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北伐之计(三)


  却说薛冰将手望地图上指了两指,左近众人皆变了脸『色』,庞统是道:“子寒好大的胃口……”

  此言一出,下首众人皆一脸疑问,却是诸葛亮出言,才叫这些人明白为何刘备等人皆变了脸『色』,庞统说薛冰胃口好大。

  只听诸葛亮对着薛冰道:“子寒取了长安还嫌不够,竟欲取潼关与青泥隘口?可是欲以两处关隘之险峻,以拒曹『操』大军?”

  薛冰道:“正是。”然后以手指二处关隘,对刘备详细解释道:“长安虽坚,但是若曹『操』以大军围住长安,另使一军从旁绕过,去救雍凉兵马,则我军势危矣。”

  刘备闻言点了点头,他却也明白,以曹『操』的兵力来说,就是丢下部分困住长安,剩下的大军也足以打破西线战场的军力平衡,从而使己军落入下风。

  只听薛冰继续道:“因此,潼关与青泥隘口,必须快的取下。若夺了此二处,只需派精锐兵马驻守,则曹『操』大军纵使数十万,也不得而入。”

  那潼关直面洛阳一方,若夺了此关,则可堵住长安东面的门户。至于那青泥隘口,则位于长安东南,却是直通宛城。若潼关不能入,难保曹『操』会调动兵马改走此路。

  因此,此处也是不得不夺下之地。

  刘备只是一望地图,便明白了此二处重要之处。

  可以说,若是占了此二处,那长安根本就不需要使大军驻防,当初夺长安,仅仅是为了堵住曹『操』西进之路,但是现下薛冰将真正的目标放了潼关与青泥隘口上,这样一来长安反而从抵挡曹『操』援军的前沿阵地变成了潼关的后方基地。

  而且。关隘多是依险就建,总比城池好守。跟别说那潼关之险峻,根本让曹『操』想绕也绕不过去的好处了。

  因此,只要占了此二处,便等于将雍州的东大门彻底的关闭,而剩下要做地,就是稳扎稳打的将雍州内的曹兵扫『荡』干净。

  虽然局势上看来,刘备的主力军团依旧布天水到街亭一线与曹军对峙。但是因为长安被夺,曹军等于失去了后勤保障。

  而且汉中一面还可以兵出斜谷,与主力军团夹攻陈仓。

  若陈仓夺下,西线与南路两路军齐出,加上东面也被己方所占,整个雍州的曹兵再无险关可依,只能广阔的平原上面对四面八方而来的刘备军。剩下要做的事,实就很简单了。

  曹兵完全失去了后勤保障地前提下。便是围困,也能将其围死了。

  只是,现下却有一很重要的问题摆了面前,因此刘备忙出言问道:“子寒此计虽妙,但是却有一要紧之处极需解决。不知子寒可有决断?”说罢。

  见薛冰恭敬的立一旁等自己询问,便接着道:“我是才闻子寒之言,便知此战关键之处便子午谷奇兵之上。这路兵,不仅要短时间内从子午谷这条险峻之路中穿过。

  还要曹兵发觉之前打到长安城下,配合早先安排的内应夺下长安。事后还要去夺潼关与青泥隘口二处险要关口。不知,子寒准备使多少兵马从此路出?”

  诸葛亮也点了点头,却是他也有着同样的疑问。毕竟,此路军将关系到整个战局的成败。若成,则雍凉之地入汉中王之手,若有一样未达成,则功败垂成。

  纵使拿下数郡。怕也守之不住,后皆还给曹家去了。

  不过,他心里倒是对薛冰这个战略很是佩服,因为此计若成,则雍凉将入刘备之手,而且还甚为稳妥。因为东大门落入己手,完全可以凭借关口与曹『操』对峙。

  只是他生『性』谨慎,始终无法赞同将胜败之关键完全放这样一支充满了变数的奇袭之上。

  厅中众人皆默而不语。都瞪大了眼睛望着沉思中的薛冰。那薛冰只是突然脑中出现地这么个计划。因此对细节部分并未太过推敲,有时需要临时琢磨。

  此时刘备问需要多少兵马,这薛冰立刻心里估算了起来。

  “一万?这样是保险,无论做什么,兵马都足够。只是子午谷小路太过难行,若带上一万兵马,怕是走上半年,都不见得能走到长安。

  而且兵马一多,难保风声不会泄『露』,因此不能带那么多。”仔细寻思了一阵,薛冰估算的差不多了,这才对刘备道:“以冰之见,当使三千兵马出子午谷小路。

  刘备闻言,倒抽了一口气,惊疑的问道:“三千?”直愣了半晌,才道:“此路军夺下长安后,还要分袭两处,只有这点兵马,如何够用?”

