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虚空大梦,韶华白首(请求订阅)


  “如此一来,诺大寒山一脉怎么可能人人心服,到时候我随便派个手下出马,许以厚利,自然能攻破寒山院的核心壁垒,将那筑基秘法弄入手中,丰富吾族的底蕴积累。”说到这里,朱鹏也不自禁的感慨。

  “今时今日,我血魄单论实力之盛,虽然未必强过昆仑、蜀山、元始魔门,但也差不了太多,至少也有它们八成左右的门派实力,老一辈战力集结,中一辈有我爹与蛇叔撑着,也算是大势雄浑,但这种依赖天才与气运的兴盛却并不是长久倚仗。谁知道百年之后的血魄岭会不会出现人才断层?”

  “到了那个时候,比拼的就是底蕴实力与积累了,若我血魄岭内有足够的筑基秘法,可以为每个门人弟子找到最契合的修炼走向,那个时候的血魄岭才能说大势已成,可以真正与昆仑蜀山这些千古名门针锋相对。”朱鹏缓缓说着,秦月一点点的记录,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录音玉介,把朱鹏所说的每一句话语都收录其中。

  对于朱鹏来说,这些话是老生长谈,是身为血魄大祭司应该考虑的东西,但对于秦月来说,这些就是知识,就是积累,就是领悟与经验,时时的学习就是她最聪明的地方,她也知道自家三姐妹既然已经卖给了朱鹏,那日后步入整个血魄高层就是不可回避的事情了,很多事情再不能以昔日商人的眼光去看,要转变地位视角与思维模式,把种种事情往高远处看。

  比如这一次,若是秦月主持,必然会逮着机会狠狠宰杀寒山院一刀,不榨出个几千万灵石,秦月都不会轻易松口。

  但,那又如何,寒山院一脉便是被榨个几千万灵石,也依然是不伤根本,虽然元气大伤,肉痛几年是免不了的,但只要从血魄岭那里得到足够的筑基丹,寒山院一脉的战力提升就再无掣肘,只要有高手,有宗派传承,难道还怕赚不到钱吗?所谓经济战,正常来说,几乎不可能把一个健全的宗派打垮。

  而朱鹏的目光则更立意于根本,他直接图谋一个宗派势力的强盛基石,可以想象,在赚得寒山院一脉渐渐成型的筑基秘法后,朱鹏还会有一系列的手段来压榨寒山,因为筑基秘法不可能像筑基丹那样快速完成战力成型,而只要血魄岭依然强,寒山院依然弱,那寒山院一脉就根本摆脱不了被血魄岭抽骨吸髓的命运,这就是所谓的弱国无外交,哪怕叶玄苍再如何的贤明出众,也不能硬挡大势所趋。

  “就算寒山院诸修士真的倚仗一套筑基秘法完成整体的战力提升,但可以预见,清一色冰雪一系的修士,会是何等的能力单一,他们能炼丹吗?能制器吗?筑基途径比拥有多种筑基秘法与筑基丹方的血魄岭,少了何止三五倍,最后他们依然逃不掉被我们盘剥的命运。”

  一口气说完胸中意,朱鹏只觉得快意无比,也多少有些明白为什么很多阴险毒辣的反派boss每每喜欢在最后关头滔滔不绝。

  因为苦心制造的完美计谋,如果始终无人分享,只能一辈子烂在肚子里,那真的是一种极端的痛苦折磨。志得意满时,身边本应有一位红粉娇颜,以一种崇拜的目光陪伴,就像此时的朱鹏一般……

  一边自得,朱鹏侧头一看,却没看到自己想象中的崇拜目光,只见秦月那死娘们一退多老远,缩在墙角一脸戒备鄙夷的看着自己。

  “话说,你那是什么眼神呀,你丫的是在鄙视我吗?”“话说,我现在真的好后悔把自家的两位妹妹都许给你,你如此的阴险毒辣,心计深沉,日后若是把我们家三姐妹带出去卖喽,恐怕我们还得帮你讨价还价呢!”

  一边吐糟,一边一步一缩的往朱鹏身边走,结果刚走到一半,却被朱鹏一袖子卷到身侧,“别傻了,真当自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呀?修行到一定境界后,手段渐多,只要是雌性生物就没有几个丑的,身为高境界的修者,想要女人,那不是挥手可得。更何况,我身为血魄大祭司,这天下间又有多少利益值得我拿女人与颜面去交换,也就你们三姐妹自己把自己当成是宝,实际上在很多人眼中,你们还不如等重的灵石实在……”

  一边言语教训,一边搂着秦月的细腰驾剑而飞,在寒山实在耽搁了许久时光,层层算计,种种谋划,如同交叠而起的罗网一般妄图包裹朱鹏,使他道心蒙尘。

  只是朱鹏一向将自身修行与势力经营分得非常清楚,取舍之时,宁可不要唾手可得的丰厚利益,也定要维持自己的向道之心与足够的修行时间。

  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不能破例,只要破例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日后的无数次。比如这一次,叶玄苍那边已经被打开心灵缺口,朱鹏只要稍稍推迟自己的闭关时间,几次发力影响,便能在家族利益上得到丰厚收益,如果是常人,很可能直接就选择让步了,一边让步还一边在心中安慰自己。

  “就这一次特殊,我过两天再把修行时间补上。”实际上已经补不上了,就算日后在单纯时间上真的能够补上,但那已经动摇破裂的道心,难道还能再轻易补上吗?

  “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转瞬成空。”

  “惟有天道亘古自在,往复循环,不曾更改。”

  在寒山院与血魄岭种种重要协议签定的关头,血魄岭一方的真正主事者朱鹏,闭关了。在寒山城外无数妖魔咆哮,群邪翘首的凶险时刻,修者一方的最强精神支柱,血魄的大祭司朱鹏,毫不犹豫的闭关了。

  虽然,此后出来主事的也是筑基境的强者,血魄城护城八宗之一的四相宗宗主秦月,但,寒山与血魄方面的所有人,却几乎都清楚的知道,两者之间的份量差距不可以道理计。人,是不同的,无论实力,亦或威望。

  作者语:《2012末日仙侠》本书纵·横,谢谢各位读者大大支持,另外,求订阅,求自动订阅,求评论,什么都求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