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长安与十六寨


  漆黑的夜空,见不到丁点的星光,厚厚的阴云将月光完全的遮拦了起来。薛冰坐马上,打眼望着远处,只见得一片漆黑,根本就见不到任何东西。

  不过,就刚刚,探马才跑回来向他报告:“长安城,就前方十里处。”

  薛冰继续望向漆黑的前方,口上则对王平道:“如今长安就眼前,而攻城之期却明晚,我等不能再继续前进了。”

  王平也道:“若离的近了,待得天明,定叫城内守军发现,不若立刻寻一隐蔽处安营扎寨?”

  薛冰点了点头,笑着道:“不想一场大雨,反倒让我等提前到了长安。那些个巡逻的曹兵,却是都不知跑什么地方躲雨去了。”言罢,与王平哈哈大笑。

  正笑着,赵云至,对薛冰问道:“我于后阵听闻我军已离长安不远,现下攻城否?”

  薛冰摇了摇头,笑答道:“约定开门之期,乃是明日夜里,而非今日。以我们手中这点兵马,若没内应辅佐,根本别想冲进城中。”

  赵云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又道:“只是长安城外皆是平原,根本无甚隐蔽之所,我军又当于何处下寨歇息?”

  薛冰听到此言,却是也皱起了眉头,苦思良久,后只得仰天叹道:“只希望老天帮忙,再下上一日的大雨……”

  次日,天还未亮,薛冰就跑出大帐向天空望去,只见整个天空好似要与地面并到一起似的,厚厚的阴云是将阳光完全给挡了起来,明明已经到了白天,但是现下依旧和夜晚差不多。

  正瞧着。突然觉得脸上一凉,薛冰伸手一『摸』,恰好『摸』到一小点的水。“下雨了?”仰起了头,薛冰站帐外将一双手臂完全的展了开来,手心向上,似是要拥抱天空一样。

  左右亲卫看见薛冰这个样子,都是一脸纳闷,不明白自家将军这是做什么。只是过了片刻之后。

  只见得昏暗的天空开始向下掉水珠,薛冰立那里,感受着水滴落自己脸上和手上的冰凉,嘴角渐渐地『露』出了些须的笑意。

  而他发觉这雨有渐渐变大的趋势后,一脸喜『色』的对左右道:“去将王平将军唤至我帐中!”

  吩咐必,径直回了帐中,安坐于榻上,静待王平至。片刻后。王平入得帐中,与薛冰见礼后,忙问道:“将军唤平何事?”

  薛冰笑道:“无甚他事,只是请子均安排一下今日防务。且叫本寨方圆五里内,但有一点动静。都要知悉。而后,叫将士们好生歇息,待到夜间,即便兵发长安。”

  王平转过头。向帐外望了望,只见外面的雨势渐渐大了,便道:“将军,现雨势渐大,若想派出探马,便需要多派出许多才能探的清楚。”

  薛冰寻思了下,后道:“无妨,今夜攻城时。这些人便不随军进攻,只需要吊后面就好。

  他们的任务就是保证我军大寨,今日白天,不会被曹兵发现,以及遭受到对方的突然进攻。”

  王平点了点头,转头出了帐,去安排一应事务去了。帐中只剩下薛冰自己坐那里发着呆。“是成是败,全看今晚了。”……

  黄忠引着兵马。对身旁地雷铜与马岱道:“今我军趁夜撤往西面。救援马超将军。然我军兵少,而且还要提防曹洪引兵追至。为防万一。

  还请马岱将军速速望南,去搬救兵。”

  马岱闻言答道:“老将军所言甚是,岱这便去了!”言罢,冲黄忠与雷铜一抱拳,拍马离了大队,望南而走。

  黄忠见马岱行远了,又对雷铜道:“今我军虽然暂时了摆脱了曹洪,然不得不防其大军突然追至,雷将军可有何策应对?”

  雷铜寻思了下,言道:“不若设伏?待曹洪引兵至,突然杀他一阵?使其不敢再追。”

  黄忠瞧了瞧左右,答道:“只是周围是平原之地,根本无地可设埋伏,此计不可行。”

  雷铜又道:“既然如此,不若分兵挡之!末将引一支兵,拖住曹洪,老将军自引兵去救马超将军。

  ”黄忠低头想了想,却是无甚他计,便从了雷铜之言,拨兵马两千于雷铜,自引三千军急急望西,去救马超。

  原来这黄忠于前两日接得马岱告急,当下便引兵与曹洪大战数阵,而后于夜间趁曹洪不查,皆夜『色』掩护,引着兵马撤离了大寨,星夜望西而走。

  而后与雷铜分兵,自己亲引着三千兵马急急望西赶来。又行了数日,大军已达西郡地界,黄忠忙勒令大军就地下寨歇息,只待养足了精神,就去救马超。

  同时又使探马前去查探,以便查明前方战况。

  不多时,探马回报,言:“前方数路西凉兵马,分立十六寨,将一寨团团围中间。中间被围那寨,正是马超将军大寨。”

  黄忠闻报,惊道:“如何下这许多寨?莫非西凉有兵马百万?若兵少,每寨必无多少兵士守把,而且马超将军手边数千西凉羌骑,正是擅长冲锋之军,如何竟然冲不出来?”

