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恐吓


  王平接到薛冰传唤,立刻上马向北门赶去。一到北门,入目的除了烧毁的房屋,便是来回忙碌着的兵士们。

  打量了一圈,只听得前来唤他那名兵士对他道:“王将军,薛将军就此屋中。”王平闻言,忙冲那名兵士点了点头,而后与立门旁站岗的兵士打了个招呼便径自走进了屋中。

  一入得屋内,就看见坐上首的薛冰。此时他正一脸严肃的望着屋内的另一个人。

  那人被绳绑成了粽子一般,身旁还立着另外两名兵士,将其死死的按地上,只能跪着,始终起不得身。

  薛冰正问着话,突然见王平进来,忙道:“子均来了。”

  王平则上前几步,于薛冰面前站定,抱拳问道:“不知将军急唤平,有何要事?”

  薛冰闻此言脸『色』一正,忙道:“现有一重任交于子均,子均当从速行之。若迟,则事不可成矣。”

  王平恭敬道:“将军但请吩咐。”

  薛冰点了点头,眼睛却暗中瞟向辛敞,见其面不改『色』,嘴角遂撇了一下,暗道:“我就不信你个小子有那么好的涵养。

  ”当下转过视线,目视王平道:“是才得辛先生告知,稍后将有曹兵袭城,子均当速引精兵伏于北门两侧,只待曹兵至,便可杀出。”

  说话之时,眼睛却是又转而去看辛敞,果然见其脸『色』微变,似是惊讶非常,眼睛还不自觉的向薛冰瞧来。

  薛冰瞧见辛敞这般样子,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不待王平发问,又接着道:“北门兵士。归子均调遣,一应事务,皆靠子均了。至于本将,今夜便于北门处静待曹兵至。

  ”而后又将王平唤至身前,低声吩咐了一番。

  吩咐罢,挥手示意王平出去。那王平虽然不大了解详情,但是他自己明白,上级吩咐的事。自己只需要做好就可以了,尤其是军队中。

  再待王平出了屋,这才转而对辛敞道:“是才多谢辛先生告知我此等军情大事,否则若将到手的长安失了,本将之罪重极矣。”

  辛敞闻言,昂着脖子道:“将军所言,下不甚明白!某未曾说过什么话,又如何告知将军此等大事?”

  薛冰闻言大笑道:“若非先生是才脸『露』惊『色』。本将又如何知某之猜测无误?”

  听到此处,那辛敞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是才薛冰当着自己的面对王平说那些话,根本就是暗中试自己。若自己『露』出一丁点的惊『色』,那便证明他地猜测没错。

  若是处变不惊,也许他还会有着几分不确定。下达命令时也不会那般的痛快了。

  将这些想得通透,辛敞只觉得自己好似笨蛋一样被人捏手中随意的戏耍,胸中实是憋闷不已,偏偏自己又无可奈何。只能跪那里,多用愤怒的目光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抬头再去看看上面端坐着的薛冰,只见其一脸微笑,再加上容貌甚美,而且身型并不魁梧,实不像一个盛名外的战将。

  但是身上披着的铠甲还染着许多未干地血渍,这些告诉了众人,他的武艺并不似外表看起来那般的弱。

  此时薛冰也发觉辛敞正怒视着自己。当下回视了过去。那辛敞与薛冰一对视,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许多,慌忙低下头,将自己的目光移了开去。

  觉得好过了一些的辛敞心中突然想起自己姐姐辛宪英曾对他说的那句话:“薛冰乃世之名将,先助汉中王夺荆州,后又随军入川,又领兵镇守葭萌,连马超都不得其门而入。

  让汉中王有足够的时间谋夺西川。其后征汉中。平南蛮,其皆多有战功。威名甚重,乃汉中王帐前得力的大将,实非你我所能对之。

  今弟欲于城中举事,使回还兵马能够复夺长安,实乃不可行之举。而且,事若败,极易陷辛家于水火之中。”

  只是自己当时并未将这番话听进去。

  毕竟他不过二十出头,还算是年轻人,心中有股不服输地冲劲,辛宪英的那番话非但没让他打消了念头,反而让他升起了打败薛冰的念头。

  而辛宪英见到自己弟弟打定主意要行事时,又对其道:“今若欲起事,当先麻痹薛冰,使其不曾注意我府动向。同时暗中联络城中其他家族,请其出力相助。

  而弟这几日便莫要出府了,以免叫薛冰瞧出了异常。”

  毕竟是自家人,当辛敞决意要于城中夺下城门,好使回返兵马能够入得城来之时。辛宪英便开始一心的帮他出谋划策。

  与薛冰交好,然后整个辛府都表现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每日都进行着正常地作息,不叫薛冰察觉出异状。

