一笑颔道:“施主好眼力。”

  石刚嘿嘿冷笑心下暗暗忌惮。若非是“阎浮提人间飘香”世间哪来这等可畏袖力?众人看灵智内力鼓荡僧袖如风帆涨起禁传神功之前谁不是面露惊诧议论纷纷?众人直至此时方才知晓了道理原来先前石刚的刀忽然断裂却是被无形袖力毁伤所致。

  “人间香袖”柔带刚刚带柔内力灌注之下柔软的僧袖凝如铁锤钢刀其行云流水、变幻莫测之处尤为少林前辈高僧所推崇。这套武功虽然高明却因过难习练需得“定戒持忘断”五大真我方有所成练功者废寝忘食如痴如狂往往有碍禅定修行便给少林长老列为禁传。正因戒传已久这回“人间香袖”功算得是百年来次江湖现世登令满场高手惊叹艳羡。

  眼看灵智武功如此高妙陆孤瞻与李铁衫对望一眼都是摇了摇头。想到后头上场的天绝僧只有加厉害一时心都是又烦又忧不知该当如何。

  ※※※

  灵智神功盖世众人喝彩声此起彼落大见敬佩之情。石刚听耳里好似气馁万分他长叹一声放落了双刀却似投降了。灵智皱眉道:“施主怎么不动手了?”

  石刚低叹道:“方丈我……唉……”灵智见石刚垂颓丧似乎眼含泪他往前走上一步皱眉道:“你不打了么?”石刚无言以对哽咽垂泪道:“方丈……我……我要……”

  灵智柔声道:“你要什么?认输么?”

  猛听石刚哈哈大笑暴喝道:“我要杀了你!”霎时双刀狂攻直向灵智脑门夹去。

  灵智大惊失色慌忙向后闪开石刚哪容他走脱狂吼之下如同猛虎★★只拼命砍杀过去看他状如无赖汉场内场外一片惊叫少林僧众是大骂下流。

  眼看石刚双刀雷霆霹雳杀得自己险象环生。灵智满头冷汗暗忖道:“这人堂堂一个武学宗师行事却如此卑鄙他难道不知羞耻么?”

  灵智却不知道这石刚与他出身不同练武路子不同临敌心态自然透着相反。看灵智自幼打坐炼气练武只为禅修打架杀人自是不可便遇上师兄弟过招习练也只是点到为止哪里见过生死真章?也是为此他生平从未杀过一人。那石刚却恰恰颠倒他自小战场长大自五岁杀人算起两手早已沾满鲜血当年他小小一个孩童行走战场若不练武便只有死路一条。也是为此动手于石刚而言便如老虎捕捉猎物只有抓得到抓不到哪有对错可言?非但连耍花腔的招式都不愿学连对诌诌的武学心法都是深恶痛绝可见一般了。

  灵智养尊处优自幼练得都是高明的武功便如佛堂里的一朵尊贵昙花;石刚却是石头砖块无所不用只要能让自己活命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正是荒野间苦苦求生的一株乱草。看此战如此凶险灵智若迟迟不能体会生死之道怒苍战神面前必败无疑。

  ※※※

  双刀连连夹杀带着强烈猛恶的劲风逼得四下泥沙飞舞煞那间已将灵智拢其刀锋将他逼到绝处。灵智深深吸了口气霎时展现了无与伦比的聪明悟性轻拂袍袖柔和袖风袭来正是“人间香袖”再次出招。

  禁传神功二度出手岂容强敌放肆?看石刚双刀未至那袖风却已隔空扑来直达八尺有余竟如劈空掌力一般。石刚运劲胸便要硬挡这记袖功猛听他闷哼一声身上经脉给外力入侵一时酸软难受内力运使竟隐隐有不顺之相。

  灵智有些生气了却不抢攻只向前走上一步道:“石将军我俩比武较量你却屡次不守规矩欺侮于我你不怕毁了自个儿的名声?”

