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俘虏


  刘备与诸葛亮还有庞统正于后院当中谈笑,突然有兵士报曰:“定军山与阳平关皆有军情呈报!”刘备闻言,笑对两大军师道:“竟然同时有军情送到,却不知这二处如今情况如何!”边说着,边从那兵士手中接过军报,而后令其退了下去。

  拿着军报,于亭中坐定,刘备随手取出一份看了起来。

  刘备只瞧了几眼,便一脸笑意,对诸葛亮道:“文长果不负我望,阳平关守将曹洪被文长使计大败,失了关隘,此时引着败军逃出汉中了。”

  诸葛亮笑道:“文长颇有胆略,主公若能善用,此亦为一大将。”

  刘备点了点头,知其所言乃魏延脑后反骨之事。不过他不欲于此话题上纠缠,遂道:“且看看子龙所报何事。”取出另一份军报,专心看了起来。

  看了一阵,刘备心上喜,抚掌大笑,谓左右道:“我得汉中,全仗诸将!”

  诸葛亮闻言,笑道:“定是子龙大破了张合,是以主公才如此欣喜!”

  刘备笑道:“正是!子龙与子寒趁张合引兵夜袭马超大寨时夺了定军山大寨,而后马超又设伏破了张合大军,如今张合兵马不足一万,被困于定军山与阳平关之间,进退不得!”说完,复又大笑,谓诸葛亮道:“张合一破,汉中将定矣!”

  诸葛亮笑道:“张合虽大败,然其手下尚有兵马近万,终是隐患。兼之曹洪虽逃,但其知张合大军依旧困于汉中,必招救兵至。主公还需早做提防。”

  刘备笑道:“军师所言甚是。”

  诸葛亮道:“今张合势孤,主公可使子龙等将继续围困于他,待入了冬。其不战自溃也!所需提防者,只曹『操』援军。”

  刘备道:“不知军师有何策应对?”

  诸葛亮笑道:“曹『操』困于东南,想其不会亲自至此,必派一大将引兵而至。曹兵至,定不会走阳平关。

  当会使一将引兵佯攻阳平,而大军出箕谷,主公可使大将于箕谷埋伏,则其军必败。”

  刘备道:“当使何人前往?”

  诸葛亮道:“不若叫三将军一行。”

  刘备闻言皱眉道:“三弟好酒。『性』子急噪,如何做的了这埋伏之事?”

  诸葛亮道:“主公与令弟相处多年,还不知三将军『性』格?三将军虽然小事莽撞,但每遇大事,定竭力以对,前有当阳长坂疑兵『惑』曹『操』,后有巴郡意释严颜。

  这二事,哪件是莽汉所能为之?”

  刘备闻言点了点头。答道:“军师所言甚是!且将众将招集,再着翼德引兵前去。”当下,着人去招众将,自己引着诸葛亮与庞统奔公厅而去。

  不多时,众将皆至。刘备一言欲使人引兵于箕谷设伏,那张飞立刻就跳了起来,大声道:“哥哥莫叫别人去,此功俺要了!”

  众将一见张飞说话。座这几人论资历论关系,都比不得张飞,心知必抢不过他,一个个都放弃了这个机会。

  刘备笑道:“就知翼德会争此功!”顿了下,继续道:“既然翼德要去,便着精兵于你,于箕谷埋伏。我再令子均随你同行,有子均于旁。你也可有个商议之人。”

  张飞闻言笑道:“有子均同行,我定可叫曹兵有来无回!”

  王平于旁,听闻自己也能同去,喜道:“末将定助张将军退曹兵!”

  刘备于上首点了点头,将兵符交于二人,待张飞至身前时,又叮嘱道:“翼德此去,当以大事为重。此战关系到汉中能否平定。须小心谨慎。遇事多与子均商议。

  切不可因饮酒误我大事。”

  张飞听了,恭敬道:“哥哥放心。俺定将此事办的妥当。哥哥只需多备好酒,待俺回来让俺解馋便可。”

  刘备笑了笑,这才将兵符交于张飞。然后又紧紧握了握张飞的手,眼睛直视了半晌,直到张飞也以手回握了一下,给了刘备一个放心的眼神,这才撒手离去。

  王平则与刘备施了个礼,紧随张飞身后出了公厅。

  待得张飞离去,刘备又与众将商议了一番其他的事情,便叫众人散去,而后与诸葛亮、庞统继续谈论日后当如何发展。

  只听诸葛亮先道:“主公当稳定汉中,而后兵出祁山,图陇右之地,再徐图关中。”

  刘备闻言,暗自点头,正欲请教诸葛亮当如何做时,只听庞统又道:“不然,我以为主公当分兵,主力出斜谷,取陈仓,而后直『逼』长安,另一路则出子午谷。”

  诸葛亮听了,皱起眉头,问道:“士元可是要奇袭长安?”

