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出使(三)


  顺江而下,大船直行至柴桑才停了下来。众人下得船来,薛冰对孙尚香道:“你且先带着孩子去见母亲,我自去见吴侯。”

  孙尚香道:“你见过了哥哥,便去昔日居所来寻我,你可还记得吧?”

  薛冰笑道:“我怎的能不记得?”遂唤过张嶷,让其护着孙尚香先行,自引着秦宓去见孙权。

  其时早有人报于孙权,孙权知薛冰带其妹回家探母,却未想到薛冰一到得柴桑,立刻便赶来见自己。时鲁肃侧,孙权便问鲁肃道:“子敬可知薛冰此行为何而来?”

  鲁肃寻思了一下,谓孙权道:“想是刘备欲图汉中,然其益州初定,轻易动不得兵,遂派薛冰来请主公相助。”

  孙权道:“请我相助?我助他什么?”

  鲁肃道:“刘备欲取汉中,曹『操』亦欲取汉中。今刘备动不得兵,故请主公出兵拖住曹『操』,让其不得西进。”

  孙权听了,轻笑道:“这刘备想的倒是很好!”转念一想,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对鲁肃问道:“子敬瞧,我等若与刘备联合,可有甚好处?”

  鲁肃道:“刘备欲取汉中,我等何不借机要荆州?”

  孙权皱眉道:“然荆州乃刘备之根本,焉能让于我等?”

  鲁肃道:“可与其好生商议,若其同意,主公大可应下此事。”

  孙权想了想,轻谓鲁肃道:“此事便交给子敬去做,若子敬觉得于我等有益,再来报于我。”

  鲁肃道:“必不负主公所托。”

  二人说话这当,人报薛冰已至。孙权遂吩咐左右,请薛冰进来。片刻后,薛冰入。今日薛冰只着一身白衫,并未着甲,亦未挂兵。此时一入得厅来,忙向孙权施礼。孙权忙将薛冰扶起,言道:“子寒带我妹回家探亲,又来探望我等。今日却是只谈家事,不谈军政。”

  薛冰道:“冰亦有此意。”遂与孙权闲话家常,这边说一句,那边还一句,内里却无半点政务。

  只听孙权道:“子寒与我妹成亲许久,可曾有了子嗣?”

  薛冰笑道:“已有一子一女,此番却也是一同带了来了。”

  孙权闻言,笑问道:“两个?却不知唤做何名?”

  薛冰答曰:“子名宁,字承平。女唤晴,取字雨姬。”一边说着,一边暗里向一旁的秦宓打了个手势。

  秦宓旁瞧见,遂至鲁肃身边,道:“先生可是鲁肃鲁子敬?”

  鲁肃却是早就注意到了此人。打薛冰一进来,他便注意到了他,而薛冰与孙权只谈家事,不谈政务的时候,这个人的到来就有点奇怪了。既然只为谈家事而来,带此人做甚?想到这,鲁肃已然猜到了薛冰的用意,感情人家也和孙权打了相同的主意,谈判的事交给别人,这两位继续去闲话家常。

  此时见人家主动上来问好,遂答道:“不才正是鲁肃鲁子敬,敢问阁下是?”

  秦宓道:“下姓秦名宓字子赦,于川中久闻先生大名,遂欲向先生好生请教一番。”

  鲁肃闻言,答道:“微薄之名,入不得尊耳,若只是闲谈,肃自当奉陪。”遂对孙权道:“主公与薛将军谈家事,肃先告退。”边说着,边以目暗示孙权注意身旁之秦宓。

  孙权上面瞧见,心下一愣,随后便反应了过来,笑道:“子敬且先回去歇息吧!若有事,自当相唤。”说罢,又继续与薛冰闲谈,好似浑不意鲁肃似的。

  鲁肃心下明了,遂引着秦宓告辞而去。薛冰旁瞧二人退了下去,心知这俩人必是寻一密处商谈要事去了。而自己要做的,便是继续与孙权闲话家常,不过总府中谈,也不行,遂对孙权道:“兄长整日于府中处理政事,却也太过劳累。今无甚事情,不若出去走走?”他实不知当如何孙权,不过想到既然孙权都说今天只谈家事了,便以兄长相唤。

  孙权听了,却并不意这称呼,只是道:“我亦正有此意,正好与子寒一同游览一番。”说到此,猛想起什么似的道:“我妹现何处?”

  薛冰答道:“应是去拜见母亲去了!”

