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长坂(三)


  晏明见状,哈哈大笑不已,口中大喊了一句:“小子!纳命来!”手中一柄三尖两刃刀高高举起,向着薛冰的脑袋斩了下去。不过他这刀才斩到一半,却再也挥不下去了。一双死鱼眼愣愣的注视着面前的那根枪杆,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发着无意义的声音,晏明只觉得喉咙里『插』着一根巨大的刺,而且自己费了好大劲吸进来的空气立刻便从喉咙那跑了出去。这种情况持续不到几秒钟,晏明便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然后脑袋一沉,从马上跌了下去。

  薛冰见晏明的身子向下倒去,顺手将那把三尖两刃刀给抓了手中,然后将那杆断枪一丢,一脸轻蔑的望了一眼躺地上的那具尸体,暗道:“谁告诉你断枪捅不死人?”原来薛冰的长枪受不住重力,从中折断,那晏明见状居然得意不已,只道薛冰已是个死人了,自身竟然全无防备,手中大刀才挥到一半,便被薛冰看准机会,用枪杆的断口处直刺晏明的喉咙。人的喉咙处本就十分脆弱,而且这枪杆断口处并不平整,上面长刺短刺林立,晏明得意之下被这玩意刺了个正着,整个喉咙被捅的粉碎,一蓬热血直接喷到了薛冰的身上,将那身白『色』的里衣染成了鲜红『色』,这晏明死的,可谓是痛苦之极了。而且,他到死也没弄明白自己是被什么捅死的,因为他明明看到薛冰那杆长枪带着枪头的部分正静静的待地上。

  薛冰将剩下的半截长枪一丢,提着刚夺来的三尖两刃刀便去助赵云,赵云此时步卒中冲杀了好一阵,也不知杀了多少人,他胯下的那匹白马都快变成了红马,身上那件银甲此时也向下躺着鲜血。不过薛冰并不担心赵云,他可知道赵云身上那些血,绝对不会是自己的。此时他又提着刀冲了进来,那些步卒见他杀了过来,手里又提着自己主将所使的兵刃,一个个都下意识的往主将那边望去,一见主将正躺地上,原本骑着的那匹战马此时正那里转圈,便知道主将已经被人家斩了。这些兵士一见主将死了,又见赵云,薛冰二人好似斩瓜切菜般的杀人,立刻发一声喊,呼的一下四散逃开了去。

  赵云见杀散了敌兵,回头看了一眼薛冰,见薛冰身上脸上都成了鲜红『色』,不过呼吸均匀,看来并没受伤,便唤道:“子寒!不可恋战,速走!”说完便一催胯下马,向前冲去。薛冰也知道,如果慢上一会儿,怕是就此陷入重围,再也脱不得身。是以紧紧的跟赵云身后,手中三尖两刃刀也没什么招术,只是来回的劈砍,凡是靠近的敌军便是一刀招呼下去。这『乱』军当中,薛冰这种简单的杀法反而制造了大的效果,而且他夺来的这把三尖两刃刀,也颇为适合这种杀法。所以这一路杀来,薛冰反倒觉得比原先轻松了些。

  两人又向前冲杀了一阵,突然见前方又出来一支军马挡住了两人去路。当先一员大将甲胄鲜明,提着一杆长枪,正远远的盯着二人。背后则立着一杆大旗,上书河间张合。赵云见了,立刻挺枪迎战,口中对着薛冰招呼:“此人武艺高强,不能力敌,冲过去!”

  赵云与薛冰两人,一个提枪,一个提刀杀奔了过去,被张合截住,三人转圈斗到了一处。张合武艺本来很高,便是单斗赵云,也不至于落了下风,奈何旁边还有一个武艺不差的薛冰不时的一刀劈来,他若去挡薛冰的刀,就会被薛冰借机拖住,然后一旁的赵云便会一枪刺来。三人不过斗了五合,张合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却都是连续几次差点命丧于此所致。

  三人又斗了五合,张合却是再也抵挡不住两人夹攻,左支右拙,不得以,只得策马退去。张合带的这帮兵士见主将一退,立刻一阵忙『乱』,被薛冰和赵云看准了机会,杀出一条血路冲了出去。『乱』军之中,却不知是谁一箭『射』来,正好『射』中薛冰左肩。当时薛冰只觉得肩膀一痛,心知受伤了,不过他可没功夫去查看。只是紧跟着赵云,头也不回的催马向前。

  二人好不容易从这支军中杀出来,还没跑出多远,薛冰身上还『插』着那支羽箭未及拔出,突然听得后面一声大喝:“敌将休走!”薛冰回头一看,见到两名将领提着兵器正追杀过来。恰此时,前面又跑出两名武将,拦住了二人前进的去路。薛冰忍着肩上疼痛,对赵云道:“向前冲!”赵云闻言也不答话,只是又催了胯下战马。薛冰则继续跟赵云身后,二人一前一后仅有一骑的距离,不过薛冰马沉,却是渐渐的离的远了。待赵云冲到前面那二将面前,薛冰已被落下了两马的距离。