  探马答道:“那西凉寨,两寨之间皆是各种拒马之物,寨前又多有石木,骑兵不得行,是以冲突不出。

  属下查探时,马超将军正引着羌骑冲锋,每每冲向一寨,周围数寨兵马齐动。羌骑冲不过去,又多面受敌,只得撤兵回到寨中。”

  黄忠闻言,一脸惊诧,口中言道:“如此这般,老夫又如何去救?”当下屏退探马,独自闷坐于帐中,苦思破围之法。

  次日,黄忠又使人领自己前去查探,待于高处站定。看罢之后,黄忠笑道:“老夫先时还道那西凉十六寨乃是铜墙铁壁一般,现下看了,也不过如此。

  ”说罢又笑谓左右道:“今日好生歇息,待得入夜,且随老夫破敌以救马超将军。”

  原来昨日里,黄忠听闻手下之报,还道那西凉大寨布设的多么精巧难破。哪知现下一看,才知自己是过于多虑了。那十六个寨,对内里的马超军来说,却是铜墙铁壁。

  无论如何,也冲突不出。

  但是对于身外面的黄忠来说,那十六座大寨,简直就是漏洞重重,只叫他随便引着一些兵马。他便敢说将那十六座大寨全都给夺下来。

  皆因那些大寨,将里面那圈,布置了许多陷阱,而且黄忠还能看到,那些兵士大多集中寨前。寨后则多为粮草辎重。少有兵马把守。

  因此,一但有人从外面进攻,那么这寨,就会被轻易的攻下。而且。这十六座大寨,乃是环环相扣,只要有一寨被破,那其他寨也难以幸免。

  想好了破敌之策,黄忠心下畅快,当下笑着引着左右回了大寨,吩咐了一番。着全军立刻休息,只待夜深即便出兵……

  再说那马超。

  白日间,引着兵马又冲突了一阵,却始终冲不出去,这次又白白牺牲了许多兵马,却依旧退了回来,当下气恼得于帐中来回的走着,那头盔也被他气得扔了地上。

  正恼着,亲卫进得帐来。见马超来回的走动。当下便道:“将军勿忧,马岱将军已经去了多日。想来正引着救兵来助将军。”

  马超闻言,这才停了下来,只是他那张脸,依旧是摆出一副臭臭地样子,当下只是对那亲卫道:“当初我于王上面前夸下海口,定将西凉全境取下以献于大王,如今却反被其困这里,突围不出,还须叫人来救。

  狼狈至此,尚有何面目回去见汉中王?”

  说罢,抽出宝剑,言道:“无论如何,定要冲出这该死地包围!今夜某欲再引兵闯寨,成败便此一举。

  ”而后又道:“且吩咐下去,叫兵士们好生歇息一日,待得晚上,再行突围。”那亲卫闻言,忙退出大帐,将命令吩咐下去……

  夜里,马超披挂整齐,刚刚胯上战马,正待吩咐左右,全力进攻南面那寨时,突然一小校奔来,慌忙道:“将军,西面敌寨火起,似是有人攻打其寨之后。

  ”马超闻言一惊,然后问道:“可瞧的清楚?却是有人攻打寨后?”

  那小校道:“却是有人攻打无疑,除火光冲天,尚有喊杀声传来。”

  马超大喜,言道:“定是我弟将援军带了来!”言罢于马上喝道:“马岱将军带来援军来救我们了,众儿郎们,脱身之日就眼前,且随我冲啊!”言罢,又对左右吩咐道:“全军出击,今夜定要冲出此处。

  ”……

  薛冰带着四千兵马,一路潜伏着行到了长安之下。

  这一带大雨连着降了数日,道路越发的难行,幸好薛冰这几千兵马,都是经过特别的训练过的精锐士兵,因此并无一人掉队,而且因为此时地夜空尚有雨水落下,城头上连火把都点不起来,因此长安城头的守军,居然不知已经有兵马潜了过来。

  奔到南门之前,薛冰见那门依旧死死地闭着,当下骂了一句粗口,心道:“我军路上耽误了一阵,已经过了时间了,城门依旧没有打开,莫不是事未成?”正寻思着,是趁夜强攻,还是就此退去,转而奔赴潼关,突然见得城门发出一声响,竟然打开了一条缝隙。

  而那缝隙,似是渐渐的变大。

  薛冰见状大喜,暗喝了一声:“大事成矣!”而后对身后兵士道:“现城门已开,众将士与我杀入城中,夺下长安!”说罢,一拍胯下战马,当先向城门冲了过去。

  众将士不敢大声回应,只得低声应了一下,而后随着薛冰一起冲向渐渐打开地城门……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