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弓腰姬


  大军向着巴西的方向前进,每日黄昏时便扎营歇息,日出便起营上路。张飞除了每日带领部队前进外,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要做。

  薛冰就闲了。本来他是副将,一些琐碎的事应该是由他去做的,但是张飞又不能拿他当真正的副将去用,后,这些事情全都落到了张嶷的头上。

  “就当让他熟悉熟悉行军之事,也算做一种锻炼了。”薛冰瞧着张嶷忙来忙去的身影,心里对自己这般说道。

  一转头,又瞧见了自家夫人,薛冰看着孙尚香不停舞着的双枪,心里起了好奇心。“却也不知香儿这双枪究竟威力如何?”

  大步行了过去,于孙尚香不远处站定,道:“香儿,来和为夫切磋几招,叫我也知道你功夫到底如何?”

  孙尚香听了,停下手中双枪,瞧了瞧自己夫君,见其一身甲胄身,但却手无寸铁,便是腰间长剑,也未曾拔出。遂笑道:“夫君欲空手与香比试?便不怕香伤了夫君?”

  薛冰闻言,笑道:“你若伤得了我,我只会高兴。废话少说,来吧!”说完,还做了一个撩下摆的动作。奈何身上甲胄太重,他这一撩,竟什么也未撩起来。

  孙尚香瞧的有趣,笑道:“你这是什么姿势?”

  薛冰扳着脸,做出一脸严肃的样子,对她道:“管他什么姿势,能打人就是好姿势!别废话了,来吧!”

  孙尚香瞧见薛冰虽一脸严肃,但眼神飘忽,很明显未把自己放心上,遂于心中暗道:“让你小看我,非得让你瞧瞧我的厉害不可!”左手长枪率先刺出,但是却只是虚晃一下,随即右手跟上,一枪刺向薛冰面门,左手虚晃一下后并未收回,而是转向薛冰侧腰。

  却说薛冰本来未把孙尚香的功夫放心上,他当初江东的时候和孙尚香好歹也过了几招,两三下便把孙尚香给擒住,而且男『性』的先天优势又让他对自己信心十足,是以此时虽然见孙尚香招数凌厉,却依旧未以全心对战。

  他见孙尚香这两枪刺来,脚下一旋,先使自己躲过孙尚香左手那一枪,但他这一转,却正好撞向上盘那一刺。孙尚香见薛冰撞来,本待收枪,但她还未动,却见薛冰旋身时一低头,竟撞进自己怀里来,而且右手也被薛冰擒住。眼见得薛冰撞了进来,只要再来上一拳,孙尚香铁定就要倒地上,但是孙尚香却未慌『乱』,左手银枪一旋,倒刺而回,直取薛冰后腰。而且这一刺是斜着刺来,就算把薛冰刺个透心凉,也不会伤到自己分毫。

  薛冰余光撇见,心下大惊,暗道:“这也太狠了?置我于死地不成?”身子连忙斜斜窜出,躲过了孙尚香这一枪。薛冰正待说话,孙尚香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得势不绕人,手上两杆银枪挥舞着就冲了上来。

  或左,或右,或左左,或右右。薛冰一时间竟被『逼』的不停的后退,左挡右支的好不狼狈。而且孙尚香这两杆枪舞的甚是迅疾,薛冰竟寻不得机会去抓其兵刃,便是有几个机会,也被孙尚香灵巧的躲了过去。

  打了一阵,薛冰脸上渐渐流下了汗水,他可没想到,孙尚香的枪法比想象中的要好上那么多。他先时没事常与孙尚香嬉笑打闹,倒也经常拳脚相加。不过每次都是自己轻松的就将其给制住,哪想到这女人一拿到长枪,便好似变了个人似的。直到此时,薛冰才猛的想起,以前网上看书的时候,曾见过一段话,具体的记不清了,只是记了个大概,大概就是讲经过一系列的推论,终的结论是,孙尚香的功夫应当比刘备差不了多少。而且,孙尚香因自身容貌甚美,又喜身上佩带兵器,为人十分好武,为此大家都给其起了个爱称,唤做“弓腰姬”。如今,薛冰才对这个爱称有了真正的了解。

  刘备功夫到底如何,薛冰不清楚,不过想想刘备的事迹,他可是真刀真枪的从无数次大战中生存下来的人,自然不可能是个功夫低微之士。那么,别说孙尚香和刘备差不多,就是低上一点,如今有兵器手的情况下,压制住没有兵器的薛冰却也没什么奇怪的了。

  锵!

