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幽州之战(1)


  第21章幽州之战1

  旭日初升,朝霞满天,幽州城的城头上,韩德让披着一身轻甲,手按城垛,朝城下看去。

  韩德让的曾祖父就已经辽国做官,到了韩德让这一代,他的心里早已没把自己看做一个汉人。契丹辽国才是他的国家,曾祖父韩延徽被辽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看重;祖父韩知古帮助辽国平定渤海国,是大辽功臣;父亲韩匡嗣虽然没有多大能力,但是医术精湛,深得当今辽主耶律贤的信任。

  韩德让今年才三十八岁,从小就幽州长大的他,像契丹人一样有着强健的体魄。赵光义派人前来招降,韩德让想都没想就回了两个字“不降”!

  但是二十万大军四下围城,连营数十里,旌旗密布,刀枪如林。韩德让不怕,不代表他的部下不怕。赵光义围城以来,幽州城里人心惶惶,★★四起。有些幽州汉军夜里偷偷出城投降了,就连耶律斜轸属下的渤海部领也带着族人归降了赵光义。

  这幽州是越来越难守了。韩德让心急如焚,求救的书信早已送了出去,但是幽州到上京就算是加急军情也要天,大军赶到也需要时间……一来一回,起码要半个月。韩德让手下只有不到两万杂牌军,半个月……好难啊!

  还好耶律斜轸为了稳定军心,派耶律学古率领三千皮室亲军从城后挖地道潜入幽州。这三千人马一来是为了助韩德让一臂之力,另外也是为了弹压幽州内各族军队,让他们不敢再起异心!

  韩德让侧过头看着身边的耶律学古,他是个年轻将领,很得耶律斜轸的器重。尤其耶律学古精通汉学,也做得一手好诗,打起仗来英勇无匹。他和三千皮室军此,让韩德让的心里安稳了不少。

  身旁的士卒搬着成捆的箭镞,火油,檑木滚石……走上城头。

  “你看,宋军动了!”耶律学古指着正南方的宋军大营,高高的黄伞盖挑了起来,看样子是赵光义御驾到了南营,要亲自督战了。

  成队的宋军战士走了出来,离城大约两箭之地排开了阵势。

  韩德让微微一笑:“将军请看,宋军攻打幽州准备并不充分,石炮几乎没有,攻城器械也不充足。幽州城池坚固,要是宋军指望像拿下太原一样,轻易打下幽州,那可真是白日做梦了!”

  耶律学古仔细的看着宋军大阵,只见一队队军士推着巨大笨重的床子弩向阵前移动。耶律学古脸色一沉,这种床子弩叫做“八牛弩”,是三弓床弩,一次就需要余人绞轴上弦,可以射“踏橛箭”,成排成行的钉城墙上,攻城士卒可以沿着踏橛箭攀援攻城。是宋军攻城的一大利器。

  这种床子弩都推了出来,看来今日一场血战无可避免。耶律学古急忙布命令,四处城头加强戒备,他的三千皮室军充作预备队,随时准备增援。

  宋军阵,鼓声响起。

  城头上的士卒心里都是一紧,却诧异的听到鼓声之后竟然响起了乐声,忍不住一个个探头望去。

  那顶黄伞盖向前移动,快到了阵前就停了下来,那里都是盔甲鲜明的亲军。忽然四下里队伍一分,五名精壮将士快步跑出大阵。

  这五人都是赵光义亲手挑选出来的大汉,他们肩负着激励友军,震慑敌军的作用。这些士兵都是禁军的武艺高超者,身高是为标准的一米八。入选了剑舞班的战士们不用上阵杀敌,只需平日苦练高难、高风险的剑舞即可,每到攻城之际,这些战士就会表演一番剑舞,威震敌军!

  “搞什么啊?有这么打仗吗?”一个老兵蹲城头上,小心翼翼把盾牌挡脑袋上往下看去。

  身旁一个渤海族的战士算是见多识广:“这是宋军喜欢的把戏,吓唬人还行,打起来没什么用,也就能吓到那些胆小鬼而已。”

  战鼓擂响,还有余名宫廷乐师站阵前开始吹吹打打起来。数名战士齐声大喝,阵前站好队列,袒露出上身强壮健美的肌肉,手持利剑,开始挥舞起来……一会儿将长剑扔向半空,又飞身去接,左手接住抛给右手,右手再次抛出,换成左手背后接了下来,剑光闪烁,动作矫健,着实精彩!

