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粮草


  过不数日,薛冰使人将郭淮押送至褒城,另外还附上书信一封。这信却是叫赵云带的笔,他那手字,实不好意思拿到刘备面前去现眼。

  此时薛冰立于一座先山之上,以手搭篷,眺望着远处的张合大寨。

  马超立于一旁,言道:“今张合败,退于此处立寨,我欲引兵击之,子寒为何阻拦?”薛冰未转头,只是继续望着张合那寨,笑对马超道:“张合此寨立于两座小山之间,微微凸出,恰好守住那处山路,然其寨虽大,内里却无甚人声,加之炊烟不起,恐其是立一假寨,诱使我军深入。

  ”而后以手指其寨旁两山言道:“此二处小山,山坡甚缓,而对外两侧却是陡峭如壁,恰好成了张合的天然屏障,其若将军马埋伏于二山之后,我军于此瞧不真切,贸然引军直追,必叫其以伏兵击破。

  ”

  马超闻言,亦仔细打量对面地势,果如薛冰所言,于此瞧不真切山后情势如何,遂道:“那当以何法对付张合?”

  薛冰道:“遵照军师之言!拖!”

  马超愕然,问道:“拖?”

  薛冰道:“今张合退路被堵,困守于此。我等若强攻,使其拼死反抗,纵使得胜,也是惨胜。曹『操』兵多将广,不乎这几万兵马,但是主公不行。

  主公全部兵马都带到了汉中,若损失惨重,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日后如何图谋关中?是以我等当以拖字诀,将张合拖到兵疲将乏,粮箭绝之境,那时要打要杀,全凭我等决断。”

  说到此,又抬头看了看天。望了眼左右皆枯萎的树枝,又道:“而且张合乃是夏日来攻,军中所备衣物不多。

  今已深秋,过上一阵便要入冻,那时天气寒,曹军无厚实衣物御寒,又无足够粮草食用,军心必散。”

  说完。又加了一句:“我前次叫伯岐多取些厚实衣物来,不知何时能到?”马超闻言一愣,暗道:“军中早已备好了许多厚重衣物,为何子寒还要人多运一些。

  ”想到这,他还道薛冰是自己怕冷,所以才这般行事。暗道:“这帮南方人就是耐不住寒!”马超是西凉人,那片冬天却也是很冷的,是以马超自身抗寒能力较强。

  此时许多兵士都衣服里多加了一件,而马超却还是那套装备,未曾多穿一件。他却未注意到,薛冰亦是那套装束,亦未曾多穿一件衣物。

  二将又打望了一阵。见张合寨后隐隐升起炊烟,笑道:“那张合果然将兵马屯山后,这山前之寨,不过是诱饵罢了。”

  马超笑道:“不若将此寨夺了。将其困山中不是好?”

  薛冰道:“张合既然于山后造饭,定然是知道我等未曾中计。

  想必其大军吃完了饭食,就将回寨中屯扎矣!”心中却还有一点未说,因为他『摸』不准张合是否已经将部队引于寨中,而故意于山后造饭。

  他自打中了一次计之后,再遇到这般情况,总是思考许久,非思到自己寻不出破绽。不会轻易断言。不过,既然打定注意不去进攻,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去费那心神。

  过了数日,张嶷又将粮草辎重运到,此时张嶷也是一脸疑『惑』,见了薛冰,问道:“将军何以使末将取了这许多粮草辎重来?这些粮草,怕是吃到明年春天都足矣!”

  薛冰笑道:“此却非我一军之食!”

  张嶷闻言不解。暗道:“难不成薛将军瞧张合可怜。还要送些粮食过去不成?”想不通透,遂道:“将军所要之衣物。也早就准备好了。

  诸葛军师曾言,将军计策若成,多余兵士,可交由末将安排。”说完,又问道:“军师此言是何意思?”

  薛冰闻言,暗道:“这个诸葛亮实厉害,我不过多要了些粮食衣物,立刻就猜到我要干嘛!思虑之周,实当世第一人矣!”遂对张嶷道:“伯岐莫急,待到入冬,便可知悉!对了,我叫你准备的劣粮,可曾准备了?”

  张嶷听了,虽然不解,但是薛冰不说,他也就不再去问,听到薛冰问他,忙指旁边那许多粮食道:“这些皆是将军所吩咐准备之劣质粮食,内搀许多沙石,却不知将军要这些何用?”

  薛冰瞧了,嘿嘿一笑,答道:“送礼!”

  张嶷闻言,却是不解。暗道:“送礼?给谁送?送这些搀着沙子和石头的粮食?谁要啊?”

