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我杀你子,你欠我人情!


  陈释的右手抓着帕斯的衣领,将他的整个人提了起来,双眼中蓝色光芒闪烁不定。

  二人的脚下,那位一直以来对帕斯忠心耿耿的副官却是一脸如丧考妣的模样,口中不断发出接连的话语,似乎正为帕斯求情。

  但是陈释看也不看他,缓缓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一道恍如一泓秋水的金属光芒陈释的左手背上闪烁着,那把将格林左臂齐肩砍断的利刃正缓慢的伸长。

  按道理来说,这刀刃原本的眼神速度是非常迅疾的,如今的这个缓慢,似乎是陈释有意为之,原因之一,就是希望帕斯能够死前看个清楚。

  事实也是如此。

  缓慢伸长的银白刀刃倒映帕斯的瞳孔之中,令这位一直以来表现的从容、成竹胸的年轻城主心中恐慌至极。

  他的脸上表情扭曲、似恐慌,又似愤怒,仿佛责怪着陈释的粗鲁,当多的却是由于脖颈断裂、呼吸不顺带来的痛苦神色。

  实际上,这短短的几分钟以来,这位世家子出身的城主已经经历和承受力,他自己从未尝试过的痛苦感受。

  这几分钟的时间内,因为陈释和格林的对峙,双方僵持,这帕斯也就没能及时离开这里接受治疗,被副官带着停留平台边缘。

  但是脖颈的痛苦并不会因为双方的对峙、僵持而有所缓解,恰恰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脖颈处的疼痛固然渐渐麻木了,但是由此带来的呼吸困难和呼吸道破碎却是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原本令帕斯疼痛的难以忍耐的胸口伤处相对来说都变得无关轻重起来。

  这之前,因为自身身份的缘故,这帕斯甚至连真正的搏斗都未曾参与过,因而此刻身受如此折磨,当真是感到了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但偏偏,这帕斯的求生**异常强烈,虽然现心中忍受着难以承受了痛苦,可是那双眼睛,却是透露出深刻的恨意与惶恐,流露出对陈释的怨恨,与死亡的恐惧。

  陈释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微微有些感叹:“这帕斯的意志看上去倒也不错,如果真的能够沉下心研习武学,说不定也能有着一番成就。”

  其实这之前,对于帕斯所属的卡拜尔家族陈释也已经有所了解了,这个家族虽然和地球、月球上的很多世家大族一样,有着庞大的势力、掌控者冥王星上很多的经济命脉和政|治资源,但由于地处边疆的缘故,他们对于冥王星上的联邦驻军也有着一定程度的渗透,同时对于家族下一代的培养也和主流世家有着区别。

  说白了,由于身边都是一些古代罪人后代发展出来的后裔,卡拜尔家族作为冥王星首屈一指、传承自地球宇宙时代初期首任冥王星总督血脉的家族,卡拜尔对于自身的高贵看的重,一直以来秉承的是以身份、血脉进行严格区分的统治方法。

  所以,其后代大部分学习的只是一些统治术,他们家族甚至于将武道一途看为莽夫,因而甚为轻视,其后代也很少有从事武道的武者、从事军队的战士,他们眼中,只有高贵的统治机构才值得追求。

  因而,陈释眼前的这位帕斯城主,虽然现透露出了些许的武道资质,但恐怕就算是生命重来一次,对方也不会选择这条道路。

  陈释的感叹毕竟是假设,况且他的计划中,眼前的帕斯,也是定然是活不过今日的。

  “哈~呼~呼~”

  意义不明的声音,不断从帕斯的口中发出,他的脸色越发的青黑。

  但奇怪的,一直以来杀人不过五秒的陈释,这一次表现出的却是一种缓慢,左手的刀刃此刻已经紧贴帕斯的额头之上,只要微微用力向前一递,就能够结束帕斯的痛苦了。

  可是陈释偏偏停了下来。

  冰冷的刀刃吞吐着阴寒之气,聚集帕斯的额头上。

  感受着额头上的冰冷,帕斯的心志终于是开始崩溃,眼中的惶恐和痛恨开始被绝望所替代。

  他帕斯固然心志不凡,但毕竟从没有认真习练过武道,心志未受打熬、琢磨,从小锦衣玉食,研习的是计谋诡辩的权术,因而这心志虽然先天不错,但却被后天软化了。

  此刻,求生之年一旦开始崩溃,马上就一发不可收拾,整个人原本还算稳定的身躯立刻如糟糠般剧烈的缠斗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动手么?”

  陈释当然注意到了帕斯的变化,但是停留对方额头上的利刃依旧没有动静,只是心中泛起了一个念头,目光却是微微下沉,向着脚下瘫倒地面的那名副官看去。

  陈释的目光转动极为隐蔽,以副官的角度很难发现。

  此刻,这名卡拜尔家族培养的副官一脸的惊恐,作为帕斯的随行官,如果帕斯这里死去,那名他即便今日活下来了,日后也依旧会被卡拜尔家族赐死!

