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大破蛮军


  夜已经深了,诸葛亮坐帐中,读着近日送来的军报。当见得薛冰军报上言:“有蛮军三万余,渡泸水而来,意欲突击我军侧翼,现被我军于小路上截住,正僵持中。

  ”读罢,轻笑道:“想来,此时子寒已经与蛮军交手几阵了吧!也不知胜了几阵?”

  想到此处,诸葛亮起了身,长长的伸了一个腰,慢步向着帐外走去。却是坐的久了,觉得有点疲累,遂欲到帐外透透气儿。

  出得帐来,深深吸了口气。南方的夏日却是闷热无比,便是夜里,也没有多少凉意。诸葛亮站帐外,只觉得依旧烦热。无聊之下,遂仰头向天上望去。

  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若觉得无事可做,便会到外面瞧瞧天像。窥一窥天机,倒也觉得有趣。

  抬起头,只见天空之上,一颗星耀眼无比,其光竟将周围数星皆掩盖了下去,此星之耀目,只有极远处有两颗星可与其比拟。

  诸葛亮瞧了瞧这颗星,心道:“王上之星却是比先前又耀眼了许多,隐隐已现帝王之兆,想来王上登基为帝之期不远矣!”一想到帝王,便去寻那当今天子的帝星,只见那星光华黯淡,极不显眼,兼旁边不远处,一星光芒璀璨,将这帝王星的光芒完全掩盖了下去。

  若不细瞧,极容易将此星当做帝星。诸葛亮瞧见这般景象,长叹一声,暗道:“天子之星,竟黯淡至此,而那曹『操』之星,已有取而代之的征兆,想来汉室将覆矣!”

  瞧完这两处。诸葛亮又去寻那孙权之星,但见其虽不耀眼,却甚是稳定,星光并非其他的星一闪一闪的。

  诸葛亮瞧见这般景象,知这乃是因为孙权势力稳固,轻易不会出现变故,是以才会这个样子。

  转头再向西去寻,又寻到刘备那星。

  只见其周围将星无数,而且皆有越来越耀眼之势,诸葛亮心下大喜,念道:“英雄集于王上身旁,何愁王上大事不成?”正念着,突然见刘备主星望南,一将星闪烁不定,忽明忽黯。

  若非诸葛亮多瞧了两眼。险些忽略了过去。

  诸葛亮瞧这星明时耀眼无比,仅刘备之星能将其掩盖住,黯时仿若不见,直与死星无异。只见其忽闪忽闪,情形不定。诸葛亮心下大惊,忙于心中推算。

  皆引此星耀眼时太过醒目,实乃当世豪杰之星,而这般样子。乃是大劫之兆,有『性』命之忧。诸葛亮恐其乃是汉中王的臂膀,若无故陨落,实对王上大业是一打击。

  心中默算多次,却始终算不出个结论,是生是死却也不知,唯一算出的,便是此星正是薛冰将星。诸葛亮此时大急。

  忙回得帐中,修书一封,使人星夜持此书望薛冰寨中而去。他是才算了许久,虽然未算出甚么东西,但是薛冰将逢大劫,这却是肯定的。

  而且还可能伤及『性』命,诸葛亮知了,如何不急?遂修书望薛冰处。让其紧守大寨。且莫随意出战。

  诸葛亮使人持了书信去,心下依旧不塌实。连夜招回于禁,嘱咐一番,让其引着数十亲卫,去替薛冰还……

  却说那薛冰安排了一番,而后待入夜,与马忠齐齐披挂,便欲上马出阵。哪知正上得一半,那马突然人立而起,将薛冰又给掀下马去。

  左右兵士忙上前将其扶起,另有兵士将那马拉住,而后好生安抚。

  马忠旁已经上了马,见状奇道:“薛将军此马,怎地这般样子?”

  薛冰拍了拍尘土,亦是一脸奇怪的道:“此马虽非宝马,然我骑乘多年,未曾有过这般情况,今日却是不知怎的了。

  ”话说他这匹马,还是当初引兵入川时所骑的那匹,一路随了他这么多年,一向是乖巧听话之极,是以虽非宝马,薛冰倒也甚是喜爱。

  直到后来遇到好的战马时,薛冰亦未曾想过换马,便因他觉得此马骑着是舒适。只是今天却不知突然发的什么疯,竟然不让他上马。

  只见那马焦躁不安,虽有兵士旁牵着,却是不停踢踏着,不甚安分,薛冰走过去,直安抚了好一阵,才让那马重安静下来。

  见马复又静下,薛冰只道南方蚊虫太多,想来是才是被哪只不长眼的蚊虫给『骚』扰到了。

  便也未往心里去,翻身上马,对马忠道:“飞羽将士早已出发,我等也须快些,迟些,恐误了战机。”

  马忠道:“薛将军说的是极!现兵马已然齐备,是否立刻出发?”

  薛冰点了点头,从旁边亲卫手上接了血龙戟,大手亦是向前一挥,大喝了声:“出发!”言罢,催动胯下战马,便欲当先出得寨去。

  口上呼喝了半天,奈何胯下战马却是动也未动,薛冰坐马上略显无奈,低头望着自己身下地那个老伙计。

  他今天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的了,白天出战时还无事,怎的到了晚上就变了个样子?莫不是太累了,不想动了?

