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月山!


  290月山!

  对于叶鹏飞这等级数的修士,云雾缭绕,并不会造成视觉上的障碍。。。。。但是,远处这一片云雾,却让叶鹏飞一时间看不透。

  用灵识一扫,原本淡白色的云雾,居然呈现出了七彩光芒。这七彩光芒之,到底是怎样一副景象,却也无法看得真切。

  等叶鹏飞随着月凝冰,穿越入这片茫茫雾海之时,这才现,这雾海之,竟然隐伏着一头头凶戾的妖兽!

  当叶鹏飞飞身进来时,这些妖兽一起瞪起了赤红的眼睛,齐刷刷的盯上了叶鹏飞。就叶鹏飞身前不远领路的月凝冰,却被它们完全无视,就好像月凝冰根本就不存似得。

  “看家护院的妖兽大阵?月仙子,你们该不是还要我闯上一闯。”叶鹏飞无语的说道。

  “怎么会。”月凝冰微笑道,“既然月怡师伯已经认可你了,就算是月宫上下全都认可你了。叶道友请放心,这些妖兽绝不会攻击你。只是,叶道友要跟紧了。若是走偏了,我可不敢保证会生什么事情。”

  叶鹏飞点了点头,不去理会这些妖兽,紧跟了月凝冰的身后。

  可是,没等叶鹏飞飞行多远,一道剑光,毫无征兆的当头劈来!

  “月山?!”

  月凝冰惊喝一声,就想要回身去拦。却见,叶鹏飞皱起眉头,身体忽而就分成了两个。

  剑光随之一变,也一分为二,同时向两个叶鹏飞射去。

  未及叶鹏飞的身体,两个叶鹏飞忽然就都消失了。郎朗声音,茫茫雾海之回荡:“难道,这就是月宫的待客之道吗?”

  月凝冰厉声喝道:“月山,你不要太放肆了!叶道友是我们请来的客人,月怡师伯也已经认可了他的实力,你怎么能出手暗算他?”

  “我就暗算他了,又能怎样?”一个冷傲的声音,从云雾深处传来,根本就不买月凝冰的账。

  月凝冰气得俏脸通红,刚想要再说些什么,月怡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唉,凝冰,不要再说了,送叶道友出去。”

  “为什么?不是早就说好了吗?”月凝冰心巨震,“再说了,这次行动不是没有月山的吗?他怎么也来了?!”

  月怡又叹了口气,显然不想多说什么。

  “叶道友,这次是我们月宫对不住你。”

  一块叶状的玉牌,悬浮了雾海之,就听见月怡说道:“这块玉牌送与叶道友,若是叶道友遇到什么疑难之事,只需向这玉牌之输入一丝灵气,我会快赶过来。”

  化神修士的承诺!

  算起来,这赔偿也很是了得了。像叶鹏飞这种一心潜修,很少与人生冲突的修士,多半就会收了这玉牌,然后转身离开。

  可是,那后一块雷神之锤的碎片,偏偏就这月山身上。瞧他这蛮横得连门内化神修士都得退让一二的模样,月凝冰也断不可能从他手里要到这块碎片。

  “我只要我想要的东西。”淡淡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传来。那块叶状的玉牌,却没人去拿。

  “做梦!”

  随着月山的一声冷喝,雾海之,数不清的妖兽仰天怒吼。

  “月山,你太过份了!!!”

  月怡和月凝冰几乎不分先后的怒喝了一声,但是,却阻止不了那万千妖兽的狂。

  云雾之,叶鹏飞也动怒了。

  “月怡前辈,月仙子,休怪叶某出手狠辣!!!”

  莫名其妙的被月山攻击,本就让叶鹏飞心恼怒。现这月山还不依不饶的,是让叶鹏飞愤懑不已。

  我招你惹你了,东西不给也就罢了,居然还想要杀我?混帐东西!

  轰隆隆隆……

  雾海之,忽然就响起了连绵雷声。数不清的电蛇天空蜿蜒乱窜,直奔那一头头狂的妖兽而去。

  “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月山冷笑一声,那一头头狂的妖兽,就硬生生的挡住了无数电蛇。

  照理来说,一群都没有化形的妖兽,根本挡不住这电蛇之威。可是,当一条条电蛇,准确击这些妖兽之后,竟然都没能让一头妖兽受点儿轻伤!

  “原来是暗含了移花之术!”叶鹏飞冷声说道,“难不成,移花之术就无法可破了吗?”

  叶鹏飞的声音飘渺无踪,那些妖兽也没能嗅到叶鹏飞的准确方位,月山也按兵不动,并没有浪费这些妖兽的能力。

  这时,月怡再一次出现。

  “月山,我的忍耐力是有限的!你要是再疯,说不得,我要……”

  “你要如何?”月山毫不留情的嘲讽道,“月怡,你以为你这个化神修士有多么了不起?你能把我怎么样?”

  月怡气得不行,月凝冰脸色难看,化身无影无形的叶鹏飞却暗自称奇。

  “瞧这月山的手段,也不像是化神修士啊。怎么,连月怡他都敢如此顶撞?”

  莫名其妙对自己出手,本来就让叶鹏飞看不透这月山了。现是连化神修士都敢嘲讽,越让叶鹏飞小心谨慎,不露出一丝痕迹。

  叶鹏飞不出手,月怡却要出手了。因为,自己要是再不出手,月凝冰肯定要暴走。

  月凝冰的潜质,月怡是心知肚明的,月山的嚣张也有其资本。而叶鹏飞的神秘,却是连自己都看不透。要是几个人这里大打出手,自己这个福地洞天,肯定要毁掉了。

  “收!”

  月怡一出手,就将这云雾大阵给收了,万千妖兽不见了影踪。一座巍峨大殿,随之显现了出来。

  但是,月山和叶鹏飞,依旧不见踪影。

  月怡看不穿叶鹏飞的手段,却对月山知之甚祥。再说了,就算她能找见叶鹏飞真身之所,于情于理,也不能对他下手。于是,只见那月怡一翻手,一粒金光闪闪的珠子,就将一处空间给笼了进来。

  面容冷峻的月山,终于显出了身形!

  一时间,叶鹏飞愣住了。

  “封琳?”

  这月山的相貌,活脱脱的就是跟封琳一模一样!

  但是,别说封琳肯定是死得透透的了,就算她没死,她是女修,月山是男修,也断然不会是同一个人。

  理由,只剩下一个。

  “原来,你是封琳的弟弟。”

  叶鹏飞叹了口气,终于也显出了身形……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