  石刚干笑两声道:“方丈教训得是我不敢了。”战到此刻石刚虽然身经百战也知此役不易取胜他落居下风装作十分羞愧但眼角四处打量只伺机偷袭。灵智见对手并无移动之象当下也不趁胜追击只一旁耐心等候。

  石刚佯作喘息向后退开两步灵智这回却学了个乖丝毫不敢靠近。二人正自僵持忽听“喀啦”一声大响天空亮起一阵闪电如神龙般跃过天际跟着雷声隐隐哗啦啦地下起大雨来了。石刚心下大喜忖道:“天助我也此战必胜无疑!”

  此刻大雨倾盆场众人衣衫早已湿透石刚与灵智却无出招迹象。少林怒苍两方人马关心主将生死大雨虽然当头落下却是无暇理会。灵音怕朝廷诸人受雨着凉便命人送上油伞让左从义、宋公迈等贵宾遮雨。

  过了一柱香时分地下积水寸许生出一个又一个水坑石刚提起脚跟缓缓向左斜移半寸脚尖探入一处水洼。这步伐极轻极缓移步时双肩全然不晃场边几乎无人觉他移动脚步。

  秦仲海凝神去看只见石刚状似喘息其实只缓缓吐纳看他一呼一吸间那水洼里的积水隐隐颤动秦仲海暗叫妙计自知石刚一会儿脚尖轻扬便有大批水珠随势飞出以此人内力之强飞水急洒之下岂止能遮蔽视线?怕连对方的眼珠儿都能坏了。

  石刚稍有动静灵智便生感应看他双眉一轩两掌上托向空任雨水落入掌心看这个情状定有将计就计的妙招应对。秦仲海一旁看着心下也是暗自钦佩:“这灵智方丈当真了得既不出招抢攻也不授人以隙若是我场上怕已沉不住气了。”

  两大高手过招胜负全须臾之间只要分毫不慎轻则落居下风重则当场丧命。此时秦仲海把两人对阵的模样看入眼里加明了青衣秀士等人要石刚下场的用心。照此看来管自己练成了强悍内劲但高手争斗并非全靠力气招式其的心机手段自己还有得学。

  ※※※

  良久良久石刚都不曾动招式少林门人不知他弄什么玄虚心下都是暗暗奇怪。高天威见石刚不敌登时哈哈大笑:“气冲塞北!你往年何等嚣张今日怎么如同丧家之犬?快快动手啊!”高天威才一吼叫猛听天边打落闪电雷声炸响登将高天威的冷嘲热讽掩去。石刚忽然哈哈大笑伸手一挥手短刀便向高天威射去这刀去势快绝出其不意又附上了浑厚内力直如飞箭一般。

  高天威怒道:“好杂碎!居然想暗算老子?”不多言双足纵起身形拔高丈余已然躲开阴刀。只是高天威起身闪躲背后的少林弟子却是要糟眼看一众低辈弟子惊惶大叫灵智心下着急喝道:“不可如此!”

  灵智飞身纵起袖劲拂出已将短刀势头扑缓旋即伸手探出将刀柄抄入手里跟着回过身来大声道:“施主屡次出手卑鄙休怪小僧不容情了!”这方丈平日迂腐说话从不见疾言厉色之情少林弟子此刻听他怒声说话不少人居然是生平头一回看灵智如此愤怒已是要使出看家本领那石刚武功再高却也难挡一击。

  灵智一声清啸手握石刚的随身短刀动全身内功便往他身上招呼。

  石刚却不惊惶铿地一声长刀出手此时灵智手持阴刀石刚手执阳刀两人各以兵刃相击伴随着天边雷震猛听石刚暴喝道:“天雷落!”

