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城主和上尉


  “眼熟?”

  帕斯的身后,格林站的笔直,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似乎是一位非常严厉、古板的标准军人,但实际上,他的眼中闪烁着不可测的光芒,并且一直注意倾听自己这位“合作伙伴”的话语。

  听闻到对方的话语之后,心中泛起了一丝波澜。

  他的目光同样投向了远处,盯视着不断靠近的陈释等人。

  以格林上尉的武学修为,自然是不需要像帕斯那样借助于电子望远镜,他单凭一双肉眼,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了。

  多以,同样发现了那几名有着典型菲宾星人外貌特征的俘虏之后,心中也是有了些计较。

  于是格林收回了目光,貌似随意的问道:“贤侄,你口中的熟人是指?”

  其实格林这属于明知故问了,陈释等人自然不会是帕斯口中的熟人,那么这些人具体指的是谁,也就很清楚了。

  帕斯闻言却是皱起了眉头,他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沉,摇了摇头,开口回应道:“不,本城主应该是看错了,毕竟那些菲宾星人长得都差不多,我认识的那人菲宾星中的身份非同小可,怎么可能落到陈释的手中?”

  “哦?”从帕斯话语中听出其并不想透露太多,格林倒也没有继续深究,只是心中的念想却是加复杂。

  “莫非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真的认识那几个菲宾星人?可是,他一个卡拜尔家的嫡子,从这几天的行为上来看,虽然有些手腕,但还是太过稚嫩,显然是个未经过真正斗争考验的雏|儿……”

  格林的目光落前方帕斯的身上,他从对方的身上隐隐感到了些许焦躁之意。

  “这种公子哥平日里眼高于顶,除了高等级文明的人物,其余人进阶不放眼中,想要让他们未发迹的时候,去结交异族那只有一种可能……”

  想到那种可能,格林的感到心中一股不祥之感渐渐升腾而起。

  “这帕斯,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立刻的,格林落帕斯身上的目光流露出一股轻蔑之色。

  “无知纨绔!”

  其实对于这帕斯他是很看不上的,之所以原因做着帕斯的马前卒,看的不是帕斯的面子,而是其身后的卡拜尔家族!

  卡拜尔家族是冥王星上一顶一的豪门,其势力甚至于辐射到了帝星月球,如果能够搭上这条线对于格林来说无疑是非常划算的。

  为了这个目标,他不介意被这帕斯当枪使,但前提是这帕斯能够成为自己的垫脚石、联系枢纽,如果不能,那么格林倒也没有必要真的忠诚。

  何况,他之所以愿意和格林一同联手,另外一个主要的原因,便是叶旗。

  叶旗,和他格林一样都是上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地位相同的二人,却渐渐滋生出了敌对情绪,这原因便是权柄。

  军权。

  一山不容二虎,一权不可二分。

  因而格林和叶旗,可谓天敌。

  两个多月以来,格林和叶旗对于军事指挥权的争夺,也是日趋激烈。

  当然了,叶旗身为一名机甲机师这方面是有着先天不足的,按道理来说,应该不是格林的对手,可是事情却并非这么简单,这原因便是……

  陈释!

  陈释也是一名机甲机师,但是其影响力却不容小视,到达了这二十七号城之后,所作恶事情也是件件惊心。

  可以说,这二十七号城内可以不知道格林,可以不知道帕斯,但是没有不知道陈释的。

  可令格林头疼的是,这陈释本人影响力大也就罢了,但偏偏又对那叶旗很是尊重,因而叶旗水涨船高,有了很大的民望,况且叶旗手下的小队本身战斗力就很惊人。

  格林眼中,陈释便是叶旗的左膀右臂,想要得权,就要★★,只是这陈释的身份有些麻烦,他无从下手整治。

  但是,能够有机会获得一城的军权,这种机会实难得,他格林又怎么舍得放过?

  所以,当帕斯找到自己的时候,这格林很快就一拍而合,暗自留下了很多交易细节的情况下,投靠了帕斯。

  正当格林心中思潮澎湃之际,他身前的帕斯,同样心中不宁。

  只是帕斯的心中,多的是恐慌。

  “那几个菲宾星人的装着,分明就是当时联系时,菲宾星军队上层的装束!而那其中一人,明明就是这次菲宾星攻城部队的重要参谋之一,和我联系的事情,也是他负责的,可是……”

  帕斯量让自己握着电子望远镜的手显得平稳一些。

  “不可能的,这样的人,怎么会落到陈释手中,这是不可能的!”

  心中安慰着自己,帕斯却是越发的不安了。

  “通敌是大罪,如果被发现了,我肯定要被爷爷禁足的,再次出来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到时候,我的几个哥哥弟弟恐怕都已经大势已成!”

