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对峙(二)


  薛冰与赵云一同立对山之上,向定军山曹军大寨望去。此时定军山下,马超正领着一队人马叫骂,不过薛冰与赵云瞧了这么一阵,却未见到曹兵大寨中有调动人马的迹象。

  赵云目视定军山,口上却道:“子寒,那日你是如何猜到偷取阳平关之策乃是庞军师所献?”

  薛冰没有转头,笑答道:“诸葛军师为人谨慎,现今连阳平关守将何人都没弄清楚之前,是不会出这等计策的。

  而庞军师喜好奇谋,一个计策,如果有一半的可能『性』成功,他就会提出来的。”

  赵云笑道:“子寒倒是将两位军师瞧的很透彻。”正笑言间,突然曹军大寨当中旗帜招展,似是调动兵马:“想来张合是忍不住了!我等是否要出去助马将军一阵?”

  薛冰笑道:“不必,张合虽然忍不住,但郝昭和郭淮定死劝张合。而且夏侯渊刚死不久,其士气尚未恢复,张合是不会下山与马将军拼杀的。”

  却说那日张嶷押运粮草至,薛冰提议于对山上立一寨,以便居高探视曹军大寨,而山下之寨不毁,大军依旧屯于山下,以图困住张合大军。

  此时已是深秋,天气渐渐冷了。山峰之上,有强风,薛冰与赵云只不过立了这一阵,只觉得那强风吹的自己遍体生寒。

  赵云又瞧了一阵,见曹军寨中又平复了下来,对薛冰道:“子寒所料不差,张合果然未出。想来其今日亦是不会出战,我二人且回寨中吧!”

  薛冰亦瞧了瞧,回道:“张合不出,正和我等之意。现只盼其一直待定军山下,不要下来。

  待得入冬,其粮草告,加上无厚衣过冬,怕是不用我们打,其兵自溃矣!”言罢,与赵云相携望大寨而回。

  正行间,只听赵云道:“我闻尊夫人已然回成都去矣。子寒倒少了一状心事。”

  薛冰笑道:“倒是麻烦主公了,不知主公这通训斥,会否让尚香转了『性』。

  ”孙尚香之事,张嶷早早就告诉了他,当时他听了,也只是笑了笑,言道:“我夫人其『性』刚烈,非寻常女子可比。今主公以良言训之。只盼其能就此转了『性』,安心持家。

  ”遂不再言,只与张嶷谈粮草之事。

  那张嶷此次所运粮草甚众,足以使得赵云大军用上许久,而且张嶷还言。过上一阵,还会运粮草至,因此赵云等人并不需要担心自家粮草。

  唯一要小心的,就是莫要山上张合将粮草抢了去。

  而后薛冰提议。赵云、马超、庞德、马岱加上他自己,一日一轮,于定军山下叫阵,不求能与张合交战,只为搅『乱』张合心神,令其心神不宁,无法听进良言便可。

  到得今日,又是马超于山下叫骂。那张合始终未出来一次。薛冰与赵云山上窥视许久,也未见得张合兵出,是以退回大寨当中。商议日后再以何法将张合困此处。

  哪知正商议间,突有左右来报:“曹将郝昭引部分兵马突然杀下山去,与马超将军大战了一阵,马将军初时未有防备,被郝昭将军偷袭了一阵,现已败退了下来。

  赵云与薛冰闻言。互相望了一眼。似乎都未想到张合会使郝昭突然杀下山来。薛冰忙对探子问道:“马将军情况如何,郝昭部队现又何处?”

  探子道:“马将军引军退回寨前。马岱将军和庞德将军齐引兵出,将那郝昭吓退了回去。现郝昭已经收兵退回定军山上去矣。”

  薛冰闻言,转头对赵云道:“不想你我便这说话的功夫,山下却已经打了一场大仗。”

  赵云道:“却是我等安排不周了,若早做安排,那郝昭定被我等留山下,归去不得。”

  薛冰道:“却是未想到张合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做出准确的判断。我只道他还需要过上数日,才敢下山迎敌。”

  赵云道:“如今张合心境平复,曹军又因此战恢复了些许士气,我军当以何法应之?”

