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战祝融(三)


  薛冰策着马,手上还不时的拍拍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能够清醒一些。待他冲出大寨时,左右兵士立刻闪开一条道路,让其能够过去。

  而薛冰直到此时,才看清楚对面的情况。

  两军之间,一蛮将立场中,薛冰冲出阵前后,立刻勒住战马,细细的打量了起来。

  但见那将,虎背熊腰,体格极壮,身披虎皮甲,手提一柄截口大刀,座下一匹黄骠马,看着端的威猛无比。薛冰瞧了一阵,对左右问道:“便是此人擒了马忠将军?”

  左右答道:“不是,马忠将军乃是被另一蛮将所擒。”这些兵士刚才离的远,是以并未瞧清祝融乃是女子。

  若非离的这般远,这些兵士又怎的会叫祝融将马忠拿了去?便是因为此故,才来不及救援。

  薛冰听了,心道:“怎的南方这般多的猛将?”言罢,一挺手中长戟,大声道:“且让我会会此人!”言未毕,人已拍马冲了出去。

  原来对面那将乃是忙牙长。

  祝融擒了马忠回归己阵之后,本欲趁势挥军杀进寨中,只是她见对面汉军虽失了主将,却依旧严阵以待,阵势丝毫未『乱』,遂未敢轻动,只是退回到本阵当中。

  忙牙长见祝融回,遂道:“是才闻此人言,寨中尚有大将。今既擒了此人,汉军主将必亲自出战,某愿战这一阵,将汉军主将擒来。”

  祝融见忙牙长立功心切,便从了其言。忙牙长大喜,心道:“今叫祝融擒了一将,我若再不立上一功,日后如何大王手下领兵。

  ”当下提刀立于阵前,只待汉将至,便与之大战一场。

  过不多时。果见汉军寨中奔出一将,赤袍银铠,提一柄长戟。于阵前立了一阵,便拍马冲了出来。忙牙长见状大喜,心道:“功劳来了!”遂拍马提刀,直取薛冰。

  却说薛冰提着长戟,见忙牙长向己冲来,心里不敢大意。手上却是又将血龙戟攥的紧了几分,只待与其交错而过时,拼上一记。

  两骑奔的甚快,不多时便已到了近前。那忙牙长此时却也已经瞧清了薛冰的相貌,但见其面白无须,俊美非常,瞧起来文文弱弱,实不像是武艺高强之人。

  遂于心中暗道:“原来汉军主将只是一书生……”他这般一寻思,心里面只道那薛冰只要与其一交手,必叫自己擒下,手上不自觉的轻了几分。

  眨眼间,二骑便交错而过。忙牙长手上的大刀向薛冰肩膀斩了过来。却被薛冰轻松的闪了过去,而后手上加了一把力,用力一扫,血龙戟实实地扫了忙牙长的腹部。

  他这一下。却是使了极大力气,硬是将忙牙长那柄截口大刀给扫的断了开来。

  原来忙牙长一刀斩下,这刀还没来得及收回来,薛冰那一戟便扫了过来。

  这不过是眨眼之间所发生的,那忙牙长如何反应的过来,只能本能的将手一抽,将大刀的长柄立了自己的身前去挡薛冰这一击。

  只是他没想到薛冰居然这般大力,一下便将那刀柄扫地断了。而后自己被薛冰那戟结实的打了腹部。

  这忙牙长只觉得身子一下子轻飘飘的,整个人好似腾云驾雾一般,从马上飞出去好远,然后后背一阵巨痛传来,便脑袋一歪,就此昏了过去。

  倒是多亏了他那刀柄拦了一下,否则就这一扫,便能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两旁兵士。只见二将飞马急奔。而后两马相交时,一大汉便飞了出去。而后扑通一声落了地上。

  待打眼再望,却见一银甲赤袍的将领斜提着长戟,威风凛凛的立马上,正是薛冰。而那蛮将,倒地上,却也不知是生是死。一时间,汉军一方欢声雷动,蛮军一方目瞪口呆。

  却说那薛冰见自己一戟扫飞了忙牙长,遂拍马上前查看,只见其脑袋歪斜,不知生死,遂用长戟捅了两下,而后见其胸口处微有起伏,虽无甚反应,但其应该是并未丧命。

  薛冰瞧见这般样子,遂于心中暗道:“还好没死,我还指望着拿你换回马忠呢!”当下以长戟斜『逼』着忙牙长,对蛮军阵中喝道:“唤主事者出来答话!”

  对面阵中,祝融正一脸惊『色』的望着对面那将。

  只见其一身银甲,午后的阳光下映地闪闪发光,兼且此时手上长戟斜斜向下,下面正是被其一戟扫下马来的忙牙长,而他手边,正是那柄被扫的断掉的截口大刀。

  再加上薛冰身后一片赤红披风,被山风吹的飘舞不定,直有若天神下凡。

  那祝融这边直瞧了半晌,心下暗道:“不想汉军中有如此人物!”她说地却是薛冰的武艺。虽然刚才薛冰只出了一戟,让人瞧不出太多。

  但是她可是知道忙牙长的武艺的,虽然技巧上不如自己,但其力量上绝对胜己许多。自己若要与忙牙长相斗,也得靠着游斗,不与其硬拼,这才能赢下他。

  瞧了一阵,终于回过神来,祝融听到薛冰唤主事者答话,遂策马奔出阵来,答道:“我便是军中主将,你有何话说?”