  庞统笑道:“长安乃多代都城,单凭奇袭,如何取的下?我欲兵出子午谷,而后再分兵。一路拒住关中兵马,另一路将长安以西大小郡县皆取下,而后直取陈仓之后。

  如此,长安以西之地,入主公之手,而陇右之地,亦可徐徐图之。”

  刘备听闻庞统之策,问道:“先生所出之策,实太过大胆,若那路奇兵没于关中,岂非白白耗损兵马?”

  诸葛亮亦道:“子午谷地形险峻,非短时间可过。士元此计未免太险?”

  庞统笑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兵出子午谷,就因为此谷地形险峻,不利行军。曹魏必不做提防,如此,才可收到奇兵之效。”

  诸葛亮听了,依旧摇头,说道:“士元此计太险!稍微一点意外,便叫一路兵马白白损失于此。”

  庞统却道:“不险不足以获大胜,但凡用计,焉有不出意外之理?俗话说,谋事人。成是天,若天欲败我,当以何计抗天耶?”

  诸葛亮不答,他为人信天命,庞统以天命相辩,诸葛亮遂收口不语。

  刘备见手下两大军师居然争了起来,忙道:“两位军师且莫着急,如今我等还未平定汉中。

  关中之事,日后再议!”遂唤左右,取来酒食,这三人便于后院之中吃些饭食,谈些其他地话题。

  过不数日,刘备又与二位军师议事,突有左右报曰:“薛冰薛将军遣人押解曹将郭淮至,并附上书信一封。请主公过目。”

  刘备闻言一愣,与诸葛亮对视一眼,疑道:“子寒使人将俘虏押来,这是为何?”

  诸葛亮却笑道:“子寒随主公这些年,主公还不了解子寒为人?子寒看人之准。亮亦自愧不如,今特遣人将此人押来,定是认为此人有才,不忍于阵前斩杀。

  特送来交于主公处置。主公若不信,可取子寒书信视之。”

  刘备一听,心下一思,暗道:“子寒瞧人,却是神准。”遂对那兵士道:“书信何?且拿来我看。

  ”那兵士连忙取出薛冰书信呈献于刘备手上,刘备忙取出书信细细读之,待看罢,笑谓诸葛亮道:“子寒于信中言此人极懂韬略。善谋划,乃一智将。

  黄忠、马超二将亦曾于此人手上吃过败仗……”说完,一脸喜『色』。

  诸葛亮瞧了,知刘备老『毛』病又犯,见到人才便双眼放光,遂笑道:“然此人乃魏将,主公欲收为己用,还须好好安排一番。”

  刘备一听。答道:“军师所言甚是。还请教我。”

  诸葛亮奇道:“子寒未信中言以何法收其?”心道:“以子寒的『性』格,若抓到这般人才。定会为主公思虑收伏之策,怎的今次却未提?”

  刘备笑道:“子寒于信中道,我若想收其为己用,只须请教先生便可。”

  诸葛亮闻言愕然,刘备见了暗笑,还取出书信将上面所书内容叫诸葛亮看。但见上面书着“主公若欲收郭淮为己用,可请教于诸葛军师。军师之大智慧,定不负主公所望。

  ”诸葛亮瞧罢,暗道:“好你个薛子寒,弄个俘虏还把我算计进去了!”不过刘备求教,不能不教,遂于刘备耳边轻道:“主公欲收此人,却也不难,可……”

  却说那日定军山上一场大战,薛冰『乱』军中往来冲杀,无人可挡,郭淮见其勇猛,欲上前阻其一阵,不想却被薛冰当做小杂兵,一并撩倒了。

  其实以郭淮的武力,虽敌不过薛冰,却也不应这般轻易就倒下,奈何他身边都是曹兵,这时这些兵士反而使其施展不开拳脚,薛冰一戟扫来时,郭淮被挡住了视线,竟未瞧得清楚,被这一戟扫了个正着,而后飞落于一旁,昏倒地。

  事后,曹兵寻不到主将,只道主将已经逃跑或者是战死,纷纷没了再战下去的勇气,请降者渐渐的多了起来,薛冰见曹兵皆降,遂留部分兵马管束降兵,自引大部兵马下山去助赵云去了。

  而待得其回到山上,手下兵士正清理战场,突然有人报:“于尸体中发现一活口,似是曹军司马郭淮。”

  薛冰闻言一愣,忙使人将其带上来,使曹兵认之,这才确定这个眼神还有点『迷』茫,似是脑袋还未清醒过来地家伙正是郭淮无疑。

  “郭淮啊!郭淮!你既落到我的手里,还想跑?”思到此,吩咐道:“来人,将其带下去,好生招呼,过几日使人将其送到主公面前!”心里却道:“我懒得费那口舌,让孔明去费脑筋去吧!”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