  孙权道:“如此,子寒不若与我一同去寻我妹,而后一同出去游览一番。她自嫁了你,我却再也未见到一眼。”

  薛冰笑道:“如此正好,还可叫兄长见见你那外甥。”

  孙权道:“我倒是很好奇我那外甥女是否像我那妹妹一般。”薛冰闻言,与孙权相视大笑。

  二人出得侯府,策马直奔国太府中。孙权身份尊贵,自然无须府外侯着,只于门口处问下人道:“我母现何处?”下人告之曰:“国太正于后院与郡主聊天。”孙权听了,对身后薛冰道:“想来母亲见了尚香,也甚是高兴。近母亲身体不是很好,已经很少出来走动了。”

  薛冰闻言一愣,却未想到吴国太身体却也这般虚弱,遂道:“我倒是不知,这些日子久川中,江南之事很少听到了。”

  孙权叹道:“便是你今日不来,近日我却也要修书一封投往你处,希望你能让尚香回来一趟,以便能见见老母。郎中曾言,家母年岁渐大,加之心中挂念尚香,这才久病不起。”

  薛冰道:“我与尚香此回,应能住上一段日子,希望能趁这段时间,将国太的病给治好。”

  孙权答道:“只盼如此。”

  二人说了这许多,已然来到了后院。左右早有下人报于国太,是以国太早知此二人到来。见其二人至,喜道:“今日却不知是个什么日子,竟都来了。好歹却也算是一家团圆了。”说完,将薛冰唤至身前,又细细打量了许久,言道:“眨眼已过了近两年了,很好,很好哇!”

  两个很好,直将薛冰说的一头雾水,却也不知这很好到底是指什么。待见得孙尚香于一旁掩嘴偷笑,越发不解了。后却是孙尚香以手暗指怀中孩子,薛冰这才反应过来。不过这一反应过来,却只觉得加尴尬。

  此时,倒是孙权替他解了围,一旁抱过一个孩子,见其顽皮爱闹,遂笑道:“此必是女孩。”

  孙尚香奇道:“哥哥怎猜得到?旁人见了,只道此是男孩。”

  孙权笑道:“与你一般无二,如何猜不到?”直把孙尚香说的满脸通红,却又发作不得。

  吴国太旁,见得一家人和气融融,脸上笑得越发的开心,后吩咐下人置备酒菜,于后院一同进食。席上,孙权又与薛冰一同聊了许多江南趣事,而薛冰也会将一些川中的风土人情,二人聊的倒也算投机。这一顿,倒成了名副其实的家宴,团圆饭。

  一连数日,薛冰与孙尚香只住国太府上,吴国太得见女儿,又见了外孙,心情越发的好了。而病情,却也有好转的趋势。加上孙权这些日子也经常过来问候,国太只觉得这几天,却是近些年少有的快乐日子。

  而这些人不知道的地方,鲁肃和秦宓二人天天就出兵之事商议个不停。二人又需要商谈之后各自回去请示上官。

  鲁肃是要去询问孙权的意思,而秦宓倒没那么麻烦,只是去向薛冰汇报一下谈判进度就好。因为薛冰自觉做不来这些事,遂将谈判大任完全交给了秦宓,自己只是终日与孙权喝酒,游玩。

  五日之后,秦宓又来寻薛冰,薛冰将其请入内室,屏退众人,这才问道:“进展如何?”

  秦宓道:“吴侯已经答应了出兵,代价就是我们需要让出荆南的三个郡,不过将军曾言,多可以让出三个郡,是以属下已经答应了东吴的条件。现就差商议具体的出兵日期了。不知将军原定于何时出兵?”

  薛冰寻思了一阵,暗中计较道:“如今正是秋季,主公的军队还需要一段时间进行整编。而且,诸葛亮那个家伙暗地里也整顿基层官吏,怕是短时间内无法完成。这些个琐碎的事情放一块,就需要较长的时间了。”思量了片刻遂道:“你请吴侯先于扬州一带整兵备战,叫曹『操』以为东吴欲进兵北上。但却不要真正进兵,待得明年夏天,我主即进兵汉中,请吴侯于那时进军扬州即可。”

  秦宓听了,答道:“明夏出兵,时间会否太紧?”

  薛冰又想了下,这才道:“不会!主公进兵汉中,用的主要是川中兵士。虽然军改尚未完成,所余不过是一些具体的细节部分。待到明年夏天时,应该已经可以正式投入战场。”说道此,顿了下又道:“只是不知我原先计划中的那些装备,能否置备齐整。”这后一句话,却不是对着秦宓说,眼睛出神的望着一旁,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秦宓却是一旁静静坐着,听到后才道:“将军且先歇息吧,某明日再与鲁肃详谈出兵日期之事。”

  薛冰道:“恩!你也好好歇息一下吧,这事忙完,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正说着,人报吴国太请薛冰同进晚餐,薛冰听了,暗道:“我的任务,好象还没完成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