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灵狐


  时间:2012-09-03王飞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手的这本‘黄帝内经’,因为他突然现自己浑身的经脉都按着这本书上的线路图缓缓的运行着。

  大惊之下,忙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轩辕残魂:“这,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紧张……”轩辕残魂一边用双手按住王飞双肩的脊椎,一边对王飞说:“这本‘黄帝内经’本就是本皇修习多年的养生心法,你只管顺着心法的行功路线运行心法即可,这心法对修心人可是大有好处,而你现体内所运行的,正是道家人梦寐以求的真气。”

  看着渐渐浮起,有如实质般的经脉流线,王飞不禁讶然:“可我怎么总是觉的怪怪的啊,而且这经脉怎么会?”

  “心随意动、意由心生,你且记住,这世间任何一种真气都比不上修道人心的那一口玄黄之气,按此功法修炼,不但可以修身养气,可以强健肉身,从而达到不寂不灭的三千大圆满之境界。”

  “但我真的感觉不舒服啊……”丫郁闷了,老道曾经跟他说这修出了真气就算是修行人大的造化了,可是,现自己身上流动的,真的是真气吗?

  修道这许多年,各种各样的鬼怪王飞也见过不少,无论那些有道行或是没有道行的冤鬼行尸,没有真正的体会到真气的时候,丫倒也对这些所谓的真气没有什么感觉,直到现自己也有了真气,他才确切的体会到真气纯了的时候,这种感觉……

  “小青,这小子现不会是神魂离体了?”祭出了本命驮珠却依然不能攻破王飞肉身所的禁制的时候,三尾火狐无奈的看了看青蝰,欲言又止。

  看着三尾火狐那略显惨白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些微的汗水,青蝰变换了几个结着的法印,十分肯定的摇了摇头:“不会的,妹妹之所以单独把他留下来之后再动手,就是因为妹妹已经用神识探察过这些道士的实力,这小道士仅有练气一层的修为,而且姐姐你刚才也看到了,这小道士根本就连一个像样的攻击法术也没有学会,仅凭他自身的那点道行,怎么可能会神魂离体?”

  “可是,再这么下去……”火狐手上的法印一边变换,一边不无担心的看了眼圈的王飞,:“我怕会夜长梦多,而且白姐姐那里也肯定知道了我们这里生的事了,咱们要是一息之内还不能将他斩杀,恐怕就会为她人白白做了嫁衣啊。”

  青蝰闻言,顿觉火狐所言非虚,逐对火狐提议:“为今之计,只有我姐妹二人施展水火龙诀,或可将这禁制一举击破,可如此一来,那白姐姐和青面蛟必会顷刻而至……”

  不待青蝰说完,火狐就有些不耐烦的娇喝道:“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咱们就算是不想让那两个家伙知道也是不可能了,与其倒时白白便宜了那条白蛇,倒不如你我姐妹破釜沉舟一博,姐姐言于此,妹妹自己拿主意。”

  话音落地,三尾火狐手的法印便急遽加快,几秒钟的工夫就换了十几个手印,显然此刻的她也是被逼的急了。

  随着妖法的波动越来越大,青蝰一咬牙,恨声道:“好,既然如此,老娘也不准备这个鬼地方继续待下去了,姐姐,咱们跟他拼了……”

  当下,二妖同时使出了自家的保命本领火之怒吼……

  水之咆哮……

  ‘轰……’

  随着一声巨响,二妖所墓地业已变成一片废墟,从上方往下看,那方才的墓地早已不见,见到的,唯有一个深三十余米的圆坑,暴露深夜的旷野上。

  星光点点,月光洒向大地,二妖普一站定,忙不矢的像刚刚那小道士所的位置看去,怎料刚刚的墓地消失不见的同时,王飞的肉身,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这……”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青蝰有些惊呆了:“不可能啊,我们姐妹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庞大的法力?”