  后面追着的那两个曹军将领见薛冰的马越跑越慢,自己渐渐的追了上去,而马上那人似是仍未察觉,心底一喜,只道自己追上了便可一刀将其斩于马下。他却不知薛冰虽然没有回头,这注意力却一直集中自己的身后,只闻得身后马蹄声越来越近,薛冰心知身后敌将越来越近,将手中三尖两刃刀横于身前,攥的紧了些。眼睛则撇着地面,那里,正好是他自己与身后那两人的影子。

  “近了,再近点,再近点!”眼中盯着影子,薛冰心里不停的念着。他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好象就要从胸膛中跳出来一般,便这时,他见后面敌将的影子动了,眼中瞳孔一缩,口中大喊了一声:“杀!”身子猛的向后一扭,手中三尖刀好似一条白链一般向后横斩了出去。

  后面那二人并排急追,眼看着追上,一个提枪,一个举刀,正准备将薛冰毙于马下,却突然听得一声大喝,紧接着见得眼前闪过一道白光,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薛冰一刀斩出,立刻收刀,眼睛一扫,看清两人的脑袋均被削去了一半,已是死的透透的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一刀将他全身的力气都抽光了一般。身子微微的向前伏着,提着刀向赵云追了上去。

  此时赵云已经前面拦路的那二将中的一个杀掉,正挥剑与张南斗着。薛冰眼尖,见到地上弃着一柄长枪,想是赵云原来使的那柄,应该是枪尖卷了,不能杀敌,是以弃之于地。正此时,几个曹兵冲了过来,薛冰急挥手中三尖刀,将这些个曹兵杀退,而后追上前面那名将领,一刀将那人斩了,顺手又将其手中长枪夺了过来。这将领死的也冤枉,本来薛冰马上带着两人,又奔了这许久,却是跑不快的,奈何这将领被众多步卒围了中间,快不起来,这才被薛冰追上杀了。

  薛冰夺了枪,一手提刀,一手持枪,向赵云的身边奔了过去,待追到身边,恰好见赵云一剑将张南的一条胳膊斩下,复又回手将其刺死。遂称赞了句:“好功夫!”

  赵云回头见是薛冰,又看了看薛冰一身的血,道了句:“子寒功夫也不差!”然后将薛冰递过来的长枪接过,这才继续前行。

  却说二人一路冲杀,从遇张合到薛冰一刀斩二将,再到赵云一路向前,威不可当,的场景均被站于高处查看战局的曹『操』望眼里。曹『操』山上见这二人往来冲杀,如入无人之境,急向左右手下问道:“山下这二将乃是何人?”这些个随身将领左看看,右看看,却是谁也答不上来。皆因为这些人离的太远,赵云和薛冰又一身鲜血,便是认识的,此时也看不出来。曹洪只好飞马下山,赶到战圈当中大喝一声:“军中战将留下姓名!”

  赵云和薛冰正自冲杀,赵云还没什么,薛冰却被这一声喝弄的分了心神,被人一枪刺到了腰上,幸好刺的不深,否则非开一个大窟窿不可。赵云见状,立刻道:“子寒切莫分神!”然后一枪结果了那刺中薛冰的兵士,又将自身周围敌兵『逼』开,这才对着远处大喊:“吾等乃是刘皇叔帐下赵云赵子龙,薛冰薛子寒!”喊完,便一心杀敌,任凭曹洪那儿如何呼喊,就是不理。曹洪见二人不再理自己,立刻飞奔回去禀告曹『操』。

  曹『操』得报,叹道:“此二人真虎将也!当生擒之!”遂令手下不准放暗箭,只要捉活的。

  此时二人被围的深了,薛冰觉得手中三尖刀越来越沉,胳膊已经渐渐没了知觉。左手严重,只觉得冰凉一片,便是想动一动,也颇费力。肩膀那处箭伤却已经没了知觉,也不知伤口怎样了。

  又杀得一阵,薛冰开始觉得脑袋渐渐昏沉,心知是失血过多所致,只得强打着精神让自己别昏过去,手中的刀越发的挥的慢了。而且反应也不如初时敏锐,便这一会儿功夫,身上已多了三处伤口。幸好他还知道护住自己『性』命,是以总关键时刻躲一下,便是这微微一躲,便让许多致命的攻击变成一个小小的伤口。

  赵云前见了,心里只能干急,却没什么好办法,只好急舞手中长枪,拼命似的往前冲杀,同时注意着薛冰的动向,若见他抵挡不住,便回手帮上一下。但是这样,二人冲的却越发的慢了。

  赵云和薛冰均心里暗道:“难道今日要命丧于此?”恰此时,赵云突觉压力一松,前面不复见海一般的曹兵,心知已经杀出重围,立刻对身后的薛冰大喊道:“子寒,快跟上!我们杀出来了!”

  薛冰此时已经昏昏沉沉,脑袋已渐渐不甚清醒,听得赵云这一句,只是本能的催动胯下战马,他虽然脑袋不清醒了,却还记得务必要紧跟住赵云,是以并没落下。二人策马急奔,眼看已经冲出了大阵,下了山坡便到当阳桥,偏偏此时,山坡下又转出两支军,当先二将一个使斧,一个使戟,见了赵云,薛冰便喝道:“二人快下马受缚!可饶尔等不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