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兵锋向南


  建安十八年春,公元二一三年。

  西川南方的蛮族起兵造反,短短一个月内,连夺数地,直到攻到朱提郡下,遇到了大将张合,这才停下了他们北进的步伐。

  一个月内,南蛮军连克会州、泸州、西昌三地,而建宁郡、牂牁郡、越巂郡皆降,三郡太守朱褒、高定、雍凯充蛮军向导官攻打朱提。

  被朱提守将张合以伏兵大败了一阵,叛将雍凯当场被张合斩杀。

  话说这三郡太守,本是刘璋任时所任命,刘备取下益州之后,一直忙于益州内部的建设,而对偏远之地的关注远没益州来得看重。

  只是大概的调查了一下,见这三人政绩不错,便继续令其留任。而知悉三国历史的薛冰,压根就没想起来这三人随南蛮齐反的事来。

  他只记得孟获会反,至于具体谋反时还有何人参与,他根本就没记住。

  而后孟获亲引大军至,两军于朱提郡外大战一场,张合以部分轻兵直取敌后,袭取了越巂郡,孟获不得不引兵后撤。而张合手下兵少,无多余兵力继续追击。

  如今手下兵马分守两郡,兵力已呈不足之像,忙使人望成都告急。

  却说南方那里,张合立越巂城城头向下望着,十余万蛮兵密密麻麻的屯扎城外,直分数十营,将越巂郡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好急报蛮军合围之前便送了出去,否则现想杀出去送份军报,不知要牺牲多少兵士才行。

  立城头,张合突然见到敌军营中奔出数千兵马,这些人衣甲齐备,旗帜鲜明,明明就是汉人军队。只见当先那将。正是建宁太守朱褒。

  只听得朱褒于城下将马勒定,对城头上大喊道:“张合小儿,若再不开城投降,我便引军攻城,待城破之时,城内之人皆屠之。”

  张合闻言,于城上怒骂道:“朱褒,你枉为汉人。枉为汉臣,如今竟引外族犯我大汉疆界,我张合势杀你!”言罢,从左右夺过一弓,搭箭开弓,一箭望城下『射』去。

  那朱褒未料到张合说杀他,立刻便以弓箭『射』来。他先时只道这个距离已经很安全了,却低估了张合的『射』术。

  只听得一声惨叫。那箭正中朱褒右胸,竟『射』穿了胸甲,直入肉里。可见张合却是怒极,使了好大力气。朱褒中了一箭,从马上跌了下来。

  左右兵士见主将中箭,慌忙来救。却也顾不得攻城,慌忙退回了大营当中。

  张合见一箭退了敌军,心下稍定。暗道:“如今我军兵少,贼军势众,兼且有叛将为前导,实难抵挡。

  不若弃了此城,集中兵力,死守朱提?”这个想法刚一升出,立刻就被他自己给否决。“不行,如今乃是与蛮族对战。如何也不能将大汉城池献于蛮族之人。

  便是死,也得死此城之中。”……

  薛冰站大院当中,监督着两个娃儿的练习。如今练了数日,两个娃娃已经习惯了每日用上相当的时间来练习武技。

  而且看了这许多日,薛冰也对两个孩子的发展方向有了大概的了解。

  薛宁擅劈,几乎每劈必中,薛冰便叫他每日主练劈砍,其他的则都是次要地。而薛晴擅刺。不管哪个角度。哪个位置的目标,她都能很好的刺中。

  薛冰发现这一点之后。心下苦笑道:“这俩孩子,难道将我的天分给拆分了?”

  就薛冰还寻思自己这两个孩子日后当怎么发展之时,汉中王刘备接到了朱提守将张合的紧急军报,急招薛冰往王府议事。薛冰接到汉中王传招,连忙奔王府中去。

  待其至公厅之时,众将亦以先后到达。看来刘备将留成都内的武将与文臣全都招了过来。

  待众文武齐聚,刘备便于上首对诸葛亮点了点头,只听诸葛亮道:“今接朱提守将张合急报。

  言南方任蛮王孟获起蛮兵十万造反,建宁郡太守雍凯、牂牁郡太守朱褒、越巂郡太守高定皆献城投降,任蛮军向导官进『逼』朱提。

  主提守将张合先败叛将雍凯,并将其当场斩杀,而后复夺越巂郡,现张合将军正于越巂郡与蛮军对峙,蛮军围攻甚急,遂上表向成都求救。”