  薛冰道:“如今这般情况,我军只须于山下严阵以待,莫叫张合轻易引军冲了出去便可。时间拖的越久,对我军就越有利。

  ”然后暗思了下,对赵云道:“可叫马超将军今夜好生准备一下,小心敌军趁势劫寨。”

  赵云道:“子寒所言甚是。”遂传令于左右,叫其将令传至马超处,命其今夜小心戒备,提防张合截寨。左右兵士闻令退了出去,急奔山下马超大寨处。

  薛冰见那兵士出去,谓赵云道:“不若趁此机会,反攻张合大寨?”

  赵云道:“当如何做?”

  薛冰道:“我引一支兵马于定军山下埋伏定,只待山上兵出,便杀上山去。”

  赵云想了想,道:“子寒须小心行事,我自引部分兵马于后接应,只待山上喊杀声起,便引军来助。”

  薛冰道:“好!”遂与赵云商议出兵时间,又以何法暗袭张合大寨。

  当夜,薛冰引兵马至定军山下,埋伏妥当,直至后半夜二时分,见一支兵马从山上悄悄行了下来,薛冰暗令所有兵士不得出声,否则立刻斩首。

  这数千兵马埋伏暗处,只盯着那支兵马渐渐行的远了,这才长出一口气。

  “将军,动手吗?”左右亲卫见曹兵走的远了,忙问道。

  薛冰笑了笑,答道:“不忙,待其走地远一些再上山。

  ”这一待,便直待了两刻多钟,薛冰寻思时间差不多了,遂对左右吩咐道:“不许声张,悄悄的上山!”他这话说的甚是顺嘴,差点将后半句“打枪的不要”说了出来。

  心里头自娱自乐了一下,带着兵马悄悄的奔山上而去。

  定军山上虽然被马岱放了一把火。

  但是毕竟未曾烧起来,所以山上树木依旧茂盛,枯叶断枝到处可见,这种情况,薛冰只能让兵士们量小心注意,想一点声音都不出,那是不可能的。

  正此时,山上大寨突然鸣起战鼓之声。寨中火光渐盛,显然是察觉到了他这支人马的靠近。薛冰见了,暗道:“定是有暗桩探到我军行踪。

  ”不过既然已经来到此处,如何也不能就这般退去,遂大喝道:“敌军大寨就眼前,众将士与我冲啊!”言罢,忙令左右弓弩手点起火箭,先望敌寨中『射』上一轮再说。

  不过他这边还未发得一箭。曹军大寨中却先飞出一蓬箭雨,密密麻麻地飞箭有如雨点般地落下,只不过雨点砸到人声上多就是一凉,这东西砸到,那可是要命。

  幸好薛冰所带兵士具配有盾牌。虽然不是很厚重,不过遮挡箭雨却是足够了。

  薛冰手上血龙戟拨打了一阵,便觉得箭雨密集,抵挡不及。亏得左右亲卫忙举盾牌来救。

  薛冰见了自己无恙,喝道:“敌军箭雨奈何不得我等,我等不趁此向前,还待何时?”遂一马当先,奔张合大寨冲去。

  其时寨中只有郭淮引数千兵马驻守,郝昭却随着张合一道去截马超大寨去了。自张合走后,郭淮便着兵士多布暗桩,仔细打探。以免叫敌军趁机攻上山来。

  过不多时,果有探子来报,言山下上来一支兵马,鬼鬼祟祟,定是敌军无疑。郭淮闻言忙道:“敌军至此,定是料定张将军外出劫寨。恐张将军情况不妙矣。

  ”心下担忧张合,口上却忙吩咐道:“且令众军事燃起火把,惊吓敌军一阵。而后再以弓箭『射』之。

  郭淮本欲燃起火把。好给对方一种早料到你的行动的错觉,奈何薛冰根本不管那个。反暗道:“我领着这么多兄弟来砸场子,你要不发现才奇怪。

  ”是以见曹寨中火把燃起,立刻撕掉了伪装的面具,大声呼喝兵士向前进攻。

