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试探


  城头上的战鼓不停的响起。而城外,两枝兵马摆好了阵势遥遥对峙,黑压压望不到边的士兵一边举着手中的兵器,一边高声呐喊着!

  两军阵前,一名黑铁塔似的大汉大喝了一声:“拿命来!”手中丈八蛇矛突然间化成一片光华。

  待那光华敛去,一颗大好头颅连带着半片肩膀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弧线,撒下了无数的热血后落了地上,好似垃圾一般,无人再去理睬。

  手中丈八蛇矛一摆,马上那大汉哈哈一阵大笑,以手中蛇矛遥指对面阵中喝道:“还有何人敢与俺张飞一战?”其声有若青天霹雳,直震得对面阵中那些将校督尉脸『色』惨白,竟无人敢应其声。

  这使蛇矛大汉自是张飞无疑,此时其身披金甲,头戴金盔,胯下一匹乌锥宝马,手中一杆丈八蛇矛倒提着,再加上左近那三具死尸,直叫人看的胆寒不已。

  原来这日一早,便有兵士禀报,言:“曹军大部兵马已至城下,现正于东城外叫阵。”

  张飞接了报,随便抹了两下脸便对左右大喝一声:“披甲!备马!”此令一出,左右兵士皆知其欲引军迎战,遂一面取过战甲帮其穿戴,一面去通知薛冰、张苞等将。

  而后不待薛冰等人赶至,这张飞便点齐三千兵马,率先出了城门。紧跟着便是连斩三将,这三将通通斩杀罢了,那薛冰和张苞这才堪堪来到城头之上。

  扶着城墙望下面去望,只见曹军阵中又奔出一人,手中大刀一边舞着一边大声喝道:“我今要为我兄弟报仇!”喝罢,也不通姓名,手中大刀借着战马冲势直奔张飞砸来。

  薛冰上面瞧的清楚。只见张飞只是喝了句:“来的好!”手中丈八蛇矛仅仅是斜斜一斩,长矛好似切豆腐一般,从那曹将的腰腹处切入,然后从后肩斩出。

  除此之外仅仅是上身稍微一偏,便躲开了那曹将的全力一斩。

  二马交错而过,张飞连位置都没动过,那曹将便被其一矛分成了两断,死的凄惨无比。转头再去望左近那几具尸体。

  薛冰这才发现,除了一具尸体是完整的以外,其他三具无不惨遭分尸。

  正此时,只见曹军阵中又是两声大喝声起,声未落,二骑先后从阵中奔出。只见这二人一使方天戟,一使开山斧,这二人出得阵来后。

  只见那使戟将校道了句:“某乃夏侯霸将军帐下,偏将张焕!”那使斧则道:“某乃夏侯威将军帐下,裨将吴尚!”

  张飞听了,大笑一声:“你二人一并上!叫俺好生打上一场!”

  张焕转头瞧了眼吴尚,点了点头。言道:“张飞乃当世虎将,若单斗,恐你我二人皆非其敌手,须得合力敌之!”

  吴尚也不反驳。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应允。是才其阵中,已经见识到了张飞地武艺。见其连斩四人,好似没废多大力气,便知其武艺着实惊人,当世少有人敌。

  又兼张飞威名,世间何人不知?尤其以魏地,习武者皆知张飞之名。

  只是他们却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居然还有机会与其这沙场之上较量一番。当下心中毫无恐惧之心,反倒觉得一身热血好似沸腾了一般。

  当下这二人再不多话,一挺戟,一挥斧,并骑望张飞冲来。

  话说这张飞久经战阵,所杀将校早已不可计数。对手功夫的好坏,只须一出手他便能瞧出个大概。此时见这二人架势,心里早已了然。“这二人虽然功夫不错。

  却依旧算不得厉害。只是二人齐上。我须得多使几分力气了!”脸上收了笑意,手中蛇矛一横。一催胯下战马,居然冲着二将迎了上去。

  而此时,张苞见自己父亲独斗二将,当下骂了一句:“无耻,居然以多欺少!等某出城去杀了这两个无耻小人!”虽然他心中明白,曹军也是无可奈何,这才二将齐出。

  只是城下那迎战之人,毕竟是自己父亲。就算明知自己父亲武艺过人,纵使二人夹击,也不会有什么损伤,只是毕竟心中难安,当下便欲出城为父亲掠阵。

  只是还未来得及转身,便被一人拦住。转头一看,只见拦住自己的人正是薛冰,当下恭敬的道:“不知叔父缘何拦住小侄?”

  薛冰收回自己的手臂,笑了笑道:“侄儿留此击鼓助威,某出城为你父掠阵!”

  张苞见薛冰欲出城为父亲掠阵,当下便道:“得叔父往,我父必无恙!”

