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返还


  诸葛亮连续奔走了几日,到得这日,终无甚大事,便同薛冰一般,终日于驿馆之中,也不出去。除了鲁肃终日前来探望,便再无他人叨扰。但这种情况不过持续了三四天,前来驿馆的人便由鲁肃一人,变成了两人。

  薛冰坐诸葛亮身后,眼睛越过孔明先生,望着对面那人。而对面那人,眼睛却也越过了孔明,与他直视,二人谁也不服谁,好似空中以眼神相较,可怜夹中间的孔明,好似被夹战场当中一般。

  鲁肃这时轻声对孙尚香道:“郡主闻孔明先生大才,请我引其一见,今见了孔明先生,缘何不以正眼视之?”孙尚香闻言,遂收回自己那火暴的目光,对诸葛亮笑着道:“香久闻先生大名,今日得见,乃香之幸!”说完,举起桌上水酒,对诸葛亮道:“香先敬先生一杯!”遂将杯中水酒饮下。诸葛亮也不言语,只是将面前水酒饮,然后便笑眯眯的打量起孙尚香与薛冰二人。

  打量了阵,发现这位郡主实意不己,遂对鲁肃道:“子敬可否安排一小舟?”鲁肃正自饮着酒,闻言一愣,问道:“先生取舟何用?”诸葛亮道:“我至江东日久,恐我主挂念,遂欲令子寒先返夏口。”鲁肃闻言道:“先生可急否?若急,肃这便去办!”诸葛亮闻言,答道:“不急,明日备好即可!”

  二人那边说着,孙尚香这边听得却是清楚,心里寻思道:“他要走?不行,他这一走,日后如何还寻得到他?就这么放过这个轻薄我的小人?不行,我得想个办法!”遂低头沉思不语,便是鲁肃唤她,也未察觉。

  薛冰一旁却也是听得清楚,然此事却是他与诸葛亮两人商议决定的。诸葛亮需要一个人回去安排他暗中返还之事,而且取南郡之事也需早做准备,这才决定令薛冰先返。他现坐诸葛亮侧后方,看着刚才还和他以眼神较量不休的东吴郡主,心里奇怪的道:“怎的一听我要走,她便低头不语了?莫不是瞧上了我?舍不得我走?”想到这,连忙摇了摇头,暗道:“人家堂堂郡主,怎的会瞧上我这么个裨将?”想到这又点了点头,又想道:“呀!莫不是我前些日『摸』了她的腿,她欲令我负责?这个时候的女人,不会这么保守吧?看她的样子也不似意这般小节之人啊!”转念又一想:“若真让我负责?该咋办?”想到这,又怔愣着不动。使得本欲唤他的诸葛亮都不知怎么出口去唤,只得转回头,对着鲁肃苦笑了下。

  一顿饭,便这般诡异气氛下结束。孙尚香是兀自思考个不停,一句话不说。薛冰却是胡思『乱』想个没完,亦是半句言不讲,便只有鲁肃与诸葛亮谈了些江东的风土人情,也不知诸葛亮是不是故意的,却总是挑一些婚嫁之礼来讲,便是搞得鲁肃也有点苦笑不得。

  直至午后,鲁肃告辞而去,而孙尚香出了驿馆之后便对鲁肃道:“我欲去寻哥哥,先生自便吧!”说完,便一溜烟的没了踪影,鲁肃后面瞧得,只能摇头。

  诸葛亮送走了两人,回来见薛冰依旧坐于原处思个不停,面前酒菜却是动都未动过,笑道:“子寒苦思何事?怎的连饭都不吃了?”薛冰闻言,这才惊醒过来,转头望了望,却发现早已没了旁人,遂道:“怎的没人了?”诸葛亮苦笑了下,道:“子寒莫不是瞧上了孙家小姐?怎的见了她便似丢了魂一般?”薛冰闻言大惊,急道:“军师切莫胡言,我怎的敢瞧上她?”说完,却心中暗问自己:“莫不是我真的瞧上了她?否则怎的会如此劳神?”思及此,心中大慌,皆因他知道这孙尚香日后将为其主母,自己若看上她,岂非自找麻烦?遂猛摇着头,欲将此念甩出脑中。

  诸葛亮一旁瞧得薛冰样子,暗中笑个不停,面上却道:“可惜子寒明日便要返夏口,怕是再也见不到孙家小姐了。”说完,摇着羽扇,望自己房中而去。薛冰坐桌前,心道:“没错,反正也见不到了。便是见,恐其已成我的主母了!”想到这,又突觉泄气,起的身来,亦望房中而去。