  赵光义坐黄伞盖下微微点头,这一刻他的心情才算舒缓了一些。让先锋军去迎战耶律斜轸本是想趁机除掉赵德昭,没想到反倒折了傅这个心腹……

  傅这个蠢材,战败就败了,居然自刎而死,还写了封认罪书,把责任揽上身。赵德昭、谢慕华又一个个肉袒面圣,前来请罪。曹彬、潘美、呼延赞、石守信这一班老将跪了满满一地,一个个又是说先锋军如何英勇,又是说辽军多么狡猾,死命把赵德昭和谢慕华等人都保了下来。

  眼下攻打幽州,正是用人之际,也犯不着非得逼死赵德昭,凉了诸位臣工的心。但是赵光义一想起来那些太祖旧将为赵德昭求情的样子,心里就一阵烦闷。赵匡胤已经死了四年了,但是这些老将就好像还当他活着似的……赵德昭若是收买了这群老臣,却是心腹大患……

  赵光义冷眼看了看身旁的赵德芳和赵廷美,这两个都不是能成事的人,一对只知道享乐的叔侄正乐呵呵的看着剑舞班的表演呢!倒是赵光义的长子,楚王赵德崇手持弓箭、跃跃欲试!

  赵光义非常疼爱这个儿子,去年辽国使臣来到东京汴梁,十三岁的赵德崇,辽使面前表演了步穿杨的箭法,令辽国人惊叹无比。假以时日,此子必成大器啊!

  赵光义欣慰的看着赵德崇,不禁想起了太祖长子赵德昭。赵光义冷冷一笑,赵德昭就像他心头的刺,一日不拔掉这个眼钉,赵光义就是安不下心来!

  这剑舞班的军士们表演的越热烈,但是城头上的辽军却一点也不怕,还大声呼喝了起来。赵光义举起千里目望去,那些汉军和渤海军城头上笑得东倒西歪,朝着剑舞班,指指点点压根没把这“剑舞”放眼里!

  就三个月前,这剑舞班攻打太原之时还立下赫赫战功,当时的太原守军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吓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随后大军攻城,太原守军全无斗志。没想到,幽州城下居然没什么效果。

  赵光义心里一阵烦躁,大喝道:“弓箭,攻城!”

  剑舞班的战士急急忙忙的跑了回来,大军齐齐向前压去。十万将士赵光义的爱车前摆好阵势,弯弓搭箭对准了幽州城。

  “放!”

  瞬间,万箭齐,铺天盖地,就像漫天飞蝗直扑幽州城……

  “放!”

  大宋将士闻令急忙抽出箭支,弓开满月,瞄着幽州城继续射去……

  “放!”

  “放!”

  赵光义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从千里目里望去,幽州守军连头都不敢冒,个个死死的举着盾牌躲城墙上,这漫天箭雨,见缝插针,哪怕一个缝隙护不住,就可能随时被利箭命,偌大的幽州城已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刺猬”!

  箭雨稍停,幽州城头忽然站着一人,大声朝城外喊道:“韩太守说……多谢赵官家……送箭!”声音宏亮,远播四野。

  “韩德让,城破之后,朕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赵光义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谢慕华和赵德昭等人已经被他赶回到青沙河去继续和耶律斜轸对峙。至于得胜口,赵光义一点也不放心上,幽州距离东京和上京都颇有距离,就算辽军得到消息,再整装出,赶到幽州之后,至少也要半个月。

  半个月?难道朕二十万精锐禁军半个月还吃不下一个小小幽州?

  赵光义站起身来,拔剑喝道:“攻城!”

  大将宋大踏步走了出去,南面幽州城正是他的战区,手下两万健儿蓄势待。

  这宋的身份非同小可,整个五代宋初若是有人想和宋比出身,只怕要惭愧死。宋今年已经五十四岁了,他有三重身份:一为后唐庄宗李存的外甥,二为后汉高祖刘知远的女婿,三为北宋太祖赵匡胤的岳父大人,女儿为开宝皇后。整个五代末期,宋的皇亲身份都是无可动摇的。

  宋箭法高超,武艺超群,又是久经沙场的老将。若非他的女儿是开宝皇后,赵光义也大可放心让他独当一面。

  “八牛弩!”宋大喝一声。

  数名士兵齐齐绞动床弩,这弩箭威力巨大,踏橛箭如蝗飞出,钉幽州城的墙上。大队士兵弓箭手的掩护下,推着云梯、冲车、攻城塔……向幽州城冲去。

  城上顿时箭如雨下,这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赵光义送上去的箭支,攻城的宋军冒着箭雨填平壕沟,把冲车推到城下,还来不及对城门进行轰击,就被城上扔下的石块,火把击毁。辛辛苦苦搭起了云梯,大队士卒攀上云梯和钉墙上的踏橛箭,拼命的向上爬去。数十名战士登上攻城塔,企图通过攻城塔前的吊梯杀进城里……

  城上城下的弓箭手拼命对射,为攀城的战士赢得上城的机会。身披重铠的将领大声号施令“第一个上城的……赏千贯……封……”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