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春猎


  春天依始,万物复苏。成都郊外,一枝人马望山中而去。

  薛冰着一身轻衫,却腰悬长剑,背背长弓,跨下战马,两侧均挂着箭壶,内里各有羽箭二十枝。

  左右去望,张飞,赵云,黄忠,马超无一不是这般着装。就只有诸葛亮这些文士们依旧是一身长衫,身无寸铁。

  刘备一马当先,手持长弓,指远处一野鸡道:“谁可『射』中此鸡?我便使何人为先锋。”

  众将一听,一个个皆持弓手,各自一箭『射』去。可怜那野鸡,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只刺猬。刘备瞧了,只得道:“便算打和。”而后着人将那刺猬鸡拾回。这时刘备发现,众将中便只有薛冰一人静坐马上,未曾动过分毫。

  刘备旁瞧得,问道:“子寒为何不以箭『射』之?”

  薛冰尴尬一笑,答道:“冰未曾习过开弓『射』箭之术。”

  刘备闻言一愣,一脸奇怪的道:“子寒未曾习过『射』箭之术?”薛冰正欲回答,却听的身旁张飞道:“子寒不通『射』术?这怎么可能?”

  以张飞的嗓门喊出这些话来,旁人想听不到,却也是不可能的。马超第一个道:“子寒武艺不凡,怎的可能不通弓箭之术?想是身怀绝技,不愿外『露』罢了。”马超本是镇守西川与羌族交接处,此次却是刘备特意将其招回,共商进兵大计。

  赵云却道:“这些年来,却未见过子寒使过弓箭,莫非当真不曾习过?”赵云仔细回忆了许久,却是未曾见过薛冰使弓。

  薛冰苦笑道:“我都说了不曾习过,诸位却不相信。”

  黄忠道:“我观子寒这身装备,又于马上挂两壶箭枝,还道子寒『射』术惊人,今日是准备好好『露』一手的,却未想到子寒竟是不通『射』术。”顿了下,又指那两壶箭问道:“这两壶箭,却是做何用处的?”

  薛冰笑道:“这两壶箭,却是为各位准备的。本待谁箭枝用,可以向我讨要。”

  众人闻言,皆哑然。

  这时,刘备道:“子寒乃战将,怎能不通『射』术?今日众将齐至,不若就此机会,向他们学习『射』箭之术?”

  刘备一说完,魏延先道:“子寒若不嫌弃,末将愿倾囊相授!”说未落地,马岱一旁道:“你有甚本事?可让子寒和你学习箭术?”魏延听了,怒道:“可敢与我比试否?”马岱道:“有何不敢?”遂取弓手,问魏延道:“你却说个靶子,待我『射』给你看!”

  张飞道:“比试箭术,俺老张就不掺和了,不若就做个公证,我说个物事,看你二人谁能『射』中,可好?”张飞本就好热闹,如今有热闹可瞧,当然要跑出来掺和一下。

  刘备旁瞧得,却只是和诸葛亮等人相视一笑,这般比试,无甚危险,他却是乐意见到的,遂道:“不错,我也做个见证,你二人可展弓术,胜者,我自有赏赐。”

  魏延和马岱一听,心下战意盛,遂齐齐望向张飞,等他点出靶子为何物事。而那张飞,此时以手搭凉棚,来回张望着,似是寻找一合适的东西,寻了片刻,喜道:“便是前面那棵大树,左侧下数第三根树枝,你二人谁『射』得中,便算胜!”

  众人听了张飞之语,皆向那树望去,只见那树离此甚远,众人只瞧的清那树干,至于那所谓的下数第三根树枝,模模糊糊的,瞧的不甚清楚。

  马岱见了,皱了下眉头,转头去看魏延,见其一脸自信的样子,遂心下不服,取出羽箭,搭弓上。开弓,『射』箭。动作一气呵成,羽箭好似闪电一般,眨眼间便飞到了大树旁,从那树枝上擦过。

  众人瞧的清楚,见那枝箭飞了过去,暗叹了一口气,似是为马岱可惜。马岱瞧见,只能摇了摇头,然后对魏延道:“你若『射』中,便是你赢了。”

  魏延却也不答话,只是取弓箭手,搭箭开弓,瞄了片刻,手一松,羽箭唰的就飞了出去。然后众人便瞧见这羽箭钉了那根树枝上,众人瞧了,无不喝了一声好。便是刘备,也赞道:“文长真乃神『射』!”魏延见自己『射』中,先是瞧了一眼马岱,然后一脸高兴的接受着众人的赞叹。末了,这才说道:“末将当可教子寒弓箭之术吧?”

  哪知他这话一出口,便听身边响起数声。“且慢!”魏延一望,但见黄忠道:“文长『射』术虽精,怕是亦非强,老夫欲与文长切磋一番,可好?”