  而这些日,各家护院都分散向北门附近集结。那里有许多房舍腾了出来,作为这些人集合的地方。这些事,以这些豪门大家的势力,自然很轻松的就可做到。

  至于先于四处放火,搅『乱』守军注意力,然后趁『乱』夺取北门地计划确是辛敞想出来的。

  可以说,如果不是薛冰闲极无聊,上街闲逛。恰巧遇到了正赶往北门准备举事的辛敞,也许这一切就真的成功了也说不定。

  而因为这个巧遇,薛冰派去跟踪辛敞的亲卫跟到北门时,被散于四处的暗哨给发现。

  这才使得辛敞知道自己的行动已经被人发觉,未防止意外情况发生,遂提前放起了火,欲将北门提前夺下。

  他看来,只要将北门夺下,然后再使人飞马奔出城外,去寻那支兵马,请其加快脚步,早些赶到长安。

  只是没想到薛冰的反应这么快,而且北门守军地战力也完全出呼辛敞的预料。

  虽然事前他已经可能的提高了刘备军的战力,但是没想到不过三百余人的城门守军,居然千多人地围攻下护住了城门。

  同时也没想到薛冰居然仗着马快。单枪匹马的先赶到了北门处,分担了守军的压力,给后续增援部队地到来争取了足够地时间……

  跪地上,两腿的麻木感将脑袋里胡思『乱』想着地辛敞给拉回到了现实。

  稍微动了一动,让自己的双腿能够好过一些,再抬头去看薛冰,心中奇怪他为何不让左右将自己带下去,或杀或关起来。怎地让自己没完没了的跪这?

  只听薛冰突然言道:“我一直有件事觉得很奇怪。根据我的推测,这支曹军不可能是从陈仓赶来的,那么就只可能是从秦川,徐晃的本部兵马中分派出来的。”

  “若是这样,根据路程,他们能今日赶到这里,证明他们早早就得知长安失守。也就是说,我军不过刚刚夺下长安没几天。徐晃就得知悉了这里的情况。

  你们,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居然这么短地时间就将消息从长安送到了秦川,并且还联络了一支兵马,设下了这个计策。”

  辛敞不答,只是紧闭着嘴跪那里。

  薛冰见状。

  也不以为意,只是笑了笑轻声念了一句:“我会让你说出来的!”用手将头盔除了下来,挠了挠头,口中却好似不经意间言道:“辛府现好象是那个辛小姐管事。

  本将瞧这辛小姐似乎很好说话,待过上片刻,本将自去寻辛小姐好好长谈一番,想来辛小姐是很愿意将本将想知道的事说出来的。”

  暗中去看辛敞,见其脸上稍微有点动容,便又加了一句:“这地点嘛!我瞧这后面那间卧房还算干净,倒是很适合长谈……”

  辛敞不傻,也不是未经人事的愣小子。

  此时听到薛冰这般说,哪还不明白到底何意?一个男人,夜间想将一年轻女子带到卧房里,想做什么?能做什么?二人摆上一桌饭菜,然后长谈一番?谁信?起码辛敞是不信地。

  当下大喝了一句:“薛冰!若敢碰我姐分毫,我定要生啖汝肉!”

  薛冰也不着恼,只是摇了摇手指道:“辛先生太过激动了,本将只是欲寻辛小姐好好长谈一番。请教一些本将的诸多不解。

  又怎的会去碰其分毫?”末了又加了一句:“当然,若辛先生肯为下解『惑』。自然就不用劳烦辛小姐了。”

  辛敞闻言,明知薛冰是拿其家姐来威胁自己,偏生自己又无可奈何,正犹豫间,只听薛冰对左右大声道:“去请辛小姐过来一叙!”慌忙喝道:“慢!下……下愿为将军解『惑』……”那慢字喝的倒是气势十足,可惜到后那句时,其声几若蚊鸣,竟叫人听得不甚真切。

  薛冰见辛敞服了软,心中大笑不止,面上却只是挂着微微地笑意,好似早就料到其定会这么说一般。

  其实薛冰心中也甚是忐忑,他可不知道辛宪英辛家人眼中的地位到底如何,只是见前几日与自己对话的都是这辛小姐,便当她是辛府的重要人物了。

  若真的没什么地位,自己就算将其绑来,真的将其怎样了,怕是辛家人也不会松口。不过,现看来,这辛宪英似乎辛府地位不低,自己倒是赌对了。

  而薛冰花了这么多力气,想要知道的,其实就是辛府与曹军的联系方法。若始终不能得知,那无疑是给以后地战斗留下一极大的隐患。

  起码这个没有电话电报等通讯设备的时代,信息传达的时间将直接影响到一场战役的终结果。

  若被曹军占了这条优势,就算刘备军目前形势上占据了一定优势,也难免会突然翻船。“一定要问出来!”薛冰暗中握紧了拳头。“哪怕使些非常手段!”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