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心事


  张飞的一声大吼,直接让孙尚香闹了个大红脸。薛冰却心里暗骂:“你个死张飞,瞎嚷嚷什么?”不过身下却急走了几步,到刘备面前站定,拜道:“末将参见主公!”

  刘备赶忙扶住薛冰,道:“子寒舟船劳顿,且先回了府中再谈。”薛冰就势止住身子,对刘备道了句:“谢过主公!”恰此时,张飞的声音又从边上传来,对着薛冰问道:“那是哪家的小姐?怎的被你拐来了?”说时还一脸坏笑,冲着薛冰挤眉弄眼好不古怪。薛冰闻言心里道了句:“你自己找的,莫要怪我!”却不去理张飞,只对刘备道:“主公,这位乃是孙权孙将军的妹妹,此次却是来递交盟书,已示双方已结盟好。”

  薛冰此话一出,众人便觉周身一寒,张飞一听这女子乃是孙权之妹,便暗道了声不好。待薛冰说其是江东使者,此次却是来送盟书的,便知今日自己闯了大祸了。

  “翼德!还不快向孙小姐道歉!”刘备的声音立刻传来,话中透着些许寒意,想是恼怒张飞胡『乱』说话。若得罪了孙家小姐,于这即将与曹『操』开战的当口,实是对同盟不利。张飞自知闯了祸,闻刘备言,遂对孙尚香道:“俺老张粗人一个,说的话请郡主切莫往心里去!莫要怪罪俺了!”孙尚香垂着头,低声道:“不怪!”话说完,遂与刘备互相见礼。孙尚香对这个当世闻名的刘皇叔很是好奇,不免多打量了几眼。薛冰一旁瞧见,心里还道:“莫非这两人天生注定?怎的她一见了刘备便瞧个不停?”却不觉自己这想法微微带着点酸意。

  众人一路无话,直奔城守府,期间刘备令一将引孙尚香奔驿馆去了。那将薛冰却是不识,据张飞言,那人姓陈名到字叔至,乃是汝南人,薛冰与孔明去江东时来投,现赵云帐下为副将,恰好顶了薛冰的缺。

  薛冰闻言,问道:“顶我的缺?”张飞道:“是啊!哥哥已升了你为牙将,与子龙平级。今后却是不用再去当他副将了。”薛冰闻言哦了一声。随后于马上思着演义中关于陈到的描写。思了半天,发现毫无头绪,心中暗道:“想来这陈到只是一个小人物。唉!刘备帐下还是强人太少,以后却是要多弄一些来才行。”薛冰便马上思起到底有哪些强人可挖,将那个顶了他位置的陈到完全丢到了一旁。可怜一代良将陈到,就因为一本三国演义,竟被薛冰当做了一死跑龙套的。

  薛冰正寻思着,众人已经到了城守府。多数人已离去,便只剩下张飞、赵云。时关羽正巡城,并不此。刘备领着几人转进了内厅,令众人分别入座,这才对薛冰道:“子寒与军师一去旬日,备甚焦急,正欲派人往江东一行,却不想子寒赶了回来。莫不是江东那头,出了什么情况?”薛冰遂将孔明先前安排之事具言了一遍,请赵云做好随时接应的准备。而后又将诸葛亮事先交给他的书信取出,呈于刘备。刘备观完,遂对薛冰道:“军师既与子寒谋定,子寒依军师之令行事便可!”薛冰遂道:“得令!”

  而后众人又聊了些即将而来的大战,便先后散了去。张飞则领着薛冰到了一处庄园,对薛冰道:“哥哥替你预先安排了住处,便住我隔壁,子寒且先回去歇息,晚上我再寻你喝酒!”说完,便回了自己家。

  薛冰看了看,诺大的门墙,显示出庄园的不凡,门上挂着大大的牌匾,上面两个大字—薛府。门口正立着两名兵士,一脸严肃的立那。他俩却是见过薛冰的,自然知道面前这名将军就是这座府邸的主人,立刻站的笔直,想给薛冰一个好印象。薛冰站门口打量了一会儿门面,便信步向里走去。

  进了院中,立刻就有人跑来禀报:“陈将军已于厅中候将军多时。”薛冰一愣,问道:“哪个陈将军?”那人恭敬的答道:“是陈到陈将军!”薛冰越发不解,道:“他?他找我干什么?”“这个……属下不知!”薛冰恩了下,便让那人领着自己前去正厅。

  进了正厅,见陈到正立那,席上坐着一人,却是孙尚香。薛冰一见,便知来寻自己的不是陈到,乃是孙尚香。只不过陈到知自己正与刘备议事,遂将孙尚香领到自己府上来等。

  陈到见薛冰回来,忙上前见礼,道:“末将陈到,参见薛将军!”他才投刘备不久,职位上还只是个裨将,见了薛冰却是要行礼的。

  “陈将军免礼!”薛冰也还了一个礼,遂问道:“不知陈将军寻下,却是何事?”