  这一下出了郭淮的意料,他只道突然亮起的火把能使敌军混『乱』上一阵,不想却使对方快的冲了上来,忙使手中兵士迎了上去,同时着人吩咐道:“你快冲下山去,请张合将军速速回军。

  ”

  那兵士应了一声,从旁侧出了大寨,于山中绕了一圈,而后绕到薛冰大军之后,这才转到下山地大路上。

  不过郭淮没料到,这攻山地部队不只一支,那兵士刚绕到大路上,但见又是一支兵马杀了上来,他初时还道张合见山上火光冲天,又引兵杀了回来。

  但待得那支兵马近了,瞧清楚当前那将时,立刻便变了脸『色』。

  “赵……赵云!”这兵士乃是郭淮身边亲卫,对敌方大将亦有了解,如今看清面前那人乃是赵云,心下慌张,不知当如何是好。

  转身欲逃,却见一枝利箭正中自己脚前,身后一声大喝传来:“哪里逃?快快束手就擒,我可饶你不死!”

  这兵士瞧了眼面前兀自抖动着的箭羽,慌忙弃了兵器,口上直道:“愿降!”

  便着两句话的空当,赵云已经冲上山来,使人将那兵士绑了,大声问道:“山上情况如何?你又此处做甚?”

  那曹兵忙答道:“山上郭司马正指挥兵马与敌撕杀,特着属下下山唤回张合将军。”

  赵云又道:“山上兵马几何?除郭淮外还有何人?”

  那曹兵道:“仅郭司马引兵马五千,其余被张合将军带下山去。”赵云听了点了点头,着人将其看好,忙引着兵马向山上杀去。

  此时却也再顾不得什么隐藏行踪了,山上已经杀的热闹,谁还会来管他们?

  却说薛冰率先冲进曹军大寨当中,手中长戟来回翻飞,而且下了马,他这腿脚空了出来,不时还使两招腿功。

  手上一戟斩翻一名兵士,也不回头,抬起脚来一脚向后踹去,恰好将一欲从后偷袭的曹兵踹地飞了出去,而后再一旋身,手上血龙戟就势一扫。一下扫倒一片曹兵。

  便这三两下,薛冰身边那一圈曹兵皆倒下。

  薛冰提着血龙戟,一脸傲气的望着那些围四周,想上右不敢上地曹兵,冷冷的笑了一下,说道:“无胆鼠辈,莫阻我去路!”当下,也不抬戟。只是缓缓向前迈出一步。

  那些曹兵见了,心下一抖,不自觉地便向后退了一步。薛冰瞧见,脸上笑容甚,便这样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了过去。

  那些曹兵一步一步的退着,终承受不住这股压力,齐齐地大喊了一嗓子,举起手中兵器便冲了上来。薛冰看着这些口中胡『乱』嚎叫着的曹兵。

  心里却不意,他看来,完全失去了冷静的士兵,和一条会咬人的狗没什么区别。手中血龙戟仅仅是一挥,前面那几个齐齐冲上来地曹兵便没了脑袋。

  而后顺势望前一冲,再回手一戟,从后方刺来地数杆长枪齐齐被削断了枪头,那些曹兵正愣神间。薛冰手上长戟刺出,收出,刺出,再收回,再刺出。

  唰唰唰三下,三个曹兵只觉得喉咙一凉,而后就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薛冰瞬间出了三刺。

  刺死三名曹兵,耳中却听到身后传来重重地脚步声,立刻拧动腰身,手上长戟直抡圆了挥出,恰好一名冲上来的曹兵被扫中腰部,直飞出老远才落到地上,而后又滚了数圈,撞倒无数同僚。

