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诸事待定


  吃罢了饭,薛冰左右望了望,见两女都向着自己望了过来,顿时觉得十分的头疼。这二女是才不知因为什么,却是又斗上了嘴,幸好没有打起来。

  只是这二女有将战场转移到了薛冰的身上,看她们这样子,分明是等薛冰表态,今晚会谁的房中歇息。

  薛冰瞧了瞧两女,闭口不言。后干脆取出书卷,坐那里看了起来。二女一见,便互相瞪了一眼,而后别过头去。起了身,各自回得房中去了。

  薛冰见二女走了,这才放下书卷,长出了一口气。

  “老婆多了,也不是甚么好事啊!”然后又觉自己很是没用,别人娶三妻四妾,自家后院依旧一团和气,自己才娶了两个,就闹的箭拨弩张的。“是不是自己太惯着她俩了?”

  坐了半晌,见夜已深,而且自己王府中议事议了整整一天,此时也觉得倦了,便转头望卧房而去。

  一边走着,心里一边念道:“这几日刚与融儿成亲,晚上都是宿她的房中了。今夜便去香儿的房间睡上一夜。

  ”其实,还有一点就是那祝融实太过疯狂,他怕自己去了又要折腾一夜,明日怕是起不来,赶不及议事。当然,这一点他是死也不会承认的。

  进了卧房,那孙尚香正铺着被褥,闻声转过头来。见是薛冰,嘴角轻笑道:“今日怎的不去那祝融房中了?”

  薛冰笑了下,言道:“数日未与香儿同榻,为夫甚为想念。是以今夜欲与香儿共枕。”

  孙尚香白了他一眼,言道:“莫要和我吊书袋了,看你一脸倦『色』,想来定是疲累至极,还是早些歇息吧。”

  薛冰上前。轻吻了一下,言道:“还是香儿疼我,我便先睡了。”说完,将衣衫褪,跳上榻便睡了过去。

  反叫孙尚香一脸悻悻之『色』,念道:“这个大木头,好不容易来找我了,也不知道陪陪人家!”但也仅仅是心里念叨了一下。

  而她依旧是灭了灯,而后上榻,偎依到了薛冰的怀中甜甜的睡了过去……

  次日,薛冰又早早起得身来,只是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连饭也顾不上吃,便急忙忙的出了府。

  刚一出府,正遇赵云。只见其骑着马,缓缓的从街那边行了过来,薛冰放慢马速,待赵云近前,这才与其并骑而行。

  二人相互问候毕。突见前方一骑缓缓而行,正是张飞。只见那张飞勒住胯下马,立街边等着自己二人,遂拍马上前。又与张飞问候。

  三人问候毕,只听张飞笑着道:“子寒这般早就起来了?我还道你定要多睡上一阵才行。”

  薛冰一脸奇怪,问道:“翼德何出此言?”

  张飞道:“子寒娶娇妻,夜里自然辛苦的很,又如何起地来?”说罢,见薛冰一脸窘状,哈哈大笑不止,而后转对赵云道:“我前些阵子外出办事。

  这回来才得知子龙之妻已有了身孕,却不知子龙何时请俺喝上一顿喜酒?”

  赵云笑了笑,言道:“待孩子出生时,定会通知各位的。”

  薛冰正尴尬着,突然听得张飞言赵云的妻子有了身孕,这才知赵云也要有孩子了,忙问道:“子龙也要当父亲了?已经几个月了?怎的也不知会我一声?”

  那赵云笑着答道:“才三个多月,子寒前些日子平南才归。而后又是成亲。这阵子又商议王上大事,一直未得出空闲来。因此未曾告知子寒,还望子寒勿怪。”

  薛冰听了,佯怒道:“怎的不怪?此等大事,当早早说于我知。不行,待得孩子出生之时,子龙定要好好的向我赔罪。不若,自罚三碗如何?”

  赵云听到此处,见薛冰一脸促狭,便知其是调侃自己,便笑道:“莫说三碗,三坛又能如何?”他这话,本是顺口一说,却忘了张飞还身旁,只听张飞道:“好,一言为定,待得那日,子龙定要先饮三坛,以为赔罪。

  俺老张别的记不住,这喝酒之事,绝对忘不了的。”言罢,复又大笑不止。

  三人正说话间,已然来到了王府之外。将坐骑交于侍卫看管,三人径直望公厅而去。一路上,中侍卫早得了命令,知谁可入,谁不能入。

  因此三人一路行来,皆未有阻拦。

  入得厅中,诸葛亮与庞统等人皆已到齐,除却这几位之外,今日却是又多了黄权座。众人互相见礼,这才各自归座。

  那黄权是今日才来,其昨日得汉中王亲卫通传,令其今日于王府中议事,是以此。只是他并不知刘备招他所议何事。

  先时只道是川中一些政事,直到此时,见座之人,皆汉中王刘备之亲信重臣,这才知今日所议之事,何等重大。

  不多时,刘备入得厅中,见众人皆至,遂道:“昨日诸公与孤共议一日,终定了北伐大计,只是诸多琐碎细节未定,今招诸公至,便是共同商议此事。

  ”说到此,转头见到黄权尚一脸『迷』『惑』,遂道:“公衡昨日未至,是以不知具体,今且先将大致情况说与公衡知。”言罢,着薛冰为黄权讲解北伐战略。

  薛冰见刘备叫自己为黄权讲解,忙道:“今王上手握两州之地,兵精将勇,正是行大事之良机。

  故,招臣等商议北伐大计,昨日却是已经定下了北伐之略,现特说与黄公知之。”

