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夺长安


  薛冰挥舞着长戟,率先冲入城中。待得入得城内,立刻便有人上前言道:“属下飞羽军屯将廖立于长安待将军许久,终将将军盼来。”薛冰闻言,低头看去。

  只见一人,着曹兵衣甲,恭敬立马下,遂问道:“南门处,尚有曹兵否?”

  那兵士闻言忙答道:“回将军,南门守卫,皆已被属下等暗中清除。

  只是我方人手有限,长安城墙太广,因此只能将城门附近的人杀光,想来片刻后,就有巡逻的兵士因为听到城门开启之声赶过来。”

  薛冰不答,只是点了点头。

  正于此时,赵云引着其余兵马皆入得城来,薛冰见了,遂吩咐道:“子龙引一千兵马去占东城,子均引一千兵马去占北城,待我将此处事了,自去取西城。

  ”吩咐毕了,心下则道:“趁夜先将长安占领,然后立刻出兵夺取潼关。否则拖得久了,叫潼关守将得了消息,再想去夺,恐不易矣。”

  再看左右,赵云与王平正整顿兵马,准备奔赴东、北两处,薛冰又吩咐道:“今日占城为主,须趁夜『色』掩护,多作声响,以为『惑』敌,好叫城中曹兵不知我方有多少人马。

  愿降者不杀,抵抗者立刻斩之。另外,曹兵若逃,可往西城驱赶,就是不能叫其从东门而出。”

  赵云一听,问道:“子寒可是担心有兵士逃到潼关,好叫潼关守将知悉长安之事?”

  薛冰点了点头,答道:“然!”话音未落,只听得城墙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何人违抗将令,擅开城门?”

  众人转头去看,只见城墙上正有数人举着火把向这边跑来。借着火光,薛冰隐约瞧出当先那人乃是一小校。

  遂撇了撇嘴,对身旁赵云、王平道:“此处交于我,二位速去!”说罢,拨马提戟,于城墙下立定,只是冷眼向上面打望。

  赵云与王平得了令,分别引着兵马奔赴二处,南门处却还余下两千兵马。而薛冰。

  提着戟一边向城墙上望着,一边对身旁廖立道:“长安内里尚余多少兵马,城中守将何人?”

  廖立忙答道:“长安中已无多少兵马,只有不足两千兵士日夜守四门之上,城中守将乃是徐晃帐下偏将薛则。”

  薛冰闻言一愣,心中暗道:“薛则?这是哪个?”口上则吧唧了两下,笑着道:“不想还碰到了本家!”正笑着,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问道:“那长安附近有多少巡逻队?那些却是何处兵马?”

  廖立道:“那些是议郎辛毗向徐晃建议的。着附近兵马每日于长安附近巡逻,以防有变,却都是附近县城中的兵马,并非长安守军。”

  薛冰捂着头,里不停念叨着:“辛毗。

  辛毗!”心里则想着:“这是哪一个?”原来他来到此地日久,三国演义中的情节虽然大部还记得,但是许多细节也忘了不少,似辛毗这人。他便没什么印象。

  现下除非是叫他遇到演义中发生的事,也许还能刺激到他,使他想起多的事。但是现地情况是,历史已经脱离了原来的轨迹了……

  摇了摇头,薛冰道:“那辛毗现何处?”以薛冰瞧来,那个和他是本家的长安守将并不足惧,因为虽然他不能将所有的人都记得清楚,但是比较有名的将领。

  他还大概能有个印象的。而这个薛则,则是没印象的那个行列。

  而辛毗,虽然他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何人,能力又如何,当时他总觉得还似哪听过这个名字,心底不自觉的就升起了防备,本能地认为此人很可能会成为自己占领长安的大阻碍,因此便想先除了此人。

  那廖立并不知道薛冰的想法。不过上官发问。身为下属的他还是立刻便答道:“回将军,那辛毗随徐晃身边一道出征了。”

  薛冰闻言又道:“那长安之内。除了那薛则,还有何人?”

  廖立道:“只余下一应文弱官员内,善战者,皆随军去了。”

  薛冰点了点头,心头上那块大石总算是落了下去,问了这许多,他已经十分确定,这长安,是十拿九稳了。

  抬头再想城头望去,先时向自己问话的那名小校,此时已经被早就埋伏上面的飞羽军兵士给斩杀……

  长安守军不足两千,便是皆数派到城墙之上,每个方向也不过几百兵士。偏偏长安还是一座大城,这几百兵士分散到城墙之上,根本就起不到什么防御的作用。

  其实按照辛毗的建议,长安地守军既然太少,便动员周围郡县的驻守兵马长安四周来回的巡视,只要发现异状,招集附近兵马拖住敌人的同时立刻通报长安。

  然后长安方面就有足够的时间将四周地兵马调集过来,以及向西线的徐晃大军求援。

  只是辛毗没料到几场大雨,反倒叫薛冰的部队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到达长安城下。又因为城内兵少,轻易地就被其夺了四门。

