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来人了


  “啊~!”

  一声惨叫忽然击破了洞穴中的平静。

  陈释立刻循声后望。

  惨叫着的,是慕之卿。

  此刻的慕之卿一脸悲痛之色,淡淡的血迹凝结她的眼角处。

  洁白的面容上,两点殷红。

  “咦?”

  发现这一点之后,陈释的心中一颤,随后他的目光其他人身上扫过。

  “怎么他们还陷幻觉中?”

  心中闪过这道疑问。

  与此同时,他忽然听到洞穴的深处传来传了杂乱脚步声。

  “又有人来了!”

  陈释暗自心惊。

  忽然间!

  蓝光一闪。

  陈释的瞳孔猛的收缩、舒张。

  一朵散发着蓝色光芒的、盛开着的花朵,倒影他的瞳孔之中。

  这朵花,有着十片花瓣,花瓣层层叠叠的紧挨一起,将花蕊遮挡住了。

  大量的、细小的、散发着淡淡蓝色光芒的符号这朵花来回穿梭着,每一片花瓣上都有着非常复杂的纹理。

  “这是?”

  看着眼前浮动着的这朵幽蓝色的花朵,陈释的心中忽然剧烈的震动起来。

  危险!危险!危险!

  这样的警告充斥了陈释的内心。

  但是还未等他做出反应,那蓝色花朵忽然震动了起来。

  紧接着,陈释惊骇的目光中,这蓝花一个飘忽,瞬间化身为一道蓝色激流,对着陈释迎面冲来!

  “唔!”

  陈释一声闷哼。

  而那道蓝色激流则是他的面前一阵盘旋,紧接着快速的分解开来,接着从陈释的眼耳口鼻之中钻了进去!

  “糟糕了!”

  意识到此刻发生了什么之后,陈释的心中猛然间“咯噔”的一下,仿佛是什么东西忽然断裂了。

  随后,他的整个头部被一阵清凉之感笼罩了。

  由于自身也怀有精神力,陈释自然知道这种清凉感,就是精神力流动时产生了,而能够将他的整个脑袋全部笼罩的清凉感,可想而知,那该是多么大量的一股精神力。

  只是,此时的陈释完全没有时间去感慨了,因为此刻他的整个意识中,都被一句话给占满了——

  “占领你的脑域!”

  “占领我的脑域?”

  陈释的心中有些艰难的重复着,这句话平白无故的出现他的脑子中,但却绝对不是他自己所想,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他陈释的体内进来了异类,而这异类很明显就是之前占据了今野良身躯的那一只。

  “可恶!”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陈释的心中发出了一声怒吼:“滚出去!”

  他的意志力这瞬间被凝聚了起来,接着,开始反抗起突然出现脑海中的某个意识存。

  随后,笼罩着他整个头部的清凉感猛的一顿,但这停顿只持续了一秒。

  “不要反抗,与吾艾特合二为一,乃上古之荣耀,宇宙之荣光。”

  淡淡的、夹杂着某种威严气息的话语忽然间响彻陈释的脑海中。

  “怎么可能!”

  陈释犹不死心,但却无能为力。

  只是,他的意志依旧抵抗着,这让那团凉流进展的非常缓慢。

  另一边。

  陈释等人所的通道中,几道人影慢慢靠近着。

  他们渐渐靠近了正一脸呆滞静立今野良身边的陈释。

  “这里会是谁?”

  “刚才这里传出了惨叫声。”

  “无论是谁,只要是其他的队伍,那么就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这里应该也有那种奇怪的怪物吧,杀掉之后可以增强自身的!”

  随着一连串的交谈声,几个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四个穿着满含着火星特色紧身衣的男子。

  此刻,接着微弱的火光,他们终于看到了面前的种种景象。

  巨大的死猪、倒地的伤者、血染的地面,以及五名呆立着的男子。

  “注意戒备!”

  看到陈释等人之后,这四人中走前面的那人忽然一摆手,阻止了身后众人的行进,然后低喝了一声,随后,他转过脸对着陈释等人的方向抱拳说道:“下火星主大陆第五学院胡多斯,敢为各位是……?”这胡多斯长着一副伊比利亚面孔,可是说的确实很标准的汉语。

  他一边说着,眼角的余光则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陈释等人。

  当然,重要的注意力,还是集中陈释那被金属包裹着的左手上的。

  主要是那金属机械臂上的一抹鲜红太过刺眼了,配合着倒地无语的今野良,以及今野良胸口上的血肉,真是想不注意都不行。

  “这人的胸口上血迹斑斑,而且有着严重的下陷痕迹,这下手之人当真是心狠手辣啊,难道不害怕一不小心将人打死了,被直接淘汰么?”