  次日,于江边,诸葛亮对鲁肃道:“劳烦子敬了!”鲁肃却道:“先生客气了。再说,这次不仅是送薛将军返还,下也要往夏口一往。”诸葛亮闻言,问道:“不知子敬往夏口何事?”鲁肃笑道:“我主昨日突唤我至府中,言,既已与豫州结为同盟,当互送盟书,以为凭证,特派我往夏口一行,以送盟书!”诸葛亮闻言,笑道:“如此甚好!”鲁肃笑了笑,又对薛冰道:“一路上,还请薛将军多多照看!”薛冰忙回礼,道:“应是冰请先生多照顾了!”几人正客套间,突见远处一骑急奔而来,马上一名劲装骑士,正是孙尚香。

  孙尚香几人面前不远处将马勒定,而后跳下马来,跑到鲁肃身边道:“我哥哥有事相告,且借一步说话!”鲁肃见孙尚香如此急匆匆赶来,只道是有大事发生,对诸葛亮和薛冰告罪了一声,便随着孙尚香望远处而去。

  二人直走了好远,孙尚香领着,直拐得见不着诸葛亮薛冰二人,这才站定。鲁肃后面早已急的不行,见孙尚香站定,急问道:“不知主公有何要事寻我?”孙尚香凑过来,轻道:“我哥哥要我告诉你……”鲁肃急忙将头探了过去,道:“何事?”孙尚香见状,暗中窃笑不已,道了句:“不用去了!”鲁肃闻言一愣,正待再问,突觉后颈一疼,便失去了知觉。

  孙尚香见鲁肃已经晕了,轻声念道:“先生莫要怪我!”探了下鼻息,还算平稳,这才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将其置于鲁肃手中,又将盟书取出收好。做完一切,便往江边而去,边走还边念道:“甘宁教我这招还真好使……”

  诸葛亮与薛冰正于江边等待,却始终不见鲁肃回来。过了片刻,孙尚香却一路小跑的来到江边,对二人道:“子敬先生被我哥哥急唤了去,送盟书一事由我去!”薛冰闻言,差点一头哉下江去。诸葛亮却用羽扇盖住了嘴,却不知是忍着什么,一脸古怪的瞧着孙尚香。孙尚香见了,一脸尴尬,忙道:“我们快上船吧!正事可耽误不得!”说完便跳上小舟,钻进了船舱之中。薛冰见了,只能长叹一口气,对诸葛亮道:“军师保重,冰先回去了!”诸葛亮笑道:“子寒才应多多保重!”

  薛冰苦笑,转身上了船,也不进舱,只于船头站定。诸葛亮见小舟渐渐的离的远了,再也瞧不清楚。这才转身而行,却是向着孙尚香与鲁肃刚才所走方向而去,一路上好似寻着什么。行了片刻,见鲁肃昏倒于地上,遂摇头轻叹:“可怜的子寒啊!”确是为薛冰担心,而非面前的鲁肃。伏下身子将鲁肃摇醒,那鲁肃却还道:“孔明先生怎的此?我这是怎么了?”这一查看自己身上,便发现了手中的信笺,急忙打开去看,诸葛亮却也一旁瞧的清楚。待看完,二人不由得相视而笑,不过诸葛亮是觉得好笑,鲁肃却是苦笑不止。

  原来昨日孙尚香自听得薛冰要返夏口,便开始寻思办法。后被她想到这个投递盟书的借口。遂立刻奔孙权府中而去,具言同盟双方应互递盟书。当时孙权对自己这个只知道胡闹的妹妹突然提出这么一个正经的建议而惊异万分,还道自己这妹妹转了『性』子,立刻高兴的应了下来,急唤人去寻鲁肃,欲让鲁肃去做此事。他哪料得到,他这妹妹根本便没变过,这次却也是一番胡闹。

  孙尚香一早便吊鲁肃后面,寻得机会将他唤到无人处,直接敲晕,然后取了盟书,留下了一封信笺让鲁肃去和孙权说一声,自己便代替鲁肃往夏口而去了。而那封信,却也不过几个大字—我去夏口玩了,不用担心!落款:香留。也难怪孔明与鲁肃见了这信,只能笑个不停。

  却说孙尚香上了船,心里一直担心着被人识破自己的诡计,还担心鲁肃突然醒过来。便一直舱中躲着,好似这样便能一切顺利似的。直到船行的远了,估『摸』着纵使来人也追不上,这才放下了心,从舱中钻了出来,打量起长江上的景『色』。

  薛冰一身甲胄,拄着血龙戟船头上立着,江风一吹,鲜红『色』的披风迎风而舞,加上这日阳光虽足,却不刺眼,水面上还有许多反光,映得薛冰好似战神一般,一身银甲闪着精光,直教人看的『迷』了眼。

  孙尚香一出得舱,便见得这般景象,心头不觉间一顿,又想起面前这人乃是一员勇将,长坂坡于百万敌军中冲杀,脱甲救得主母生还,实乃当世英杰。旋又想到那日于街上,说话刻薄不留情面,后又想到于驿馆之中,轻薄自己**,想道这,脸上是一红,心中却念道:“却不知,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