  想到这里,这名副官忽然间像是悟通了什么天地至理一般,脸上神色一变,流露出一股坚定之意,随后……

  随着这名副官忽然一个挺身,将原本瘫软了的身形重挺直,然后双手用快的速度伸向了上方,被陈释提着悬空的帕斯身上。

  这副官很显然也只是炼体层的修为,他虽然已经大努力加快自己的伸手速度了,但是这种程度的动作,陈释的眼中依旧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想要阻挡也是非常轻松。

  但奇怪的是,陈释却仿佛是视而不见一般,任由那副官动作。

  副官的手,终于触摸到了帕斯上衣的一个口袋,而后猛的一咬牙,用力的一按!

  啪!

  似乎是什么东西破碎了一般,清脆的声响从帕斯的口袋中传出。

  “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陈释心中一凛,而后冷笑了一声。

  下一刻,一股淡淡的白光光芒从帕斯的那个口袋中渗透而出,并快速的向着四周蔓延、弥漫,很快就充斥了陈释身边的空间,将他和帕斯、副官等几人包裹其中。

  注意到这一点之后,帕斯已经透露出绝望之意的眼中又恢复了神采,转变为一种狂喜之意!

  紧接着,一声怒吼忽然从周围的白光中传出,仿佛是一声惊雷响起!

  “大胆!居然敢伤害我罗斯亲子、卡拜尔家族的嫡系子孙!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这声音中气十足,蕴含着一股威严,但并没有夹真气或者气力震荡的感觉,说明了这声音出自一个未习武道之人的口中。

  而后,一个人影缓缓出现陈释的前方。

  这是一个全息立体图像——毫无疑问,陈释身边充斥着的,正是视觉粒子极度聚集发散出的白光,这图像也是利用这些粒子成像的。

  陈释对于这个图像的出现倒是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惊讶,他淡淡的看了那个图像一眼,心中对着战甲发出了一个命令——

  “将准备好的信息,透过这些粒子,逆向传递过去!”

  陈释的命令发出,旁边的全息图像还说这话语。

  这是一名年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男子的发丝、胡须、衣着都格外考究,一身贵气逼人,饱经沧桑的面孔上依稀可以看出当年的英俊风姿。

  “你是陈释!我看过你的资料!”中年男子话语不顿,看清了陈释的动作面孔,尤其是帕斯的惨状之后,眼中流露出一股怒色,单被其强制压抑下去了,“你这是做什么?还不赶紧将帕斯放下?不要以为我们卡拜尔家族的人,会和普通官员一样,任你随意拿捏!如果不立刻停止你的所作所为,马上,你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修罗军也救不了你!”

  这名中年男子的话语,透露出了他的身份。

  他和帕斯一样,都是卡拜尔家族,而且从衣着、口气中能够看出,他的身份比之帕斯还要高上许多。

  刚刚,正是帕斯副官的一阵举动,将这名男子的图像呼唤了出来。

  卡拜尔家族作为冥王星上的顶级家族,对于其嫡系族人自然也格外看重,不过,由于帕斯是一名刚刚出来试炼的族中小辈,又是前往军中,因而并没有配备什么武道高手进行贴身守卫。

  但这并不意味着卡拜尔家族对他没有任何防御手段。

  帕斯离开家族之时,其父亲就将一枚求救终端交给了帕斯,关键时刻,只要轻轻捏碎,就能够得到家族的远程通信,而且这求救终端内还包括了一个细小的武器装置,用过远程操控就能发动,将威胁者直接抹杀!

  如果不是考虑到陈释修罗军的身份和帕斯被他提手中,那中年男子恐怕已经发动了装置!

  这些,陈释都从杨阳口中得到了相关的提示,因而一直没有击杀帕斯,等的就是这个。

  身负战甲的陈释,又获得了崭力量的陈释,自问并不惧怕这种抹杀装置,之所以不击杀帕斯,等的,就是卡拜尔家族高层的联系。

  帕斯此次的所谓,即便是卡拜尔家族也无法救他,但是如果莫名击杀,又会给卡拜尔一族流下口实,所以陈释要做的,就是……

  “你应该就是这帕斯的父亲,罗斯卡拜尔吧,”陈释目光转到那全息图像之上,摇了摇头,“资料应该已经传递过去了,说实话,我很失望,这帕斯惊恐中,居然连求助都忘记了,需要一个副官来代劳,这样连求助都做不到的人,作为他的父亲,这是一种悲哀。”

  陈释的话音落下,那被称为罗斯卡拜尔的中年男子脸色变化,散发出一股恼怒之意,开口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忽然一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哦?看到了么?”看到这个景象,陈释冷冷一笑,“明白了么,这帕斯犯了什么错误?现,我将要帮助你们卡拜尔家族除去这个祸害!记住了!我杀你子,你欠我人情!”

  言罢,陈释的左手猛的向前一递!

  噗!

  鲜血四溅!;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