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反应力!


  行武前互相抱拳行礼,这是如今的一项俗定。

  一旦双方礼成,这比斗也就随时可以进行了。

  看着慕之卿跃跃欲试的样子,陈释的眼皮子跳了两下,开玩笑!炼骨阶的武者,骨质变动、坚韧,每一次攻击,大筋和骨架都能同时发出气力,是名副其实的双重气劲,岂是说限制就能限制的?将气力控制到可以筋骨间随意收发的地步,三十岁以下应该还没有这样的人。

  况且,为什么这慕之卿这么想要打上一场?

  好斗?

  但对方既然已经施礼,陈释也就只好顺势还了一礼。

  收回双手后,陈释问道:“有件事我想先搞清楚,这个辅导虽说是学院安排的,但这应该不是你这么积极的理由吧?”

  没错,慕之卿表现的太积极了,身为一个学院风云人物,对于自己这样一个普通学员,不仅仅特地跑到公寓门口进行通知,还第一时间就占用了一个高级修炼室进行辅导,这……

  “戒备心很重啊,不过我能理解,你们和胡水的事情我也知道,不过你放心,我和他们没有任何联系,”慕之卿收回了双拳,“至于我为什么急着给你进行辅导,目的嘛,倒是和胡水一样……”

  “嗯?”

  陈释不由得握紧了双拳。

  “别紧张,我说的目的是指学分,明白么?按照智脑给出的条件,从辅导申请发出的时间算起,一直到后一次评估,这中间你提高了多少学分,那么智脑就会将同样数额的学分作为辅导的报酬,加入我的账户。”

  她顿了顿,然后笑了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智脑给我的通知邮件里面,记录着你当时的学分460分,炼体水平是炼皮巅峰,而你现明显已经突破到了炼筋阶了,也就是说,我已经到手了50分!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两天之内连挑★★的。”

  接着,她又摇了摇头:“你不用告诉我,这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对此一点都不意!”话虽如此,但她那双大眼睛中却透露出强烈的好奇感!

  陈释皱起了眉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目前的学分,应该是年级第三吧?我真不明白,学分虽然有一定的重要性,但对于你们来说应该还没有重要到这个地步吧,何必小题大作?”

  他突然想起了张山提到的关于“选拔赛”的信息,于是,继续说道:“难道是因为那个军方的选拔赛,那也不应该啊,参军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重要,但是,你们这些大家族子弟的眼中应该也算不了什么吧。”

  慕之卿露出了一丝意外之情:“没想到你也知道选拔赛的事情,不过,这可不是小题大作,你也许还不知道吧,这次的选拔赛的入围者,是可以直接加入修罗军预备役的!竞争激烈是难免的。”

  陈释一脸的茫然。

  慕之卿叹了口气,然后摆了摆手:“算了,估计你也不会知道修罗军军方的地位,总之你只要明白,我找你只是单纯的为了赚分的就行啦!来吧,为了弥补你迟到三分钟的恶行,先让我免费打三下吧!”

  于是,陈释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的慕之卿忽然启动,快速袭来!

  陈释的视线中,一只洁白的拳头迅速由远至近,由小变大!

  袭击来的十分突然!

  拳头将要临身!

  突然,一股清凉感出现陈释头部,并顺着背脊下流,下一秒,他一个后仰,险之又险的避过了慕之卿的拳头,紧接着,他凌空翻转、脚下一蹬!

  迅速远离!

  “咦?”慕之卿轻咦一声,停下了攻击,而陈释则手脚协调下恢复了平衡,做出了防御姿态,此时他距离慕之卿约有三米远。

  “陈释居然躲过去了!”角落里,小脸通红、兴奋围观的赵楠忽然一声惊呼。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旁的刘据撇了撇嘴,“慕美女不是说了把力量压制炼筋阶么,也就是说,她们俩现水平一样,所以,陈释躲过去了也很正常。”

  “土鳖!”赵楠看都没看刘据一眼,但对他的鄙视却有增无减,“慕姐姐对于迟到是深恶痛绝的,所以这一击并没有刻意压低修为,多是有些随意罢了,况且这是突袭!懂么?没有想到陈释竟然毫发无损的躲过去了!还有……”

  她终于转头看了一眼紧挨身边的刘据:“离我远点,你这个猥琐的家伙!”

  “……”

  刘据不动声色的横移两步。

  另一边,慕之卿已经再次做好了进攻准备。

  “反应不错,”她收起了笑容,“既然这样,这三下我就按照原本的实力进行攻击了!迟到,是要受到惩罚的。”

  言毕,慕之卿修长的双腿猛的绷直,整个人如利剑般从原地弹出,冲向陈释!