  马忠旁瞧的清楚,见到这般景象,也觉得怪异,遂道:“将军宝马突现异状,莫不是什么征兆?不若此战叫末将去,将军且帐中静待消息。”

  薛冰听了,苦笑道:“甚么异状?不过这懒家伙不想动了而已!无事,待我换匹马来,即刻出兵!”言罢,便欲下得马来。哪知他还未动身,胯下那马突然又肯动了。

  薛冰大奇,策马行了两圈,发现并无异状,其直与平常无异。

  勒住马,薛冰道:“行了,想来定是此马是才睡的『迷』糊了,直到此时才清醒!耽误了这阵子,却是要赶上一阵了。大军出发!”言罢,一马当先,冲出寨去。

  马忠后瞧的,心里不安。

  这个时候的人,信这些事。

  他见那马行为异常,深恐那马是示警,遂对几名兵士吩咐道:“今夜你等不可离开薛将军三步远!”吩咐完毕,觉得还是不塌实,遂改口道:“不准超过两步远。”……

  大军急行,不多时便奔到蛮军寨前,薛冰于马上瞧的清楚,只见蛮军寨中火光升腾。

  知飞羽军已经将事办成,心下大急,对左右道:“飞羽军地将士们已经将火点了起来,蛮军阵势已『乱』,此正破敌之机。

  将士们,随我杀啊!”喝毕,又急催了几下胯下战马,提着血龙戟。一马当先向前急冲。

  此时蛮军大阵果然极『乱』。原来那祝融却是打算趁夜袭汉军大寨,却不想他这边正集结兵马,寨后突然火起。回头去望,只见存粮处火光冲天。

  祝融心下大惊,暗道:“大队兵马皆被我招集至此。

  粮草辎重处无甚重兵看守,那汉军竟然趁机烧了我军粮草?”她却是想不明白汉军是如何绕过己方大军,跑到寨后存粮处放火的。

  不过此时粮草辎重皆燃了起来,若不去救。三万兵马将无粮可食,却是也管不了那许多,连忙呼喝兵士,着其前去救火。

  只是三万大军,集结时就花了不少时间,如今突然转向去救火,一下子就将阵势冲的『乱』了。偏偏此时,薛冰引着兵马杀到。

  那薛冰见蛮军寨前人仰马翻。一片混『乱』,知自己并未来迟,于心中长出了一口气,而后紧了紧手中长戟,大喝了一声:“冲!”

  其身后三千兵马,得了号令,齐齐大喊了一声,举起手中兵器。向着蛮军冲杀了过去。薛冰此次出阵。却是将能带地兵马皆带了出来,寨内只留了极少的兵士看守。

  就是说。薛冰此战是抱着许胜不许败地念头冲出来的。三千兵马紧紧跟其后,凡拦路者,立刻斩杀。

  这三千人,马忠的指挥下,行军时渐渐列成了锥型阵,而这个锥子的尖,就是薛冰这名军中主将。

  但见其一马当下,手中血龙戟舞地好似车轮一般,旋转不停,往来劈砍,只见无数残肢断臂腾飞,鲜红血浆不停的洒落。直将一银铠将军染成了赤铠将军。

  而有了薛冰这尖锐地锥头,身后那三千兵士杀将起来,是觉得轻松无比,他们只需要随薛冰身后,将那些被其『逼』到一旁的蛮兵斩杀掉便可。

  三千士兵,硬是从三万蛮军中间杀了个对穿。冲前面的薛冰正杀的起劲,猛然发现前方已经没了蛮兵,只见得无数燃烧着的帐篷。

  却是一通猛冲,已经冲到蛮军后寨,存放粮草之地。

  左右蛮兵本救火,突然见汉军杀至,忙舍了救火之物,提起兵器冲了过来。

  但是碰到薛冰,这些个小兵无不是一合便被斩杀,薛冰直杀了一阵,见左右再不见蛮兵,复又引着兵马向回杀去。

  如此这般,来回杀了一轮,那三万蛮军早已被薛冰杀的四散奔逃。

  这些个蛮兵本就不若汉军精锐,而且此时被这么大杀一通,早就没了士气,如何还有抵抗之心,只知道寻得道路,离开此处,跑得越远越好。

  薛冰连杀了这一通,只觉得身上热血沸腾,虽然身上沾了许多血迹,却不觉得难受,而身上不断散发出地★★味,反不停的刺激着他地神经。

  来回瞧了一阵,只见到处都是奔逃的蛮兵。他手下那些兵士早已经不其身后,而是分为三支部队,四处赶杀那些蛮兵。

  薛兵的命令是,重驱赶,待其跑的远了,便不去追。这样,就会给那些蛮兵一种感觉:汉军并不赶杀绝,只要跑的远点,就安全了。

  如此一来,逃跑之人越来越多,那三万大军,眨眼间便都成了四散奔逃地难民。

  薛冰瞧得这般景象,料知大事已定。只是来回杀了这一阵,却未瞧见半个将领,心下微有不快。正郁闷间,眼光恰好撇见几名骑士正向着一旁山中狂奔。

  借着闪烁不定地火光,薛冰只见那策马奔逃之人,乃是蛮军将领,心下大喜,遂调转马头,向着山上追来……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