  黄权闻言,遂转过头来,点头示意薛冰细说。薛冰见状,遂道:“今王上北伐,首要攻略雍凉二州,因此此次北伐,大军主力将出祁山……”

  将北伐地战略细说了一遍,期间又回答了黄权的一些问题。而其他人,则静坐于一旁,直到薛冰为黄权讲完。刘备才出声道:“今公衡已明,瞧此略可行否?”

  黄权一边听着薛冰讲解,一边心中思量,待其将这战略从头品了一遍,这才道:“以臣观之,此策略确有可行之处,然其太过凶险,变数太多。只是。

  若能一举使王上呈强盛之态,倒也值得一行。”

  正说着,突然话风一转,只听黄权突的道:“只是,战阵凶险,王上贵体,岂可亲涉险地。以臣之见,王上当坐镇成都。总领各方。

  至于川中主力大军,另择一上将统领便可。”

  刘备一愣,却是未想到黄权居然反对他亲自出征,愣了片刻,才道:“光复汉室。讨伐曹魏,乃是孤毕生之所愿。

  讨魏之机便眼前,如何让孤忍得住,只干坐于后方?孤定要亲引大军。以谓我生平之志。公勿再多言,孤其志已定,不得变也。

  ”言毕,不再谈此事,转而吩咐道:“今孤欲亲自引军出征,而后方之事虽有诸葛军师管理,却是还须他人辅佐。政事有文休,但大军后勤之事却无一合适之人负责。

  孤昨日苦思一阵。想起孤手边尚有公衡,因此今日唤公衡至,便是欲将川中数路大军之补给辎重之大事托付于公,望公莫负孤之所拖。须知,北伐之成败,握公之手。

  ”……

  这一番话,直把黄权说的,好似肩负着巨大的使命一般。同时又显示出了刘备对其的信任。当真让黄权好生感动了一把。

  伏地上,只是一个劲地道:“定不负大王托付。”

  而薛冰直到此时。才明白了刘备唤黄权来所为何事。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这粮草辎重等物乃是关系到战争成败的重中之重,刘备自然要择人早地将部分粮草军器运输到各个地区中去。

  而战争开始后,粮草补给的问题将关系到一支部队的战争持久力。若后勤补给跟不上前线的消耗,那么这场仗不用打,便已经输了一半了。

  鉴于此,刘备自然要挑选一有能力的,同时自己又能放心地人。这么一来,可供选择地人便只有那么几个,而刘备经过自己考虑,终认为黄权将是合适的人选。

  同时,选择黄权也属于平衡荆州与益州势力的一个绰施。因为刘备手下诸多文武,虽然益州集团与荆州集团都有许多人得到重用。

  但是关键位置上地几人,依旧是荆州集团占据了上风,此时分配了这样一个重任益州集团的代表人物身上,也算是一种平衡手下势力的举绰。

  确定了后勤主管,接下来就是商讨各路军的细节问题。主力军团这一方,除却马超铁定随军之外,张飞将与马超同任前部先锋。

  另外,主力军团的调集工作也将马上开始进行。因为前番那番川中兵马大调动,倒是诸多兵马都集中了川中北面,现只需要再进行部分地调动便可以了。

  现要做的仅仅是等待粮草军器完备,以及其他军的准备工作。

  而汉中一路,刘备已经去了书信,着魏延立刻开始进行准备工作,帐下兵马勤加『操』练,同时又调糜芳、刘封、马忠、邓芝等将去汉中听候其调遣。

  另外,薛冰将川中征集三千精锐士兵,进行突击训练。训练地内容,自然是山地行军。赵云将从旁辅助。

  并且,急招巴西守将王平回成都,帮助薛冰寻觅合适地形进行训练……

  这一切安排完毕,刘备又问了下荆州与东吴方面的情况。只听诸葛亮答道:“望荆州与东吴地使者皆已出发。”

  刘备问道:“出使荆州者,何人?”

  诸葛亮答道:“乃是董允董休昭。”

  刘备点了点头,念道:“得此人去,兼且彼处有元直,当可使二弟不会引军轻进。”

  分拨完毕,众人散去各自准备北伐之前之一应事务。只待诸事一定,数路大军便可齐出直取曹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