  想到心中真正担忧的地方,帕斯咬了咬牙,他卡拜尔家族势力庞大,就算是通敌★★也不过是家禁足的惩罚,或者到别的星际★★那里避避风头而已,但即便是这样也是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所以,必须要咬死口,一方面不能让陈释以那几个菲宾星人做文章,另一方面,这种外援好不容易找上门来,好是能够救他们一救,卖个人情!”

  心中想着,帕斯忽然目光一转,将视线投向了远处的那个庞大飞船。

  “那飞船应该就是强大的蛮星人的座舰了,这么说来,这二十七号城已经不安全了,反正我这里也已经捞了不少好处,回去之后,让父亲向爷爷求个情,平调到其他城市吧!”

  帕斯心中计算着,已经做好了离开这座城市的准备,其实对他来说,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收集功劳,磨练资质的临时停靠点罢了,并没有什么需要牵挂的。

  其实,自从那庞大飞船出现之后,这城里很多的人都有了其他的心思。

  当然了,大部分军民并没有收到具体的通知,况且那巨大飞船虽然庞大,可是下落的地点距离二十七号城还有一些距离,下落之后也是第一时间远去,因而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不过这个影响指的是对城市全体而言的,陪同帕斯、格林等人身边的下属和军人自然不这其中,他们可是清楚的看到了那飞船的景貌。

  因而一个个心中都有些忐忑。

  就他们这一群人心中纷乱之时,陈释等一行人也达到了目的地。

  二十七号城的城墙自然很高,并且都是以金属混合物浇筑而成,但是其内部却是隐藏着一套机械系统的。

  此刻,陈释等人的机甲小队,连同李阿宝、基拉等人的悬浮车到达了之后,内部的操作人员不敢有丝毫怠慢,拉动了操纵杆,按动按钮。

  咔嚓!咔嚓!

  机械声响中,高耸的城墙上渐渐形成了几个铁桥。

  这铁桥却是直通城墙上方的走道。

  这种做法自然不是为了让机甲返回武器仓库,而是为了让机甲以及其他的机械可以达到城墙上方,接受城主的检阅和祝贺——这是一种前方某个小队取得了重大胜利和战绩时才会做出的举动。

  实际上,此刻注视着陈释这一行人的,自然不只是帕斯、格林等少数人,多人则是通过光子信号的转播注视着这里——这之前,有关陈释已经死亡的信息就这二十七号城内流传了,但是随后传来的却是陈释一人独战敌军的消息,到了后,这陈释还生还回来了!

  这对于战争中的民众来说,无异于是一剂强心剂。

  个人英雄主义,战争中是很有市场的。

  陈释倒也不矫情,一个跃身落到地面,而后径直向着金属桥走去。

  他的身后,跟着的则是从悬浮车内鱼贯而出的李贤、刘心神等人。

  只是相对于陈释的沉稳,李贤等人的脸色却并不好看,他们依稀能够从不远处一些士兵的脸上看出些许轻蔑和不以为然。

  这种神情无疑是针对他们的。

  这令李贤这样内心自视甚高的人,心中很是不爽。

  事实也正是如此,那一个个肃立着的军姿挺拔的战士,看向李贤等人的目光中,确实夹杂着些许的不屑。

  这不屑既包含着老兵对兵的审视,同时也是对他们行为的一种评判。

  为何要评判?

  站这里的人其实都已经知道了李贤等人的身份,这些人和陈释一样,都是这一期修罗军的兵。

  可是相比之下,这陈释两个月来纵横沙场,杀戮无数,而这些同样的兵们呢,这才刚到地方,就死了大半,余下的还需要陈释带人去救援,这众多战士的心中,那便是高低强弱一目了然。

  而帕斯和格林也是各自收起了心事,看着不断靠近的陈释,含笑迎了上去。

  虽然心中恨不得陈释立马身死,但是该做的戏却是不能少。

  面对着两章如花笑脸,陈释却是面无表情。

  就这时,天空上,一阵轰鸣声忽然响起!

  伴随着的是湍急的气流,激荡的空气,令帕斯一时间有些睁不开眼,但他身后的格林却是感到了一丝危机,体内蓬勃的真气升腾起来!

  二人的头顶,鹰式机甲正盘旋着。

  与此同时,城墙下方,一阵沉闷的声响忽然响起——那是机甲再行走时,机械双腿和金属桥桥面相撞所发出的声响——

  司昂曼驾驶的熊式机甲正快速的奔跑着,直冲而来,机甲的肩膀上,几名被捆绑着的菲宾星人惊声尖叫。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