  天边一道闪电打落正双刀交接处霎时一道白光沿着刀刃两端朝石刚与灵智二人身体导去。场边众人见了异状无不惊声大叫。

  但听劈啪暴响众人鼻闻到一股焦味却见灵智面色惨淡身子摇晃欲坠手短刀已落地。传向石刚的那道白光却绕开了他的身子顺着长及触地的刀穗导入地下霎时消失无踪。石刚哈哈大笑一把将短刀抄起喝道:“灵智啊灵智你以为只有你会高深武功么?我石刚号称“气冲塞北”仗得便是天雷落!”

  ※※※

  这下战情忽转众人不禁大吃一惊正惊疑不定间天边又是一道闪电打落石刚举起短刀大喝一声子母双刀合拢刀头相抵阴阳际会场内暴响又起这次众人看得明白赫见刀头交接处射出一道光彩夺目的精光直向灵智冲去。

  那精光来得好快灵智竟是闪躲不及他急急劈出一掌想要阻下精光但掌力稍微触碰便见脚下踉跄踏地处是焦黑印紫。石刚狂吼连连双刀相抵伴随轰天雷声又是一道精光喷出灵智脸色惨淡急忙跃起闪避波地一声响过地下再次现出焦雷痕迹。

  一旁常雪恨骇然道:“这是什么怪异招式?”陆孤瞻哈哈大笑朗声道:“这帮少林和尚虽然渊博却不知咱们老石“子母阴阳刃”的神奇之处。这两柄刀一为阴一为阳阴阳相交引雷下击故所以名之。便是大罗金仙转世怕也不能挡他一招。”

  众人这下方才明白原来石刚的子母阴阳刃之所以了得不双刀招式而于双刀阴阳合气时能够引雷下击灵智内力虽深招数再精但对方能借天地之威他虽贵为方丈也要徒呼奈何了。

  方丈无力还手甚且有性命之忧少林僧众自是惶急无比先前灵定已吃了一场败仗要是方丈再败少林连输两场根本轮不到天绝僧出场己方便要俯称臣了。众僧又惊又急但石刚武功如此神奇此刻除了暗自惶急却也无计可施。

  ※※※

  天雷乍现电光闪耀伴随石刚双刀上的焦雷显得威力震慑令场众人骇异动容。只见双刀上一个又一个雷电出灵智时而侧身闪避时而跃起离地饶他内力深厚也不敢再以肉身承受只不断迂回闪避寻找反击之道。

  眼看怒苍众人面带喜乐彷佛胜负已定朝廷众人想起“潜龙”即将归山自有惶惑之意。宋公迈沉声便道:“大家沉着点胜负还没分晓。子母阴阳刀虽然高明却不能阻住近身攻势依我看来方丈三招内定要抢入内圈与石刚贴身★★。”

  果不其然眼看子母双刀正要相触灵智已然箭步向前他身形好快霎时便已跨入刀圈香袖拂出往敌人下颚扫去。只是石刚早已有备双刀早成剪形直朝灵智身子夹落口是冷笑连连竟是要将灵智减做两段。

  双刀正要及身灵智吐气扬声两手向外一挥袖劲拂出已将双刀来势微微一阻靠着这么一缓灵智手腕翻出十指伸长径自拿住刀锋牢牢钳住了。少林众僧见了这招“空手夺白刃”登时大声叫好。

  石刚冷笑道:“方丈大师你若以为这样便能挡住我的阴阳刀那是大错特错!”他暴喝一声:“阴阳汇聚!震!”内力出沿着双刀急急而去拨啦一声怪响不必靠着天雷下击居然也出了雷电般的阴阳气劲霎时以灵智为交会点他体内冲撞起来。

  灵智再次计霎时深深吸了口真气便要以多年修为承受对方刚猛无俦的内劲。

  ※※※

  大雨落地直如泼水也似灵智脚下却干燥异常雨点每一落下立时给蒸成一团水雾足见体内所受的真气何等强劲。常雪恨看入眼里登时哈哈大笑道:“灵智老贼不成了!可别给蒸熟啦!”灵真听他说话轻薄登时喝骂起来:“小贼说话小心!谁给蒸熟了!”两方人众远远指骂常雪恨是满口污言秽语不堪听闻。但双方脑人物何等身分自无暇理会这些无聊争斗只专心观看场内比试。