  要知道,这座墓可是先天形成的钟乳洞啊,别说仅凭二妖联手的全力一击,就算是两个半仙之质的妖皇出手,也不可能会撼动这石墓分毫:“妹妹快看,那个小道士不见了。”

  “啊?”立空的青蝰打死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一切会是自己所造成的,满是不可思议,还没有从震惊走出来的青蝰,突闻那个导致了这一场大祸的罪魁祸不见了……

  抬头看了眼璀璨的星空,青蝰很快就从震惊走了出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小道士,自己也不可能从这个死人墓走出来,面对着大千世界的诱惑,青蝰幽幽的劝起了三尾火狐:“姐姐,算了,既然咱们已经打破了墓的禁制,就不要再计较什么了……”

  “唉~”三尾也知道自己就算再下去寻那道人也已是不可能,何况困住自己年的禁制已破,凭着钟山灵秀的大千世界,火狐完全可以另寻一处洞天福地深修,无奈的叹了口气,深知事不可为的三尾火狐也只有如此罢了,因为她不知道白狐和青蛟所处之地的禁制到底还能困住二妖多久:“好……”

  就二妖已经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响了二妖身后:“两位,这就想走了吗?”

  “是你?”二妖闻言一愣,其回头看去,却不料来人却是她们原以为必死之人:“你怎么可能还活着?”青蝰有些傻了,她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连道基都还不稳的小道上竟然能够从她姐妹二人联手的攻击之生存下来。

  来人邪笑着点了点头:“是我,拜二位所赐,如今小爷业已是人仙之境,如果没有二位小姐的话,贫道也不可能会有这番造化,呵呵,贫道此谢过二位小姐了。”

  来人言语之的轻狂,彻底激怒了性烈如火的三尾狐狸,翻手化出了一把长剑,三尾火狐眉头一凛,对着来人就是一剑刺了过去:“废话少说,既然你还没死,姐姐我不介意再送你一程,去死。”

  ‘叮’

  青蝰所预想的★★场景并没有如期出现,令她不敢相信的是,来人竟然仅凭一把木剑,就接下了火狐的愤怒一击。

  “哎呀呀,姐姐的脾气怎的如此暴躁,这样也好,小爷我也刚刚得到了这一身的修为,嗯,就陪姐姐走几招。”

  此人正是从离魂状态清醒过来的王飞,早二妖全力攻击那层轩辕残魂所布下的禁制的时候,王飞就已经清醒了过来,而那轩辕残魂,也因为将后一丝神力都化为了王飞自身真气,消散了,轩辕残魂一灭,那禁制的神力自然便化为了乌有,至于刚才所生的爆炸,却原来是王飞利用残魂传给他的轩辕战技将其引导向了墓的禁制。

  轩辕神皇可是上古正宗的神族,他本身的力量,哪怕只有十分又十分之一,却也不是这等凡间的力量所能够压制住的。

  所以,当王飞用轩辕之力引导过后,二妖所用出的法力便被王飞所引导,从而变成了带有远古气息的玄黄真气,从而一举击破了那一处石墓的禁制,因为他也不想被困一个死人的墓里。

  ‘当啷’一声,三尾狐狸的长剑就被王飞一剑击落地:“这,这怎么可能……”看着长剑落地,三尾满脸的不敢置信:“你的身上怎么可能会有我主轩辕圣主的气息?”

  “怎么,你也认识轩辕黄帝吗?”王飞被这狐狸精的话给弄的一愣。

  看王飞不动手,三尾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长剑,缓缓道来:“我们灵魂一族,商朝的时候就奉了女娲娘娘的懿旨世代守护轩辕圣主的皇陵,轩辕圣主的气息自然也烙印了我们每一个灵狐的灵魂之海,虽然你身上的气息不是很浓,但我敢肯定,你身上的气息就是轩辕圣主的气息,你到底是谁?”

  不可能?你一个小妖都能认出小爷身上所附的是轩辕之气,那他妈小爷我还有安全可言吗?

  这一回,轮到王飞无语了,他***,小爷我这还想着怎么才能躲过那该死的蚩尤呢,没想到刚一出来就被个狐狸给现了,这特么还能混不了?

  不带这么玩人的!

  “姐姐,你会不会是认错了?”从震惊走出来的青蝰看了看王飞,又看了看狐狸:“这小子怎么会有轩辕圣主的气息呢?”

  “没有错的,就是这股气息。”火狐围着王飞边转边吸收着其身上的气味:“我灵狐一脉镇守轩辕圣坟几千年,绝对不会连圣主的气息都认错的。”

  说着,三尾火狐手法印连点,不一刻就印上了王飞的额头:“鸿蒙祖师,通天教主上,弟子胡媚娘恳请教主赐吾真视眼,认清吾皇十世真身,通天大手印……”

  随着三尾火狐的话音落地,青蝰便张大了嘴巴死死的盯着王飞身后所浮现出的身影,再也比不上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