  这才停了下来。

  可怜那些被他撞倒的曹兵。本与薛冰所带兵士斗着,突然被带倒地。然后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家兵士狞笑着冲了上来,给欲自己致命的一击……

  郭淮远处瞧的清楚,他身边有重重曹兵护着,是以刘军一时杀不到其身边。

  他见薛冰之勇,竟无人能挡,于『乱』军当中左冲右突,杀人好似斩瓜切菜一般轻松,只能于心中长叹:“若张将军不还,我等覆矣!”而后又瞧了瞧左右亲兵,见其眼中皆『露』出畏惧之『色』,暗道:“若再叫其这般杀将下去,恐士气无!”忙抽出腰间长剑,喝道:“张将军已望回赶来,我等须死战,以待张将军至!众将士,与我拼了!”喝完,提着长剑向薛冰冲了过去。

  他知若再不阻上薛冰一阵,恐兵士们会因畏惧而四散奔逃,若如此,则大势去。

  思及此,郭淮放下心中恐惧,明知自己非薛冰之敌,依旧硬着头皮冲了上去,而薛冰,此时正杀地起劲,却将郭淮当做了一普通兵士一般,一戟砸了过去……

  却说那张合,引着大军自定军山上而去,与郝昭直取马超大寨。行至半路,郝昭谓张合道:“如今大军被将军引下山来,若敌军趁势攻取大寨,当如何是好?”

  张合闻言,答道:“我于今夜劫寨,乃是临时起意,敌将如何得知?而且我今欲劫寨,乃是欲一战而定矣。今我大军困于此处,欲退而不得。

  山上粮草将,若再不退敌,全军饿死于此。”

  郝昭知张合所言不差,只好道:“一会便叫末将引部分兵马先行试探一番,若敌军却无准备,张将军再引大军杀来。”

  张合知郝昭亦是为自己着想,遂从其言,拨五千兵马于郝昭,令其先行。自己则引大部兵马随其后。

  此时夏侯渊原本所带地三万兵马已剩下不足两万,于山上大寨处留下五千,郝昭带去五千,张合身边就只剩下不足八千。

  那郝昭引着五千兵马,直扑马超大寨,冲进寨中,却见左右无人,忙道:“中计矣,速退!”奈何他这话还没落地,便听闻侧方传来利箭破空之声,郝昭慌忙向马背上一伏,只觉得后背处一道劲风划过,想是那箭擦着他地身子飞了过去。

  不过这一下却叫郝昭后背处的伤口隐隐作疼,他见此箭甚猛,只道乃是先前伤他那黄忠所放,心底上却已经先弱了几分,暗道:“莫非那老匹夫吃了我一枪,却无甚事情?”

  这时,只听得左右齐响起喊杀之声,先前利箭『射』来之处冲出一狮盔银铠地将军,于马上大喝道:“今我正好替黄老将军报那一枪之仇!”言罢,拍马挺枪冲了上来。

  郝昭见是马超,心下虽然没了那份恐惧,却也不敢放松。毕竟马超的武艺比黄忠只高不低,如今与其对敌,只能打起十二分小心来。

  他这与马超相争,手下兵士却没了人指挥,被庞德和马岱引着伏兵一阵冲杀,这五千曹兵完全陷入了混『乱』当中,溃败之势,已然呈现。

  便此时。

  张合引着大部人马杀来,却是后面瞧见郝昭陷马超寨中,忙引军来救,不过他这一加入,寨中形势加混『乱』,数支兵马混杀一起,却也分不清谁是谁的兵,只能一通混杀。

  但凡不是自家兄弟。立刻就是一刀招呼上去。

  便如此这般,直混杀了好一阵,张合才引着兵马杀到郝昭身边。此时那郝昭与马超早已被『乱』军冲开,拼杀不得。郝昭马上见周围是士兵,有自家地。

  也有敌军地,一时间也无法收拢手下兵士,只得『乱』军之中冲杀。

  张合道:“伯道,如今敌军已有准备。我军当迅速退去!”