  薛冰向后连退数步,趁机将腰间长剑抽了出来,架住了孙尚香紧跟上来的一枪,不过孙尚香手上不是只有一杆银枪,薛冰是才与孙尚香对打的时候,因为习惯『性』的思维,总是忽略掉另一杆,连续吃了这么多次苦头之后,终于提起精神,全心应对了起来。

  长剑一架,一滑,将那枪给挡了回去,然后立刻挥剑斩向另一面,那里,正是孙尚香的另一杆银枪。连续两下,将孙尚香的长枪给挡住,薛冰终于得到了还手的机会,手中长剑直直的刺了过去。薛冰没练过剑法,他也很少用剑,他现,只是拿着一柄唤做长剑的兵器,根据自己的经验来与孙尚香对敌,简单的说,就是看到哪有空隙,就是一剑挥过去。如此一来,总算是挽回了劣势,两人倒是斗了个旗鼓相当,一时之间,竟然谁也奈何不得谁。

  这时,张飞从远处行了过来,他本是想寻薛冰聊聊天,解解闷,哪知一过来就瞧见这般火暴的景象,愣愣的道:“这是怎的了?吵架了?夫妻吵架也不至于动刀动枪吧?”而后对左右那些薛冰亲卫道:“你们怎的不上去将二人拉开?把长枪给我,我去分开二人。”说罢,将那亲卫手中长枪夺了过来,便要冲进场中分开二人。

  那亲兵忙道:“三将军,薛将军是和夫人切磋武艺,并非吵架。”张飞听了,停下脚步,直愣愣的望着场中看了半晌,但见场中剑光霍霍,枪影重重,二人你一招我一式打的好不凶险。又瞧上一阵,张飞瞧了出来,原来薛冰留了手,每一剑看似凌厉无匹,不过却招招留有后手,若孙尚香反应不及,薛冰定能后时刻将剑势移开,不过虽然不至于取了自家夫人『性』命,但是划伤却也难免。再瞧那孙尚香,此时香汗淋漓,表情肃穆,显然已使了全力,招招都是杀招,式式都欲取人『性』命。不过,毕竟与薛冰有着差距,所以张飞倒不怕薛冰死自家老婆枪下。

  过了一阵,张飞暗道:“不想薛夫人枪法如此精妙,虽然力气稍逊,但其双枪之精妙之处再于灵巧多变,却也能够掩盖许多不足之处。而且薛夫人枪势多走虚招,倒是很少与人硬碰硬的角力。想来也是知道自身条件所限。却也不知,她为了练好这★★法,用了多少年?”

  正寻思着,场上二人已然分了开来。薛冰左手抚着腰间剑鞘,右手长剑斜斜指着地面,额头上微微见汗,气息亦稍显凌『乱』,看来适才那一战,他也算不上轻松。

  孙尚香就惨了,两杆银枪此时已经成了拐杖,整个人靠着两杆长枪才支撑着不倒下去,额头上满是汗水,气息是粗重无比,不过脸上却一脸兴奋,一双大眼神采飞扬,看来是才那一战,她打的倒是很过瘾。

  二人还未说话,张飞先大喝了一声“好!”。直把场中二人吓了一跳,薛冰一转头,这才瞧见是张飞来了,将长剑收了起来,与张飞道:“翼德怎的来了?来多久了?”

  张飞道:“来了好一会儿了。本欲寻子寒聊聊天,解解闷,却不想看到如此精彩的打斗,倒也不虚此行了。”说罢哈哈大笑。

  薛冰道:“倒叫翼德看了场热闹!”这时,孙尚香已然回过气来,对张飞施了个礼,道:“香先下去歇息了!”言罢,奔自己大帐而去。她虽然是薛冰的夫人,但是军营之中,自然不能和平常一般,是以孙尚香有一顶单独的营帐,就薛冰的大帐边上。除了她自己,或者得到她的允许,是谁也不准进去的。

  二人见孙尚香提着双枪回了帐篷内,这才继续谈笑。张飞道:“本以为尊夫人是个累赘,如今看来,并非我所预想那般!”然后又对薛冰道:“子寒是不是早知尊夫人之武艺,这才这么放心让其随军出征?”

  薛冰暗道:“我哪知道?我原来只道她的功夫稀松平常,却不想拿了两杆枪,便好似变了一个人似的。”只好答道:“我原先也是不知的,今日正是想试试她功夫到底如何。”

  张飞道:“我观尊夫人之武艺,足以对付一般之武将,如此,只要不是陷『乱』军之中,或者是对上一些厉害的人物,倒不必为其安全太过担心了。”

  薛冰道:“正是如此!”

  如此又过了数日,大军离巴西越行越近,而每日扎营之后,薛冰都会将事情抛给张嶷,自己则提着血龙戟与孙尚香好好切磋一番。而孙尚香,薛冰的指导下,那双枪之法,却是使得越来越凌厉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