  薛冰听了,只是笑了笑,言道:“便是某不去,你父也必然无事!”却是他心中知悉,以城外曹军中的武将,莫说两个,便是三、四个也极难伤到张飞。

  至于他想出城,一是待着无事,二是他这几个月来,虽然引兵曹军领地内偷袭『骚』扰,但是几乎没怎么动过手。皆因每次杀敌都是靠着弓矢弩箭。

  此时见到张飞外与敌斗的甚是畅快,他手上却也有点痒痒了。

  奔下城墙,跃上自己那匹卷『毛』赤兔,提着长戟便冲出了城。至于其身边,却是连一名兵士都未带。以他瞧来,今日这一战,怕是以斗将为主,这兵,今日多数斗不上了。

  刚出得城来,还未瞧清楚状况,猛然听得身旁众兵士齐声喝了一声好!这一声将薛冰吓得一激灵,赶忙也抬眼去看。

  只见那场中,使斧的吴尚双手鲜血淋漓,一脸痛苦之『色』,那一柄开山大斧早已被丢到了一旁,此时正欲拨转马头望本阵而逃。

  可是哪那么容易逃掉?那张飞使了三矛,硬生生把使斧头地给砸的虎口迸裂,双手发麻,一柄大斧脱手飞出,正待一矛将其结果掉了事,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从眼皮下溜走?

  薛冰一边注意着场中情况,眼光余角也场中转了一圈,却是寻另一名使戟的将领。这一寻『摸』,果叫其见得那人。

  原来这人早就被张飞以蛇矛扫落了马,此时倒地上,似是摔的不轻,兀自扶着脑袋摇个不停。

  见了这般景象,薛冰心中暗道:“这才多一会儿的功夫?怎的就打完了?”

  只是他心思未落,却见曹军阵中又是一骑奔出,于马上开弓搭箭,口中大喝道:“吴尚快退!”喊声刚出,手中利箭已经离弦而出,直取张飞面门。

  张飞虽然一心想要了解面前那将『性』命,但是也没忘了观察周围动向。只是那弓弦声响起,他便知有人暗箭偷袭。

  当下一摆手中蛇矛,随后便听得一声喀嚓声响,那箭便被张飞拨落到了一旁。

  转头正欲去看是何人偷袭,却听得一声惨叫声,曹军阵中一人肩窝中箭,从马上跌落了下去。

  张飞见状,正自疑『惑』间,便听得身后阵中传来一声大喝道:“再有使暗箭者,且看某手中长弓准是不准!”

  转过头来,只见己方阵中奔出一赤袍银铠者,手中提着长弓,正立于阵前。

  却不是薛冰是谁?只见薛冰喝罢,又取出一枝箭来,随后一箭『射』出,正中那吴尚后颈,立时跌下马来,眼见是活不了了。

  薛冰见得,不禁于心中暗道:“今儿个手感不错!居然『射』一个中一个!”

  可怜这吴尚,眼见得就要奔回阵中,逃得『性』命,却不想薛冰跑下城来,手痒难耐。『射』翻了偷袭之人不说,还顺手也给他来了一箭。

  而且惨的是赶上薛冰手风特顺,当真是倒霉至极。

  张飞见了,当下笑道:“半年未见,子寒弓艺渐熟啊!”言罢又道:“只是莫来抢俺老张地对手!”

  薛冰听罢,笑着收了长弓,复又提戟手,口中则道:“翼德已经斩了许多曹将,不若剩下的让给冰如何?”

  张飞正欲开口回答,却突然见对面曹军缓缓的退了下去。因为一时愣神,却是忘了下令追击。

  刚准备下令,却又见曹军军容整齐,不似溃逃,若追之,必伤亡惨重,遂罢了此念,策马奔回阵中,笑对薛冰道:“看来子寒只得等曹军下次来攻了。”

  这薛冰却也没想到曹军说退就退,一点征兆都没有。方才还与张飞斗的不亦乐乎,这一眨眼的功夫就跑了个干净。

  他却没想到,曹军如此快地退却,其中还有他的一份功劳。

  乃是这领军主将心道:“一个张飞已经那么难对付,这又出来一个,还怎么斗得下去?”遂下令收兵,准备回去向都督禀报今日战况。

  原来今日前来叫阵的曹军,乃是曹真派出的一枝试探部队。

  因为他已经得知雍凉曹军败亡之事,而且仔细算来,时间已经过了许久,心中也『摸』不准川军援军是否已经赶到了径阳,遂使手下引了数千兵马前去试探一番。

  这一试,果然发现经阳城中守军增加了许多,有猛将张飞内。

  此时曹真听着手下将领地禀报,口中言道:“不想刘备动作竟然这般迅速,雍凉大局初定,其弟张飞已经引着兵马杀到了。”

  司马懿道:“如此看来,径阳不可取也!”

  曹真点了点头道:“这般一来,唯有使那计!保住曹、徐二位将军!”言罢,又想起手下所报中言张飞于城下连斩数将,勇猛无匹,遂对左右令道:“今日好生歇息,明日本都督亲自去瞧一瞧这张飞究竟有多厉害!”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