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对峙(一)


  刘备正待下令,却听到一声懒洋洋的声音,忙回头去望,只见庞统正一脸笑容的望着他,又闻其言道:“主公欲退张合,此事极易,且不忙去助赵将军等人。

  ”刘备忙请教道:“不知庞军师有何妙计?”

  庞统笑道:“主公可使人押运部分粮草,送至赵将军处,请其于定军山下与张合对峙,不求败敌,只要使其脱身不得,便可!”说到此,见刘备凝神倾听,笑道:“而后再使一大将,断其后路,直取阳平关。

  ”

  说到此,诸葛亮道:“夏侯渊大军乃是先取了阳平关,而后入得汉中。粮草辎重,皆由此处运进汉中。

  士元可是欲取阳平关,断其归路,再使赵将军困住张合,使其粮草耗而败?”

  庞统笑道:“我必知瞒不住你!”

  诸葛亮道:“只是那阳平关险峻,夏侯渊如何不着大将守把,若久攻不下,当如何?”

  庞统道:“不试一试,怎知攻不下来?况曹『操』大军屯于东南,此处又有几员大将?”

  刘备道:“如此,便从庞军师之言,使人攻打阳平关。只是子龙那,须多派些兵马粮草。否则如何与张合对峙。”

  言罢,瞧向厅中众将,只见魏延先道:“末将随主公许久,未立寸功,今欲求一支兵马,替主公取下阳平关。”

  诸葛亮欲言,却不想刘备先道:“文长欲去,我便拨精兵五千于你!定要取下此关。”

  魏延大喜,忙道:“定不负主公所托!”忙接了将令,笑着退了出去。他随刘备进汉中数月,直到此时,才有立功之机。心下之喜。非常人所能度之。

  待魏延退了下去,刘备又道:“今我大军屯于此处,且先歇息一阵!只待子龙与文长战报,再做决断。”众人遂先后离去,只余两位军师留厅中。

  只听诸葛亮先道:“主公何以使魏文长引兵进取阳平关?”

  刘备道:“军师认为不妥?”

  诸葛亮道:“我观魏延脑后有一反骨。料其『性』反复,日久必反,是以不曾以重任相托,何以主公以重任使其担之?”

  刘备笑道:“文长不过头生异状。我以仁义待之,其焉能反我,军师多虑矣!”

  诸葛亮见刘备心意已绝,便不再去言魏延之事,转而言道:“主公既然决意去取阳平关,当使人押运大堆粮草去助子龙,不知当使何人而往?”

  刘备闻言,心下思量道:“使三弟去?不行。若三弟去,则大权则由三弟而持,恐其耐不住,欲与张合大战。恩,三弟绝不能去。

  ”然后向下思道:“不若使张嶷去!”遂对诸葛亮道:“我欲使伯岐往定军山一行。军师以为可否?”

  诸葛亮听了,笑道:“张伯岐年纪不大,却颇有大将之风,主公却是又寻得一良将啊!”

  刘备笑道:“却多亏了子寒。不知从哪寻得的此等人才。

  ”说到人才,刘备突然又道:“前些日子,我二弟云长修书一封至我处,曾言陆伯言颇有才气,奈何却是江东人士,孙权帐下。”

  诸葛亮道:“那陆逊却是颇有才华,我曾闻子寒曾为其与关将军之女做媒,不知成是未成?”

  刘备闻此言。笑道:“二弟之信,却也提到了此事。他本瞧陆逊一介书生,不欲以女相嫁,便出难题问他,哪知陆逊始终应对自如,二弟这才对其改观。

  可惜其荆州未待上数日,便回江东去矣。”

  诸葛亮与庞统于旁听了,却也是轻笑不语。诸葛亮暗道:“以云长的『性』格。怕是那陆逊也吃了不少苦头。”思及此。诸葛亮反倒同情起那陆逊来了。

  “看中谁家姑娘不好,偏偏瞧中了关家丫头。”

  几人正谈笑间。突然侍卫来报,言薛冰夫人求见。刘备愕然,不知孙尚香寻他何事。不过他与孙尚香却也见过多次,彼此也算熟悉。

  而且刘备对这样以孙策为志向的奇女子还是很有好感的,便对侍卫道:“快请进来!”

  片刻后,孙尚香来至厅中,与众位施礼毕,对刘备言道:“小女有不情之请,还望皇叔恩准!”

  刘备奇道:“不知薛夫人有何请求?且说来听听,但凡我所能办到,自无不准之理。”

  孙尚香低着头,吭哧了半天,后才鼓足勇气,道:“我闻皇叔欲使人押运粮草,可否叫小女领军而行?”