  先前石刚虽仗奇门兵器之便出手时大占上风但此刻双方以内劲相拼兵器已成无用胜负便看彼此的内力修为深浅了。两大高手全力以赴拼死对峙石刚仗着阴阳双气的偌大威力一个个雷电灵智体内撞击不休灵智却以佛门罡气谨守门户伺机反攻回去。

  “阎浮提”与“罗恸罗”一般同为少林五大禁传绝技正因威力太大练功者动辄玩物丧志练不成的灰心自残练成的却又心骄自满寺长老见这套武功害处太多遂禁传人间。只是灵智悟性奇高实乃少林百年难逢的奇才靠着天绝老僧侧面启虽只获传“人间香袖”月余便已屡破玄关此刻功把精微处挥得淋漓致看来此人能以壮年接任方丈果然是有过人之处。

  双雄内力灌注力道绷紧竟使石刚双刀慢慢弓起。看来灵智内力果然深厚凭着无上修为终于逐步扳平局面。石刚见钢刀将断霎时断喝一声真力疾驰而出力道灌入刀背便又平复如常。众人见石刚咬紧牙关额头青筋暴现头上冒出袅袅白气都知他内力挥已至极点。那厢灵智面色凝重口不时深深吐纳想来也已到了紧要关头。

  这场恶斗纯以内力交战虽不比郝震湘与灵定的血战好看但个凶险之处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要一个不慎两人定有一亡。

  秦仲海暗暗惶急心道:“为了一个左军师却要折损我山一条猛虎这仗未必划算啊。”只是此刻万万不能喊停一来天绝僧技压全场怒苍无人可与他较量;二来石刚生性好强若要出场干预反会激得他加疯狂一时只能暗自忍耐静观场变局。

  雨势越下越大伴随天边雷声隆隆石刚大声呼喝内力如惊滔巨浪一波又一波袭向灵智双刀沉重直如无众人见灵智脚下地面微微颤动似欲崩裂可见身上所受力道何其之重但他自始至终不曾出半点呼喝足见尚有潜力未出。

  正激战间忽听灵智叹了口气摇头道:“石将军我有句话奉告请你务必听从。”

  石刚听他激战之尚且能声说话忍不住愣住了灵智这份功力之纯之精实自己之上。他吃惊之下气力内缩功力大褪那灵智却不趁势抢攻只牢牢防守门户并不暴起伤人。

  武林高手任凭功夫再高一旦内力运至极境不曾听过有谁还能声说话即便武功高如宁不凡也未必能够办到。耳听灵智说话清晰宛若平常怒苍群英上起秦仲海下至常雪恨无不相顾骇然。看来灵智所修的“阎浮提香袖”绝非凡物果有独到之秘。

  石刚虽想声答话但自忖修为不到这等境界若要一意逞强恐怕说不半字真气松动当场便要七孔流血而亡他不敢出头逞强只得强自忍耐。

  灵智叹了口气道:“石将军小僧生性懦弱不善比斗然观今日比试情势你我二人若无一人亡故只怕分不出胜负。如此杀生流血岂为佛门人所愿?还盼施主手下留情点到为止如此可好?”灵智口气一如平常好似闲话家常看他功力如此高深自然大居赢面谁知居然开口讨饶难道是故意造作?石刚以为他有意讽刺心是大怒只是自己功力不及对手虽想开口响应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冷笑一声以示不屑。

  奈何便这么一个冷笑刀上真气略褪眨眼之间灵智的内力便如排山倒海涌来压得石刚喘不过气来。观战众人见状都知石刚功力远逊方丈此战只须拖延一阵定由灵智胜出。

  石刚面色铁青自己纵横西疆二十年打遍百国无敌手没想初次返回原便遇如此高强对手毁了一世英名也就罢了倘若累得秦仲海被俘自己何颜面对秦霸先于地下?