  却说薛冰与赵云早已经商议过,若就这般与张合对峙下去,待得张合粮,必定死命突围,那时仍旧免不了一场恶战,已经没了后路的曹兵定会爆发出恐怖的战斗力,而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地发生,薛冰提出了这个送礼之计。

  “送礼?”赵云初闻此语时,一脸疑问,直直的望着薛冰,等待他的解释。

  薛冰见了,笑道:“没错,正是送礼!我叫伯岐回去准备一批粮草,这批粮草皆是劣粮,内里搀杂无数沙石。

  待伯岐归来,我便使人装扮成运送粮草之人,叫张合知悉,请他来劫!”

  赵云听了,问道:“奈何张合见这支兵马防备不严,定猜得是我军诱敌之计,怎会引兵前来劫粮?”

  薛冰笑道:“子龙道张合寨中,尚有多少余粮?”

  赵云寻思了下,道:“应当所余不多。”

  薛冰笑道:“岂只不多?我料其粮矣!”

  赵云道:“子寒何以知之?”

  薛冰道:“先时夏侯渊引三万兵于定军山屯扎,此时粮草都是从阳平关运至山上,其后张合引军攻褒城,损失了部分粮草。

  而后于我军于定军山对峙许久,阳平关并未运过粮草辎重过来。因此其存粮皆山上,现山上大寨入了我军之手,张合部队仓皇而退至此处。

  如何带得太多粮草?坚持了这许久,已然告矣!”

  赵云道:“子寒所言甚是!”

  薛冰继续道:“张合粮草告,则必须与我军死战,然我军若这时叫其探视到了运粮之路,而且无甚保护,其必引军来抢。毕竟,若能抢得粮草,不管是突围。

  还是死守,都有了大的回旋余地,张合久经战阵,不会想不到这点。”

  赵云道:“但是若叫其有了粮草,岂非不好对付?”

  薛冰道:“我特意嘱咐过,叫张嶷准备三千人能食用三个月的劣粮,搀杂沙子石头伪装成八千人能食用三个月的分量。

  张合又瞧不见内里,如何辨别的出?待其抢了这些粮草。多也就是能让手下将士不至饿死,但是想吃饱,那是不可能的了。”

  赵云又细细思量了下,便道:“就照子寒所说去做。”

  如此这般,这二人便于大帐之内定下了与张合军对峙地计划。直到这日,张嶷引着兵马将粮草辎重送至,向薛冰汇报了一番。

  而后薛冰与张嶷谈了一阵,又于耳边悄悄地吩咐了几句。那张嶷听了不停点着头,而后便与薛冰告辞,引着那数车劣粮去了。

  话说那张合,自于定军山下一场大败,被马超,赵云引着大军追杀了一阵之后,直跑到此处,这才稳下阵脚。

  清点了下手下兵士。只余七千余人,而粮草辎重是几乎没有,只是每人手边带着点口粮。

  张合忙下令将这些粮草集中上来,着人清算了一下,发现这点口粮,每人一天发点,勉强能挺上半月。但是这样的士兵,根本无力进行任何战斗。只怕敌军杀至。

  立刻就跪地求饶了。

  本来张合想立下一假寨,诱使敌军来袭。却不想敌军似是瞧破了自己的计策。居然于对面不远处下了一大寨,与己寨遥遥相对,就是不来攻打。

  一番准备,做了无用功,反而因为准备大战,又损失了一部分粮草。为了使战士们有力气打仗,张合着手下多做了些饭食,起码让兵士们吃了个半饱。奈何一番准备做了无用功。

  张合也只能大帐之中徒呼奈何。

  而派往阳平关求救的兵士一脸慌张的逃了回来,带来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刘备使魏延袭了阳平关,如今阳平关已经入了刘备之手,那曹洪早就被打回关中去了。

  没了退路,没了粮草,而且天气越来越冷,手下兵士已经渐渐的耐不住寒冷,甚至有人身上生了冻疮。

  便此时,突然有探子跑了回来,声称有紧急军情。张合听了,忙将其唤入,问道:“有何紧急军情?”

  那探子道:“属下今日出去探视敌军大寨,无意中发现敌军运粮部队!”

  张合闻言,突然起地身来,瞪大了双眼,口上急问:“可瞧清楚了?却是运送粮草?”

  那探子忙道:“属下怕瞧地差了,特意又凑近探查了一番!定是粮草无疑!”

  张合听却是粮草,反而不如刚才那般激动,而是大帐之中走来走去,似是犹豫不绝。

  这时,那探子似是鼓足了勇气般的小声道:“将军,属下见敌军戒备不紧,那运送粮草时也无太多部队守把!不若趁机夺了对方粮草……”他正说着,突然见张合一脸怒容的瞪着他,喝道:“你知道甚么?若此是薛冰诱敌之计,我军岂不自投罗网?”那探子被这一通怒喝,诺诺不敢再言,只是伏于地上,悲道:“然兄弟们食不裹腹,纵使有杀敌之心,亦无拒敌之力啊!”说完拜伏于地,再也不敢动弹。

  张合听了,忍住欲将此人杀了的冲动,来来回回地走了许久,终长叹一声,吩咐道:“去将郝将军请来,就说有要事!”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