  郝昭亦道:“马超,马岱,庞德皆此处,却不见赵云,薛冰,恐定军大寨情况不妙,当速速回军救之。”

  张合闻言,忙回头向定军山方向望去。只见山头之上,隐约见得火光,惊道:“伯道所言甚是!我等须速退!”遂与郝昭齐力收拢兵马,望寨外冲杀。

  幸好张合兵多,兼之大半兵马堵寨门口,使得其能顺利杀出来,而后于寨门处再收拢一下兵马,望远处而逃。不过毕竟不是全部兵马皆逃得出来。

  马超等将于寨中继续围杀那些无法逃出去地曹兵。一时也腾不出手去追击张合,只能望着张合渐渐跑地远了。

  只有庞德离营门较近。身边曹兵较少,慌忙杀出一条血路,引着手下兵马追了上去。

  马超见庞德追杀了出去,这才放下心来,对马岱道:“我等且速速将曹兵杀光,好去助令明一臂之力。”

  马岱于不远处,力贯双臂,吐气开声,一刀斩杀两名曹兵,闻马超言,回道:“兄长且去助庞将军,此处交给我就好。”

  马超见马岱杀地兴起,而且此处又无曹军大将压阵,料以其之武力,定当无事,遂答道:“如此好,我去助令明,此处就交给你了!”言罢,引着数百精兵杀出大寨,直追庞德而去。

  马岱见马超去了,急挥起手上大刀,边杀还边大声呼喝:“弃兵愿降者不杀!”话未落地,大刀落下,几名欲反抗的曹兵血洒刀下……

  却说张合引兵退却,手边兵士不足万人,郝昭见张合一脸急『色』,知其担心大寨得失,遂道:“张将军,我军出来时久,大寨恐不复还。不若引兵直取对山,偷袭刘军大寨?”

  张合望了眼定军山上的火光,遂道:“现大寨中火光正旺,定是战事未息,我如何舍得自家人不救?”遂不从郝昭言,引兵马直取定军山。

  正至山下,突然听得一声炮响,但见漫天飞箭,『射』将下来,而后一支兵马杀出,当先一员大将,银袍银甲亮银枪,却不是赵云是谁?只听赵云喝道:“定军山早已叫子寒取了,我亦于此等候将军多时,还不快下马受降?”

  曹兵闻声大『乱』,张合于马上怒喝:“休要胡言,山上尚有喊杀之声,大寨尚未失守!众将士们,为了解救被困的同僚,于我杀上山去!”言罢,一摆手上长枪,当先奔赵云杀来。

  身后将士抬眼皆望了下山顶,但见山上火光未熄,隐隐有喊杀之声,知张合所言不差,齐齐发一声喊,随着张合向前冲杀。

  山脚下,转眼间便是一片混战,此时正是黎明前黑暗的时候,大多人只能看清身边的人是否是自家兄弟,经常是冲杀一阵,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冲进了敌阵之中,然后惨遭众人围攻致死。

  这一通杀,直从黑夜杀至平明,天边渐渐『露』出亮光,众军士也不再似刚才那般于黑暗中『乱』冲『乱』撞,已然能看清周围情况。

  张合提着枪,正『乱』军之中冲杀,不时的还偷眼向山上打望,只见山上火光已灭,喊杀声亦不可闻,心知大寨已失,不若早退。

  正寻思间,只听得山上复是喊杀声,当下一员大将引着兵马杀下山来,张合瞧地清楚,正是薛冰无疑。

  只见薛冰提着长戟,于上道上大喝:“大寨已被我取下,张合还不快快受降?”落未落,张合又听得远处又来喊杀之声,转头去望,却是庞德、马超齐引兵至,张合大惊,心道:“莫不是我命绝于此?”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