  这名为胡多斯的心中,颇有些惴惴不安的感觉。

  无他,如果对面的这几人真的是一群心狠手辣的主,那么他们就需要有所取舍了,撞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对方会不会轻易的放他们离去,毕竟丝毫不意选拔赛规则的人,很有可能是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可他胡多斯一行人,还准备继续努力呢。

  胡多斯的一句话落下之后,洞穴中又变得安静起来,半响无声。

  再过了很久发现对面的几人依旧是一动不动的静立着的时候,尤其是其中有两个人明显状态不好(齐洛北、慕之卿他们)之后,胡多斯的心中陡然间有了一个猜测,随着这个猜测的兴起,他的心中顿时感到有些激动,就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但胡多斯却知道,现还不应该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所以,他强压下心中的兴奋,再次开口缓缓问道:“各位,我们无意冒犯,请问你们是……”

  随后,他再次问了几句,但是依旧是毫无回答。

  终于……

  “哈哈哈!”胡多斯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肆意的大笑起来,“实是幸运了,居然能让我遇到这种事情!”

  随着的他话音的落下,他身后的几人赶忙追问起来——

  “老大怎么回事?”

  “我看这几人有些奇怪,他们该不会是……”

  “老大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嘈杂的议论声响起,这一次他们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很明显并不是只有胡多斯注意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跟他身后的其他人同样注意到了,所以他们不再像一开始那么谨慎了。

  “你们先不要聒噪。”

  胡多斯伸出手再次制止了身后人的议论,然后试探性的向前走了几步,果然如他所料,对面的几人没有任何反应。

  接着,他转过头一脸笑着说道:“看起来,我们怎的走运了!这些人肯定是这之前发生了什么冲突,两败俱伤了!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站着的几个人,都陷入到了某种恍惚之中,失去了意识!”

  他的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笑容,随着他的话语传达,跟胡多斯身后的几人也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但很快……

  “嗯?你们怎么了?”

  胡多斯发现到身后的几人脸色有些难看。

  “老大,你,你,你身后……”其中的一人,听到了胡多斯的疑问后,伸出手指向了一个方向。

  胡多斯顺着这人的手指指向,将脑袋转了回去。

  随后……

  唰!

  蓝光一闪!

  “啊啊!”

  胡多斯忽然双手抱头的大声吼叫起来。

  而他的身边,原本呆立不动的陈释忽然剧烈的喘息起来,然后他的目光胡多斯的身上快速掠过,接着陈释两脚猛的地面上蹬踏,然后整个人快速后撤了几步。

  他离开原地之后,胡多斯已经不再嚎叫了,他猛然间放下了双手,露出了原本被双手遮掩着的双眼。

  蓝色!

  两团幽幽的蓝色光华,他的眼中闪动着。

  “真是意外啊,没想到居然有人先我一步等了这陈释的脑域之中,竟然直接将我给弹出来了!”“胡多斯”喃喃自语着,他的身后。

  “大哥,你没事吧。”

  “老大。”

  “老大!”

  看到胡多斯终于平静下来了,他身后的几人立刻急切的问询着。

  “唔~”胡多斯转脸看了三人一眼,那双幽幽蓝眸将这三人骇了一跳。

  “老大你这是……”

  这三人立刻惊疑不定的询问着。

  “不用担心,我没事。”

  那“胡多斯”见到三人的表情之后,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嗯?就由你们三个,就来为我这个躯壳偿还因果律吧!”

  话音落下,“胡多斯”忽然抬起了一根手指。

  “因!”

  他轻轻说道。

  随后一朵蓝色光芒组成的花瓣从他的手指上飘落而下,然后一震之间分散成无数细小符号,将那三人围拢起来。

  “这是什么!”

  “啊!这正是我想要的!”

  “梦想成真!”

  伴随着惊呼,那三人完全沉浸幻境之中了,不过陈释却知道这几人的美梦并不会持续多少时间,接着迎接他们的,就将是地狱。

  就这时,陈释忽然感到一抹阴沉之意,他循着感觉看了过去。

  胡多斯正瞪着一双蓝幽幽的眸子看着他。

  而陈释则是弯下腰,将插地面上的一把麻醉光枪捡了起来,此刻他就站自己的背包旁边。

  “苟斯特,你确定么?”随后他忽然低声说道。

  “好吧,那我就信你了!”

  随后,随着一句话的落下,陈释忽然将手中的麻醉光枪,按了左手背上的菱形水晶之上!

  “战甲,融合麻醉光枪!”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