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北伐之计(二)


  却说那薛冰底下一边听着两大军师和法正那谈论北伐的战略计划,脑袋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自认此法当是现今庞大,复杂,施行起来也是困难的战略计划。

  当下也不及细想,立刻出言道:“末将有一法,还请诸公评判。”

  众人一听,皆转过头来向薛冰望去。刘备是暗暗长出了一口气,只是又怕薛冰又提出一项建议,而引来又一番的争论。当下只得先道:“子寒有何好计?且先讲来。”

  薛冰闻刘备言,立刻便道:“以末将之见,北伐并非一州一地之举,当集合全部力量,齐头并进,才可得到大的战果。”

  刘备点了点头,言道:“孤二弟云长从荆州引兵出,再请东吴兵出扬州,如此三路并进,子寒瞧还有何处能出兵?”他道薛冰是想提议再多出几路,以使得曹『操』的战力加分散。

  只是他心里也有些疑问,便是再分兵,己方的军力也会削弱,那样的话主攻方向会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薛冰道:“此三路虽齐出,然彼此各自为战,不懂得相互配合。虽然分散了曹『操』的兵力,但是真要对付起来,也并不似那么困难。

  毕竟曹『操』手掌中原数州之地,不提边军,便是各州守备兵马,便足够应付我方与东吴的联合进攻。别提,其手中还有中央军团这支精锐机动兵团可以使用。”

  诸葛亮听到此处,似是想到了什么,便问道:“以子寒之意,莫不是要三路军相互配合,虚实相杂,叫曹『操』『摸』不准我军的主攻方向,从而无从抵挡?”

  薛冰笑道:“正是。”

  刘备听了这番话。来了兴趣,忙问道:“那以子寒之见,当如何行之?”

  薛冰顿了下,整理了下思路。他是才只是突然间想到这个战略计划,脑袋里也未细细整理一番,此时想要说出时,还需要脑中过一遍,因此直顿了半晌。

  这才道:“以末将之见,当请王上引川中大军出祁山。”

  此言一出,座中人皆皱眉。却是谁都未想到薛冰居然提出川中大军出祁山大道。毕竟走此路的劣处,是才两位军师已经详细的分析过了。

  不过众人都知其还有后话,因此皆不出言。只见薛冰继续道:“王上大军兵出祁山,当先取北原、翼城等地,而后取天水郡以为前方根基。若天水取下,则雍凉震动。

  王上大军北可攻凉州。东进则直『逼』长安。而凉州地广兵稀,王上只需派一大将引兵马北上,便可将西北之地皆取下。

  如此一来,驻守长安一带的曹兵必定倾巢而出,直取我军侧翼。到时兵发陈仓。秦川等地,虎视我军侧方,『逼』迫我军不能北上。”说道此处,只觉得口干舌燥。

  但此时又不能喝水解渴,只得吞上一口唾沫,然后吸上一口气,接续说下去。

  不过好众人还头中思考着薛冰是才所言,刘备是取出地图,比照薛冰所言一一进行对比。因此倒也无人催促他快讲。

  刘备观了一阵地图,心道:“若按子寒所言,则我军屯于天水至街亭直至金城一线。与秦川、陈仓之曹军对峙。

  若这么一来,则成两家对峙之局,岂不将照军师之言,日久粮而退?”

  思到此处,遂抬头去望薛冰。薛冰见刘备抬头望来,知其已经观察完了地图,也已经消化完了自己是才所言之语,因此便继续道:“兵出祁山。乃是绕过秦岭。

  先至陇右。如此一来,战线便将拉到天水郡。无论是王上大军还是曹军。主要战力都将集结这一带。

  ”说着,手上想要画一个圈,却发现自己面前没有图纸,只得悻悻的收回了手。

  那刘备见状,也为了自己能理解的通透,同时也为了让薛冰地思路加清楚,便唤其至身边,同观地图,请其指图而谈。

  薛冰忙行到刘备身侧,施礼毕,这才以手指图言道:“天水至街亭一带,将是我军重点布防之处,而曹军为了能够彻底的震慑住我军,也必须调动大量兵马,陈仓,秦川甚至于安定一线布置上大军,如此才能对我军产生震慑作用,使我军不能北上。

  ”

  说到此,刘备、诸葛亮等左近之人点了点头,而法正等于下首的人,则需要脑中思考下地型,直过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薛冰见众人明了,又道:“如此一来,曹军兵马此处……”话未毕,突然听庞统『插』口道:“则陈仓之东乃至长安一线,皆无重兵守把,兼且无关隘阻拦,实乃一马平川之相。

  ”

  众人突闻此言,猛的一惊,诸葛亮则是皱了皱眉头,凝视着地图久久不言。

  便只听那庞统接着道:“想来子寒是想趁大军皆于西线对峙时,另出一路奇兵,自汉中而出,直取长安吧?”