  石刚咬住银牙心道:“这贼秃不过是少林寺的二号人物武功便已这般厉害一会儿天绝老贼出场咱们有谁是他对手?石刚啊石刚今日你便算全身内力耗竭武功失也要和这贼秃拼个两败俱伤至少拿个平局!”

  天绝僧威名太盛除非方子敬现身出来否则孰能抗手?石刚自知此战关系太大这场坚战万不能败除了和灵智拼个同归于保住双方和局否则秦仲海必受俘虏。心念于此数十载内力奔出丹田一时如同拼命。

  灵智只觉对方传来的内力为雄浑刚猛石刚竟是有意以死相拼当即口轩佛号道:“施主万莫误解我少林虽与贵寨为敌却无意杀伤人命……”石刚听他喋喋不休满口的仁义道德忍不住大怒。他豁了出去喝道:“放屁!”他大声开口说话内力运转不顺胸腹好似被铁锤打了一记忍不住喉头一甜眼前金星乱冒嘴角迸出了鲜血。

  陆孤瞻一旁看着忍不住惊怒交迸自知老友生性高傲受不得激登时喝道:“灵智方丈!你恁也用心机了!”灵智轻叹一声道:“几位施主莫要误会★★这般说话只是为天下苍生请命绝非激将……”他还要多做劝说石刚想起阖山弟兄这几年际遇之惨一时悲怒交加全身内力倒灌而出暴喝道:“贼秃!闭上你的狗嘴!受死吧!”

  啪地一声石刚满腔热血倒喷而出只吐得灵智满脸都是。英雄临危石刚仰望天际想起秦霸先与自己的交情满面血泪间已然决意自只听他大喝一声鲜血吐出气势反而暴长那内力势若雷震直朝对方撞去。饶那灵智修为已至化境此刻脸上沾了鲜血身子晃动不休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石刚是个硬性人处境越是不利越能激他的斗志灵智几次劝降对他几同侮蔑激他“毋宁死”的决志。石刚抛脱生死荣辱之后如同负伤猛兽垂死扑咬内力挥得加淋漓致。大雨倾盆旁观众人只觉四下气流逐渐转向都朝灵智与石刚而去大雨顺着这股气流顿成漩涡之势宛若奇观。

  猛地天边一声巨响闪电飞驰照耀得四野一片明亮石刚怪吼一声纵声叫道:“霸先公!”双眼翻白便要拼出全身功劲青衣秀士与陆孤瞻相望叹息都知生死攸关之刻已然到来。秦仲海听他呼喊自己父亲两代老臣点点丹心登让他热泪盈眶难以自已。

  灵智摇了摇头对方起意同归于欲置自己于死地当此局面也只有自保的份他深吸一口罡气双掌功运起数十载勤修的内力便要将石刚的内力撞回。

  怒苍山众人闭上了眼不敢再看。秦仲海大叫一声:“住手!”他怕石刚当场战死便要入场解救纵然给少林僧众指骂作弊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轰隆声响大作电光闪耀大雨飞洒而落秦仲海却迟了一步入场只见灵智的内力全数动已将石刚的劲气震回。石刚眼前一黑口鲜血狂涌而出将死之际只纵声长嚎那声音低沉悲凉孤臣血泪斑斑似泣平生所受之屈让人听来为之鼻酸。

  秦仲海跪倒地涕泪纵横忽然一个黑影飘动已然窜入场。看他身法也不甚快但靠着时机拿捏极准竟然恰巧挡两大高手之。

  那人右手挡住灵智左手架住石刚已将两人的力道全数消弭雷光闪过那人的面貌入得眼场登时欢声雷动秦仲海慌忙站起大喜道:“师父!”

  却说是谁有这般通天撤地之能?竟能刹那间扭转乾坤?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州剑王”方子敬到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