  “啊?”此话一出,不只刘备愕然,连身旁那两大军师也瞪大双眼,只道自己听错了。后还是刘备先反应过来,笑道:“早闻薛夫人有乃兄之志,今日一闻,果不其然。

  只是,女子上战场……”刘备见孙尚香欲言,忙接着道:“我曾闻薛夫人于南江斩了杨昂,知夫人武艺高强……”说了阵,刘备觉得有些别扭,便道:“子寒随我征战些年,救我妻妾幼子,又替我镇守关隘,以拒敌军,我早将其当作亲弟一般,如此,便称呼你一声弟妹。

  ”见孙尚香点头,刘备便道:“弟妹武艺超群,我亦有所闻,然军中不比他处。军中皆为男人,不说弟妹于军中多有不变,便这些人肯服弟妹否?”

  孙尚香闻言不语,刘备继续道:“是以弟妹虽有乃兄之志,却无乃兄之机缘。这欲引军之事,却是忒过胡闹了。

  虽然子寒曾将你带上过战场,然弟妹可曾想过?若非弟妹执意而行,子寒焉有冒死罪引你上战场之理?且弟妹于旁,非但不能为子寒分忧,反使其分神,常为弟妹担心,如何与敌军大将对阵?”刘备说到后,语气渐渐重了,那孙尚香受之不住。

  眼里竟挂满了眼泪。

  刘备见说的重了,遂轻道:“是以弟妹日后且莫再言上阵杀敌,须知宁儿与晴儿还要你这个当娘的照顾。

  他们地爹爹常年领军外,不得相见,莫非弟妹还欲使二子失其母?”

  孙尚香听完,拜地拜伏道:“今闻皇叔之言,小女才知错有多重。日后定紧记皇叔教诲,不再轻言上阵杀敌之事。”

  刘备遂点头道:“弟妹即知是非。乃子寒家门之幸!”

  孙尚香脸上挂着泪,拜道:“今聆听教诲,欲回成都教子,现特与皇叔辞行!”

  刘备道:“我使人一路护送,弟妹且安心于家中等候,只待子寒立功而还。”

  孙尚香再三拜伏,这才含泪告辞而去。却说这孙尚香一直道自己心中所念没错,兼之薛冰一味放纵。身边又没个长辈约束,是以只道自己所作所为,皆合理非常。

  直到今日被刘备教训一通,这才知自己给自己夫君添了多大麻烦。此时,偏又想起去年回江东之时。与其母共卧一榻时,母亲的一次次规劝。

  那时孙尚香虽皆听了,却未往心里去,如今想来。才知母亲所言皆为良言。

  刘备见孙尚香下去,谓诸葛亮道:“今日此言,若能使其安心持家,专心教子,当使子寒放下心来!”

  诸葛亮笑道:“主公虽劝其安心持家,且不闻此女所言,乃是不再轻言,而非再亦不言?亮瞧此女心『性』强硬。绝非一般女子可比!”

  刘备道:“我料其日后必不会言上阵之事!除非……”

  诸葛亮接道:“除非子寒于战阵之上有甚不测。”

  二人相视长叹,却也不知薛冰寻了这么一个妻子,是幸还是不幸。

  此时,薛冰还不知刘备后方帮其解决了一件家事,正与赵云大帐中商量着当以何策对付张合。只听赵云道:“张合监守不出,我等当以何法应之?”

  马岱道:“不若我等再以火计攻之?”上次一通大火下来,倒叫马岱烧上了瘾,直想再来上一次。

  薛冰却道:“上次以火计烧了对山。斩了夏侯渊。『逼』退张合,如今敌军必定严加防范。只怕这火还未烧起来。便被扑灭,白白浪费我方油弹火箭而已。

  ”言罢,心中也寻思:“那张合本非好脾气之人,本欲将其激下山来,再以伏兵杀之。

  奈何其身旁有郭淮与郝昭二人,恐诱敌之计不能成矣!”他于此屯扎日久,已然探明了山上曹将都有何人。也知道先时伏兵败马黄的乃是郭淮,而非郝昭。

  而于定军山后暗下一寨,截住马超退路的亦是此人。

  众将正议间,左右报刘备派裨将军张嶷押粮草至,另有三千精兵以为援军。赵云大喜,谓众人道:“今伯岐至,必有主公明令!我等当遵令行事!”遂请张嶷进帐。

  张嶷一至,取出怀中书信交于赵云,赵云拆信视之,谓众将道:“主公于信中言,军师已有计策,只需我等于此屯住,将张合困此处便可。”

  薛冰闻言一愣,言道:“困住张合?”思量片刻,取汉中地图视之,于上寻了一阵,笑道:“想来主公欲取阳平矣!而且此非诸葛军师之计,乃庞军师所定之策。”

  众将闻言不信,皆视张嶷,张嶷笑道:“薛将军所言是极。庞军师向主公提议缠住张合,使大将夺取阳平关,断曹军归路,使其粮草不达,将其困死于此。”

  众将惊疑,薛冰又道:“主公使何人攻打阳平关?”

  张嶷道:“使魏延将军统兵!”

  薛冰闻言,笑谓赵云道:“阳平关将复,子龙与我,只需此与张合对峙便可!”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