  甚至于薛冰这一整夜,只是提着血龙戟,骑着卷『毛』赤兔马城内来回的转了一圈,根本未曾动过一次手。

  许多兵士黑暗中瞧不清楚,只是瞧见许多兵马将自己团团给围住,立刻便丢了兵器,跪地请降。

  待四千兵马齐齐杀至公厅之时,守将薛则见大军压境,身旁仅余数名亲卫,只得长叹一声,摇了摇头后言道:“某……愿降!”

  此战,几乎是兵不血刃的便夺了长安,而夺了长安之后,薛冰立刻招集赵云与王平商议道:“今长安已夺,先着兵士分守四门,而后留出三千兵马,某自去取潼关。”

  赵云忙道:“此夺长安,乃子寒之功。某随子寒来,多随军后,未立功劳。这潼关,便叫云去取,如何?”

  薛冰闻言,见赵云立面前,双拳抱一起,眼神极其坚定,遂道:“子龙愿去,自是好!那便拨三千兵马于子龙,我再着五十飞羽军兵士于你,当可全取潼关。”

  赵云又道:“我军只有五千兵马,今拨三千兵马于我,长安如何守御?只带一千兵足矣!”

  薛冰道:“然潼关有天险依凭,三千尚嫌太少,一千如何足够?”

  赵云则道:“长安周围,尚有许多曹兵,为防止其袭云军之后,长安必要留守大部兵马,一为守城,一为阻敌,兵少,又如何行事?子寒勿忧,我料一千兵足以取潼关。”

  薛冰惊疑道:“子龙可是有妙计于胸?”

  赵云笑道:“妙计谈不上,只是我料长安之失,潼关守军并不知悉,且叫手下兵马着曹军衣甲,装做运输粮草之兵,当可诈开关门,而后取此关。”

  薛冰恍然道:“好计!”而后又道:“单着曹兵衣甲尚不足,待某将那本家兄弟唤来,去助子龙谋取潼关。”

  赵云一愣,却是不知薛冰所言的那本家兄弟乃是何人。薛冰却是笑了笑,对左右吩咐道:“去将薛则将军唤来,我有事相询。

  ”赵云听了,这才知薛冰说的乃是刚降的长安守将薛则,脑袋再一想,便明白薛冰想让薛则随军同行,那潼关守将见了薛则这个熟人,定不疑有他,打开城门,放其军入。

  心里想的明白,嘴上则笑道:“子寒想的周全。”

  薛冰则道:“若不是子龙想出此计,我险些忘了另一件大事。”

  赵云道:“何事?”

  薛冰笑道:“我军粮草已,正好将此人唤来,问问粮草皆屯于何处。”……

  不多时,左右将薛则带至,薛冰另左右赐座。而直到此时,薛冰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起这个和自己同姓地人来。

  但见此人身高应当比自己略高,身子也要壮上许多,虽然留着短须,但是年龄应该不大,一身甲胄上还有一些尘土血渍,不过薛冰一看就知那些血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是才交战时,敌人的血溅到他身上的。

  只是转念一想,那不就是自己手下兵士的血吗,当下心底微有不快,只是面上依旧道:“公今既降于我军,我等便都是汉中王帐下,兼你我有同宗之谊。

  今且有一事相询,还望公告之。”

  薛则本为魏将,此次汉中王刘备兵出祁山,徐晃引军出迎,他本想趁机建功立业,却不想被徐晃留长安,没想到自己守的长安还被人袭了,自己还成了阶下囚,只道自己确是无能之辈,是以心下正郁闷着,直到此时薛冰对他好言相待,心底这才好过一些。

  而且,薛冰还要和他拉同宗之谊,这却让他觉得有点飘飘然。

  要知道薛冰是什么人?那可是名震天下的当世名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刘备帐下重要的将领之一,便是徐晃此,也不敢说能赢得了他,自己被他所擒,倒也算不得丢脸。

  当下便道:“兄长有事但问无妨,今则既然已经降了,自是当辅助兄长以成大事。”

  薛冰听了薛则地话并未大喜,只觉得脸部地肌肉有点抽抽。看了看薛则那张留着胡子的脸,再想想自己那张脸,怎么也不觉得自己会比他年长。

  “居然管我叫兄长?你多大了啊?”只是心底虽然这般想,口却笑道:“如此好,我只是想知,屯粮之所何。另外,还想请薛则将军帮个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