  薛冰答道:“其实,这路军并不需要分袭两处,只需要袭下长安,而后短的时间内夺下潼关,此路军的任务便算完成了。

  而后趁曹军军心震动之时,着魏延将军引汉中兵马出斜谷,如果时机掌握地好,陈仓可破。即便陈仓不破,亦可由斜谷一路分兵东进,扫『荡』长安以西之地,并且派兵往长安而来。

  ”

  刘备听到此处,又望地图上看了看。见斜谷一路若出兵,即便拿不下陈仓,也可分兵东进。

  当初说若兵出斜谷而攻长安不可行,并不是说斜谷出路被陈仓堵住,只是若由此处,则曹军知。

  这便没了奇袭之效,只要陈仓守军杀出,缠住斜谷出来的汉中军,便能让其他的曹兵进行调防,从而使得长安重变成重兵防守的堡垒。

  那薛冰也是到了这里,亲身打了几场仗,才明白这个道理地。以前玩游戏时,总是不打下一地,便不能到下一地去。实际上现实世界里根本不是那样。

  真正的情况是,即便你不打这座城,也可以绕过去,去打下一个目标。但是那样就会将自己的后方暴『露』了出来,极容易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像陈仓,他的位置并不是死死的把住斜谷的出口,但是若兵出斜谷。无论你望哪个方向用兵,都会陈仓地监视范围之内。

  不打他,就面临着随时被其攻击地危险,因此,虽然他地理上并未影响你的前进,但是军事意义上,却是非打不可的要塞。

  但是现下薛冰的计划中,即使被陈仓守军发现了斜谷出兵。他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因为魏延的大军必须等到长安夺下后才会出现,并且反将陈仓望东的路线给卡死,再加上西线还有刘备的主力军虎视眈眈,这就变成了陈仓守军只能眼睁睁地望着魏延自己地眼皮底下分兵望东,踏平长安以西,派兵增援长安。

  刘备想明白此处,已经明白了薛冰地战略意图。奇袭长安,夺取潼关。然后将雍州大门关上,再回身慢慢对付困雍州的曹兵。

  其实薛冰心中暗暗给这个战略方案起了个很贴切地名字《关门打狗》。可惜这个名字不可能这种场合说出来……

  不过,现还有一个问题横众人心上,那就是薛冰是铁了心要关上雍州的东大门,让曹『操』的大军不得而入。

  那么为什么说负责奇袭的部队夺下长安后,反而舍了青泥隘口,而主攻潼关?

  诸葛亮与庞统,甚至法正都提了出了这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不趁曹军无备时夺取青泥隘口,待事情泄『露』,其必有准备,那时再想夺关,可是难上加难了。

  如果青泥隘口未取下,那就等于给曹『操』留了个门,曹军完全可以兵发宛城,然后过此关而增援雍州。那样地话。

  以为关上了大门准备扫『荡』曹兵的刘备军,将面临曹『操』数十万大军的扫『荡』。

  而且平原之上,随着战事的深入,两方兵马纠缠一起,那个时候便是想抽身退出战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薛冰见众人齐齐向自己望来,遂长出了一口气,言道:“青泥隘口并非不取。只是川军方向已经再无余力。大军出祁山。汉中兵马还不能动,准备随时出斜谷。

  另外还要分出部分精兵出子午谷奇袭长安。可以说,川中兵马已经数被派上了战场,而且每一处都是重中之重,已经再无余力去取青泥隘口了。”

  刘备脸『色』变地很难看,眼睛地图上来回的巡视,发觉却是不好挤出兵马去攻击青泥隘口。

  而且重要的是,想要轻松的夺下此关,好是趁其无备时,长安丢失地消息还未泄『露』出去之前发动突袭。

  但是奇袭长安的兵马一共就只有三千,夺了长安后起码要留下千余兵马驻守,剩下的去攻打潼关都嫌少,哪还能分兵去打青泥隘口?

  抬头向薛冰望去,正欲发问,突然见诸葛亮一副了然的样子笑了笑,遂道:“军师可是瞧出了什么?”

  诸葛亮摇了摇扇子答道:“以亮瞧来,子寒所言无差,川中军力,却是以无余力矣!”

  刘备哪知诸葛亮瞅了半天,居然弄出这么一句,只是他又见诸葛亮一副胸有成竹之态,明显是想到了破解此破绽之法,当下只得于心下苦笑,言道:“军师若有妙计,还请快快讲来。

  ”

  只听诸葛亮道:“王上可是忘了,子寒先时曾言,须三路并进,相互配合,才得以成全功?”

  薛冰旁瞧着,突然听诸葛亮说出这句话,心下微惊,暗道:“看来诸葛亮已经瞧出我这套战略的重点了。到底是被称为接近妖精的人物,这么快就猜了出来。”

  只听诸葛亮笑着道:“若我所猜不错,子寒此战略,绝不只只是川中这一路兵马,乃是将荆州的关将军,甚至连东吴的兵马都一并算了进去。

  却是将三路兵马,当作一路来用,当真是三路并进,相互配合,以成全功!”

  刘备闻言一愣,厅中其他人也是一脸疑『惑』,只有庞统突然道:“三路配合,想来这青泥隘口,却是要着落关将军身上了!子寒定地好计策,真是够大胆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