  此言一毕,群臣哗然,因为汉中王现调动大半兵马屯于川北,这事谁人不知?便是连许多文武都道汉中王为日后的北伐提前做着准备。

  如今汉中王的军队皆向北,南方只余数万兵马,还需要守备地方,一时之间哪来地大军南下平叛?是以这些人忧愁之『色』浮于面。

  厅内只有数人面『色』不变,这几人,自然是那几个知道南蛮必反之人。刘备上首瞧了瞧众文武,这些个人见刘备一脸平静,似早有计议一般,遂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待得公厅之中复又安静,刘备才道:“今南方蛮王起兵造反,犯我大汉疆界,绝不能姑息之,况张合将军正于南方与外族死战,保我汉人城郡,孤决定,速派大军南下,以救张合将军。

  而后趁势南下,平定南方。”

  此言一出,众文武齐道:“大王所言甚是,当快平定南方,叫无知蛮人,知我大汉之威。”

  有战将出班请战者无数。后还是诸葛亮道:“臣观南蛮之反,乃大患,若不早根除,则日后北伐恐毁之于一旦。臣愿亲领大军,南下平蛮。”

  左右文武有班劝诸葛亮者,皆被驳回。刘备待无人再言,这才道:“军师若去,则南方可定矣。”遂下令,封军师诸葛亮为主帅,引大军万五,南下平蛮。

  又着薛冰为副帅,以助诸葛亮。其余随行将领,由诸葛亮与薛冰自行决断。

  此令一出,众文武皆知平南大事已交于诸葛亮,虽然薛冰为副帅,不过大事必由诸葛亮决断。随后,刘备屏退众人,只留诸葛亮与薛冰二人。

  瞧了瞧两个人,刘备道:“今孤将平南之大事交于二位之手,但凡平南一应事物,二位可自行决断。”此言一出,薛冰才知此番平南,诸葛亮掌握了多大的权利。

  便这一句自行决断,南方蛮族与一应汉人居民的生死,便由诸葛亮一人定夺了。他却忘了,刘备说的是由他二人商议决定,乃是将他也算进去了。

  不过薛冰自认为,带兵打仗,上阵杀敌还行,那治理民生?好象和他没什么关系。

  薛冰立厅下,见刘备正对诸葛亮叮嘱着什么,遂心中思量起此战的对手来。孟获?按照演义里来说,就是一个空有蛮力,却没什么智慧的对手。

  不过,此番南下,我军却面临着地形不熟悉这一要命的问题。演义里好象是有人献了南蛮地地图,如今却又上哪却寻那东西?

  只听刘备道:“今飞羽军已成,孤令二百飞羽军随军师与子寒一并南下。这二百飞羽将士,便交由子寒掌管。相信有这支精锐士兵旁,当可保军师与子寒无恙。

  ”说完,将薛冰唤上前来,将调动飞羽的特殊兵符交到了他的手上。

  薛冰接了兵符,又施了一礼,这才退了下来。只听刘备又道:“今平南之事,便交于二位了!”……

  却说这诸葛亮与薛冰领了王命,离了王府,又急忙忙去诸葛亮的军师府上。然后使人通知一应随军战将,到军师府上议事。

  而众将未来之前,薛冰便与诸葛亮同坐于厅中,商谈着此次南下之事。

  只听薛冰道:“今张合将军困于越巂郡,我军当从速而行,只是不知大军现皆屯于何处?”大军暗中调动之事,皆是由诸葛亮全权负责,是以薛冰并不知细情。

  而且薛冰这些日子只顾着陪家人,却也没太过意那些事。

  诸葛亮笑道:“早料得子寒必不关心这些琐事。我已将这些于此图上标得明白,子寒一看便知。”说罢,取出一张地图,递于薛冰面前。

  薛冰接过图纸,细细的看了起来。只见嘉陵郡处画着一个大点,薛冰一瞧,便知诸葛亮已经将大军屯于此处了。瞧了一阵,遂问道:“现下嘉陵郡中何人统兵?”

  诸葛亮道:“乃是于禁于文则。”

  薛冰一听,笑道:“我料于禁与大军已不此处矣!”

  诸葛亮摇了摇扇子,笑道:“先时着于将军领兵屯于此处时,我曾交代于将军,若南蛮反,则可视情况自行决断。我料以文则之才,不会不引军救援张合将军。”

  薛冰道:“如此这般,我等只要直奔越巂郡便可。”

  诸葛亮笑道:“正是如此。”

  二人说了片刻,张嶷与庞德具至,诸葛亮简单吩咐了一下,便商议定,于明日平明启程。随行军士仅有二百飞羽军,乘船直奔朱提。

  商议一定,众人散去,薛冰径直回府,与家人道别去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