  陈到答道:“末将奉命带孙小姐去驿馆歇息,奈何孙小姐到了驿馆不久便称要寻将军,末将知将军正与主公议事,只得将其带至贵府,静待将军归来。”

  薛冰听了,只得道:“如此,劳烦陈将军了!将军若有事,但去无妨,过后我自会送孙小姐回驿馆!”

  “既如此,末将告退!”

  将陈到送出厅去,薛冰又急忙忙转回到厅中,他却想不透,那郡主寻他却是何事。回得厅中,见孙尚香正抱着膝盖,两眼出神的望着他,见他回来,问道:“忙完啦?”

  薛冰也不知自己怎的,竟答到:“恩,忙完了!”答完,只觉得甚是古怪,遂又道:“不知郡主寻末将何事?”

  孙尚香听了,从席上站了起来,对薛冰道:“我欲出去游玩,不知将军可愿相随?”

  薛冰却是想也不想,一个好字已然出口。待说出了口,想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

  孙尚香听他答应了,遂喜笑道:“将军既然应了,我们这便走吧!”话已出口的薛冰只得跟孙家小姐的后面,往大门而去。

  夏口虽非大城,然其热闹程度却丝毫不逊『色』其他地方,一路行来,各种商贩于街边叫卖,只叫薛冰都瞧的眼花缭『乱』。而孙尚香是开心,东瞅瞅,西看看的。其实这些个物事她并非没见过,只不过似今日这般,无拘无束的游玩,却还是第一次。虽然薛冰跟身边,不过她可没将薛冰当作监视,保护他的人。虽然薛冰确实是这么做的。

  二人直逛到黄昏时分,街边的商贩早以去得了。薛冰对孙尚香道:“末将先送郡主回驿馆。”孙尚香点了点头,默而不语。

  一路行至驿馆,二人却再没说话,直到了门口,薛冰才道:“郡主且回去歇息,末将待郡主进了馆中,便返!”说完,便立于原地,只待孙尚香进了驿馆,便打道回府。哪知孙尚香却回头对他道:“将军莫以郡主相唤。”

  薛冰愕然,问道:“哪以何唤之?”

  孙尚香咬了咬牙,黑暗中,却也瞧不清脸『色』如何,轻道:“便唤我尚香吧!”

  薛冰听了,不甚意的答道:“既如此,小姐也莫唤我将军了。以表字呼之既可!”孙尚香闻言大羞,道了句:“我先回去歇息了!”说完扭头便走,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薛冰后面一脸莫名其妙。

  他却是又忘了,这个时代哪个女子会轻易让男人唤自己名字?孙尚香这般和他说,却是表明了自己对他有好感。他没反应过来便算了,偏还要人家以表字唤他,这一番对答下来,好似两人此阐明心迹,互表情意呢!可叹薛冰来到这里之后,除了上阵杀敌,便是勤练武艺,于这些个俗礼一知半解,结果闹出这等事来。

  直羞得孙尚香饭也未吃,直奔卧房而去。待进了卧房,立刻便钻到塌上,取被褥蒙住头,好似怕人瞧见似的。“我这是怎的了?怎的这般的不知羞?”孙尚香趴塌上,脑袋里思着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一番思下来,发现脑袋里是薛冰。刻薄的薛冰,好『色』的薛冰,威风的薛冰,随意的薛冰。各种样子终缠绕一起,聚心头久久未能散去,直到梦中,也未能得脱。

  想他孙尚香,活到二八年华,正是对情爱之事艨朦胧胧之时,偏偏这个时候见到薛冰这个和身边所见之人稍有不同的男人。若薛冰与甘宁一样,只是一武将,对她还恭恭敬敬的,怕她还不会怎样。或是像鲁肃那般,文文静静的,她许是早就躲得远远的了。

  偏偏薛冰自第一次见她就没把她当回事,后来知道了她的身份后,虽然表面上恭恭敬敬,但是内里依旧没把她放心上,看他船上对自己的那般态度就可知道。若只是这样,怕还不至于如此。偏薛冰还是当世少有的少年英杰,年纪轻轻便已名声外。世人一提薛冰,均会赞一声:忠勇之士!孙尚香心里到底还和个孩子一般,对英雄都会有一种憧憬,再加上先前那些个,薛冰竟不知不觉间,这个大小姐的心里留下了自己的影子。

  而当事人,此时却还朦胧的灯光下,看着荆州地图,思考着取荆州之策。微弱的灯光下,薛冰的影子映地图上,无法掩去。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