  陈释瞳孔急缩,倒影出慕之卿近咫尺的倩影,心头一紧。

  忽然,一阵清凉感出现他的头部,并迅速扩散,短短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里,清凉感就已经扩散到了他全身每一个角落。

  “又出现了!”陈释心中一凛,就刚才慕之卿发起突袭的时候,他脑海中的那个精神力旋涡就曾经扩散过一次,和这次一样——清凉、舒适的感觉遍及全身,然后,他就感到自己的反应神经、身体协调能力都一瞬间疯狂攀升!

  这才得以间不容发之际,躲过慕之卿一拳。

  此时,当这种清凉感再临之际,慕之卿的攻击也近咫尺!

  陈释也没有时间深究其中的原因,他借助着突然提升的反应力、观察力、行动力,陈释瞳孔紧缩的瞬间,就已判断出慕之卿的攻击路线,不仅如此,连她隐藏这一击之后的几个变招都一一浮现。

  身形变换,脚下步伐繁而不乱,刹那间,陈释整个人仿佛跳舞般走出了几步,不仅避过了慕之卿攻击,还闪过了她之后追补的一拳、一脚!

  几次躲避之后,陈释站了慕之卿的侧面!

  “破绽!”

  目光紧盯着慕之卿,陈释脚下不停,整个人急窜而出,气力聚集左臂,屈肘击向慕之卿的腰间!——这一瞬间,他甚至忘记了对手的性别。

  呼!

  风声起,慕之卿抡起细长、匀称的右腿凌空飞踢、下压!直取陈释头部!

  陈释依稀可以从那条长腿上感觉到“啪!啪!”的拍打声——那是气力骨骼和大筋中多次压缩后发出的声响!

  一男一女的攻击都将要击打到对方的身上,但相比于炼骨阶的慕之卿来说,陈释的攻击力要差了不少。

  轰!

  后时刻,陈释果断放弃了攻击,一个旋身闪到了一旁,而慕之卿的腿击则打了地上。

  “哎呀!怎么变成了这样!”观战的赵楠原地跳起,一脸愤慨的表情,“陈释居然还敢还手!”

  刘据翻了翻白眼,虽说男女有别,可是看样子,这慕之卿明显是强悍的女人,难道只许慕之卿动手,就不许陈释反击?而且,依照自己对陈释的了解,这小子这会估计已经不把慕之卿当女人看了。

  “不过,能够炼骨阶的手下走出几招,甚至差点反击成功,陈释有点小牛啊。”他摸着下巴感叹着。

  “说的也是。”赵楠忽然凑到刘据身旁。

  “你怎么?”看着突然恢复平静的赵楠,刘据吃了一惊。

  此时的赵楠脸上依然红晕可见,大眼睛里星光点点,她伸出一根手指:“按照正常的发展来看,下面的战斗,要么是陈释推倒慕姐姐,那么是慕姐姐推倒陈释,不过我不看好陈释。”

  赵楠的跳跃性思维,让刘据感到有些难以理解,他不禁问道:“你说些什么?你这些都是什么逻辑?什么叫正常的发展?有啥根据!还推倒!”

  赵楠白了他一眼:“切,土鳖,这些可都是言情姐的经典言论,你是不会懂得!”

  “言情姐,那是谁?学院里的么?”

  赵楠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没看过言情姐的小说吧,《将言情进行到底》可是排名前十的超级大作!非常好看!”

  刘据:“……”

  赵楠捏着自己圆乎乎的下巴,喃喃自语:“可惜啊,要是这个陈释是个隐藏了实力的高手,那该有多好啊,这样,慕姐姐计算偏差之下,应该会有很精彩的剧情上演吧!”

  旁听的刘据一脸的无语。

  而另一边,对峙中的二人也产生了的变化。

  陈释收起了架势,说道:“对于迟到这件事,我道歉。不过,既然现是辅导时间,那么下面就开始正式的摸底对战吧,你也不必刻意压低攻击力,顺便说一句,我现不是炼筋中期,而是炼筋后期!”

  没错,从吸收了黄书朗的大量气力之后,陈释不仅补充了气力总量,还打通了全身的大筋,彻底进阶炼筋后期。

  重架起双拳,陈释的心中有了一丝期待:精神力,这个东西究竟有什么妙用?

  对面的慕之卿感到了一丝意外:“炼筋后期?真让我意外,不过,居然敢说让我正常攻击,你是不是有些带过于自信了,要知道,我可是炼骨中期呢!”

  她笑了笑,然后用力一甩双手,顿时,“噼里啪啦”的骨节震动声响起。

  “至于具体打通了哪些骨骼,你就战斗中亲自体会吧!”

  与此同时,角落里,赵楠鼓着腮,一脸挫败的表情。

  “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呢?隐藏起来多好玩啊!说不定慕姐姐一个不小心,得手了呢!”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