  薛冰闻声一愣,却是未想到这蛮军主将乃是个女人。打眼去望,只见一女将骑着马从阵中奔出,身上轻甲罩身,未戴头盔,只于侧面『插』了个不知什么动物地羽『毛』。

  而且其长的也不似中原女子那般,自有一种异域风情,小麦『色』的肌肤是显示出此女绝对不是什么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而且因为其只着了轻甲,身上那傲人的曲线一览无疑。

  上面,双峰被轻甲勒住,却是显得加的醒目,往下,那腰枝看似不盈一握,不过薛冰却瞧的出来,这看起来盈弱无比的小腰上蕴涵着惊人地力量。再往下,虎皮做裙。

  下面则是那两条修长的大腿……

  他这打量祝融,那祝融也打量他。先时离的远,祝融仅是瞧了个大概,如今行地近了些,却是加惊讶。她只道能一戟击败忙牙长的人,必是威猛过人之辈。

  哪料得居然这般样子?祝融细瞧了一阵,只见对面那将,面白无须。细皮嫩肉,直与大姑娘一般无二,身型也不是特别壮硕。祝融看来,对面那人还不若一书生看着威猛。

  “一个男人,怎么也能长的这般好看吗?”

  二人谁都不说话,只是坐马上互相打量,后还是薛冰先道:“放了被你擒了的马忠将军,我便将这人还给你们!”

  祝融正瞅着。似是要寻什么东西似的。突然闻薛冰言,忙道:“忙牙长未死?”

  薛冰道:“自然未死!”

  祝融听了,也向那忙牙长望去。此时那忙牙长已经醒转了过来,只是薛冰那长戟正抵着他地脖子,只要一动。便会被刺个对穿,遂依旧躺地上,动也不敢动。

  如今薛冰为了让祝融知道他未死,遂以戟尖抵着忙牙长地脖子。慢慢的让他站起身来。他早就见到忙牙长醒来了地。

  见忙牙长确是未死,祝融忙对左右吩咐了一声。自有兵士将马忠推了出来,于祝融身旁站定。

  薛冰见马忠被绑着,遂道:“去其缚,而后让其自行走回来。”

  祝融闻言,皱眉道:“不行,若我放了此人,你不放忙牙长。那又当如何?”

  薛冰道:“让他二人同时望己阵而回,这般可好?”祝融从,遂命左右去马忠身上绳。而后与薛冰同是放了二人,使其自行望己阵而回。

  过不多时,二将皆奔回己阵,薛冰与祝融却依旧立场中对峙。他二人却是怕对方突然暴起发难,伤了己方之人,遂不敢后退。直到那二人都回了阵中。

  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薛冰见救了马忠回寨,正欲收军退兵。

  却见对面祝融突然喝道:“伤了我方大将,便想这么回去?且吃我一枪!”忙回头去望,正见祝融挺着长枪冲了上来,心下微惊,暗道:“刚才还文文静静,怎的一眨眼便变了个样子?”手上长戟却也不慢,立刻回手一『荡』,将祝融这枪挡开,而后拨回马头,与祝融斗到一处。

  却说那祝融心知此人必为汉军主将,若能拿下此人,则汉军必败,己军自可长驱直入,径直去助孟获。又知其武艺高强,是以意欲突袭,好趁其不备时败了此人。

  奈何始终小瞧了对方,自己一番急攻,始终未曾占得一点便宜。

  只见薛冰那戟忽左忽右,或『荡』或挡,竟将祝融的攻势皆拦了下来,而且不时的回上几下,使祝融攻势一滞,始终无法连贯的攻下去。

  二人兜着马,来回转了数圈,手上也斗了二十余合,薛冰却已经扭转了局势。

  现下却是薛冰变着花样往祝融身上招呼,一会儿左,一会儿右,或刺或砍,或劈或斩,其势飘忽不定,让人无可捉『摸』。

  那祝融先时只道薛冰仅是力大,是以不敢于其角力。哪料得其招式也是这般精妙?斗了二十合,自己已经快要坚持不住,遂拍马向回而走。

  薛冰眼见得便要将祝融拿下,哪肯舍了?见祝融拍马欲逃,连忙追了上去。这两匹马,一前,一后,向着蛮军的方向急奔了过去。

  祝融偷眼回瞧,见薛冰拍马追了上来,心下暗喜,枪交左手,暗中『摸』出两把飞刀,以手指捏住一把,掌心里扣住一把,而后猛的向后一挥,那飞刀唰的一声,直奔薛冰面门而去。

  待第一刀出,立刻又是一甩,第二把飞刀亦呼啸着飞向薛冰。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