  另一侧赵云亦道:“我是才瞧见文长神『射』,一时技痒,倒也想较量一番。”言罢,取出弓箭,也不去瞄,开弓便是一箭『射』了出去。但见得赵云这箭,『射』与魏延那箭相同的地方,竟将魏延那箭从树枝上给震了下来,掉落于地上。而赵云这箭,却结实的钉树枝之上。

  赵云瞧的清楚,似是很满意自己这一箭,以目视魏延、黄忠二人,魏延瞧见赵云这箭,心知自己比不得人家,遂道:“子龙神『射』,延不及!”

  却听黄忠道:“且看老夫『露』上一手!”众人闻言,皆望向黄忠,想瞧瞧这位老将军有甚么能耐。但见黄忠策马急奔,直望旁侧奔出,然其方向却与那树相去甚远。张飞还于旁道:“莫非这老头糊涂了?跑那边去做什么?”

  正嘀咕着,却见黄忠于马上搭箭开弓,黄忠使的乃是四石弓,比其他几人使的三石弓却要强劲上许多,随手便能开此弓,却比那几人强上一点,而其于马上,背对那树,而后突然向后一仰,手上箭枝这才猛的『射』出。

  四石弓和三石弓『射』出来的箭,声势上就差了一些,黄忠这箭一『射』出,众人甚至还没瞧得清楚,那箭便已经钉了那根树枝上,而先前赵云『射』出的那枝羽箭,竟被黄忠『射』出的这箭给削成了两段,前半段依旧钉树上,后半段却掉落于地。

  众人瞧清楚后,无不骇然,皆称黄忠当世神箭,无人能敌。黄忠闻赞大乐,策马而回道:“还有何人不服,可出来与老夫比试一二。”

  刘备道:“老将军神『射』之技,天下无双,无人可及,想来已无人可敢与老将军一争锋芒。”

  黄忠忙道:“谢主公称赞。”

  刘备又道:“今日春猎,黄老将军大展神威,他日进兵汉中,当以老将军为前锋。老将军,可愿当此任否?”

  黄忠听了大喜,道:“多谢主公,忠定不负主公所望。”

  众人听闻竟被这老头抢了先锋之位,心下不爽,奈何今日风头皆被这老头占了,只得将不忿之言憋回肚里。

  刘备自然瞧出众人神『色』,遂道:“如今已是春天,我与吴侯约定今夏进兵,是以将众位招来,以议出兵大事,今虽定黄老将军为先锋,然进兵之事,还需仰仗各位,齐心协力,才可取得胜利。”众将忙应道:“定不负主公之期望。”刘备笑道:“好了,今日本是出来游玩,军事便谈到这,还是谈些别的吧!”言罢,瞧见薛冰一旁,遂道:“是才曾言欲为子寒寻一老师,今黄老将军箭术无双,当可为子寒之师,子寒不若和黄老将军学习这『射』箭之术。”

  薛冰还未答话,黄忠先道:“老夫这微末之技,若子寒瞧的上,定倾囊相授。”薛冰听了,笑道:“只恐冰资质卤钝,入不得黄将军之眼。”黄忠道:“薛将军且先『射』一箭,先让老夫心里有个底。”薛冰闻言,遂应了下来,将背上弓箭取下,又从箭壶中取出一枝羽箭。

  正待开弓,却见黄忠一旁惊道:“薛将军所使的,却是五石弓?”

  薛冰听了,瞧了眼手中长弓,问道:“我却也不知这是几石弓,只是使的顺手,便拿了出来。”

  黄忠道:“定是五石弓无疑,老夫整日与长弓打交道,断不会瞧错。薛将军开得此弓?”说完,一脸惊疑的望着薛冰。

  薛冰道:“难道黄老将军开不得?”他只觉得自己这力气一直涨,如今却也不知涨到什么程度了,却不知使五石弓,会不会太过骇人。

  黄忠道:“开是开得,只是若于战场上使五石弓,太过耗费力气,于战不力,是以平时只使四石弓。”

  他这话一说完,薛冰还未觉怎的,其他人却于心中道:“平时可使得四石弓,也非常人了。这黄忠神箭之术,却是真才实学。”

  黄忠瞧了片刻,道:“薛将军且『射』一箭,叫老夫瞧瞧如何?”

  薛冰遂开弓搭箭,目标却还是先前那根树枝。黄忠旁瞧了薛冰这架势,暗道:“姿势不错!”正待说话,却见薛冰一箭『射』出,那箭好似消失了一般,眨眼间便到了百步开外。

  喀嚓!啪嗒!

  一枝大腿粗细般的树枝,竟被硬生生的『射』断,从树上掉了下来,众人见了,无不惊骇,一箭之威,竟至如斯?

  然而待众人从此箭之威力回过神来之后,瞧见『射』断那树枝,无不苦笑摇头。纵使威力再大,『射』不中目标又有何用?

  原来薛冰瞄的乃是先前那棵树上左侧下数第三根树枝。但是被他『射』断的,却是这树向右数第二棵树,右侧上数第四根树枝。

  黄忠旁愣愣的瞧了半晌,后只道:“薛将军神『射』,忠不及。将军还是另请高明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