  薛冰点了点头,笑着答道:“正是如此。此时无论是我军还是长安大军,皆被困西线,虽我军不能北上取凉州,但那曹军亦不能退兵回守长安。

  因对峙之势一成,若随意退却,必遭我军追击,那时我军还可趁势掩杀,也许还能将曹兵数打到洛阳去。因此曹军主帅便是知长安丢失,也无法回军救援。”

  诸葛亮则道:“子寒此法确是不错,但是汉中奇兵,当从何路而出?汉中通雍州之路仅斜谷可容大军通行。但是若兵出斜谷,则至陈仓。

  子寒是才曾言,曹兵屯重兵于陈仓至秦川一线。由此可知,这陈仓亦是重兵所之所。纵使从斜谷突然杀出,想来也不是那般容易便取下此处。

  若拖的久了,则曹兵知悉,派兵增援,如此岂非又是一场对峙之局?”

  正说到此处,只听庞统突然诡异的一笑。言道:“想来,子寒与我打了一般主意!”

  诸葛亮闻言眉头一皱,问道:“子午谷?”

  此言一出,众人反应各不相同。法正是一脸错愕,刘备是一脸头疼的样子,而赵云倒是没什么表情变化,只是静坐一旁。

  那张飞可就难受了,这一大串的部署直听得他自觉脑袋都大了一圈。只道那几个人实是太能折腾了,还没开打,就已经算计了这么多弯弯绕出来。

  薛冰将众人反应收眼底,笑着对诸葛亮道:“正是子午谷。”

  诸葛亮道:“可是子午谷地势险峻,大军难行,子寒预备以多少兵马走此路?若兵少,何以取长安?”

  薛冰道:“长安城坚,若强攻。数万大军尚不能破之。而子午谷此兵,乃是以奇制胜,兵马决不能太多。因此,欲破长安,不能使强攻。当使人从内部破坏。”

  庞统闻言,眼睛一亮,笑道:“子寒要使内应?”

  薛冰道:“正是,我欲分披将我军精锐送入长安城内。待子午谷兵至,则趁夜开了城门,从而夺下长安。”

  诸葛亮又皱眉,原因无他,乃是因此法实太险。只是现下薛冰明显还未将计策说完,因此只是问道:“子寒欲使多少内应入长安?”

  薛冰道:“不下于百人。”

  诸葛亮惊道:“这许多人,如何送进长安当中?”

  薛冰道:“百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若想数送进长安。绝非一日可行之计。”

  诸葛亮低头寻思了一阵,问道:“子寒可是欲使逐日添兵之法?”

  薛冰笑着点了点头,答道:“然。”

  众人被他这二人这番对话弄地『摸』不到头脑,还是庞统解释道:“子寒欲使我军精锐兵士潜入长安。但是这许多兵士若突然出现长安城内,必使其警觉。

  别提与我军交战的敏感之时。因此,子寒欲趁大战未起之时,逐日地望城内派内应。今日派一人,隔上数日再派一人。只是此法旷日时久。非朝夕可成。”

  刘备问道:“子寒此法。是否需时太久了?”

  薛冰答道:“回禀王上,其实此法虽需时日久。然北伐之事亦非短时内就可成行。便是今日将战略商议定了,那准备工作也非数月间便可完成。

  毕竟与二将军商议进兵之事,联络东吴共同举兵之事,无一不是耗时日久,待得这些准备工作忙完,想来也到了年底了。

  而冬日又不宜出兵,那就只能等到明年开春,这么一来,我们有一年的时间望长安内派细作,莫说一百人,便是二百人也派进去了。

  只是人太多,太容易暴『露』,派一百人去,已经是很危险的举动了。”

  刘备点了点头,也赞同了薛冰的话。虽然此时他请众人来商议北伐之事,但是要想正式出兵,那还需要诸多的准备工作。

  现下只是要商定出兵的战略方向,以此来决定当做那些准备工作。

  这时,只听诸葛亮又道:“只是子寒虽取了长安,但又如何守下?”战略方面论到此处,已经足够了,具体如何取下长安,那就是战术层次地事,当不此次议事的范围内。

  虽然长安能否取下关系到整个战局。

  而诸葛亮此时问地问题,则关系到此战会否变成与曹『操』的大决战。

  因为长安一但丢失,曹『操』必然震怒,若其只是着地方部队紧守东吴与关羽的部队,不与之战,而调大军西进。

  那么,长安能否坚持到刘备地主力军将雍州曹兵数消灭,就关系到了此战到底是大胜,还是大败。

  薛冰闻得诸葛亮这么问,只是笑着将手望地图上指了两指,左右刘备、庞统及诸葛亮皆低头望去。视之,脸『色』皆变,庞统是『舔』着嘴唇干笑道:“子寒好大的胃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