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人尽其才


  第113章人其才

  人其才,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就很难了,不但要知道每个人的特长,还要知道他们的喜好,要知道把他们放什么样的位置才能挥出大的效用,这是考验一个领导是不是合格的准则。

  至少这一次,谢慕华的用人,叫人看了就暗暗叫好,实是用得太是地方了。

  大瞿越国已经被杨延彬平定,丁被封为交趾节使,大瞿越国已经重回到大宋的版图之,成为一个郡县而并入广南西路。那些广南西路土生土长的厢军周副使的指挥下一路路进入大瞿越国的各个重要据点,接管了这里的军事。控制一个地方,先是军事上的占领,跟着就是逐步控制住税收等财政。说到底,军队和税收是衡量一个地方的行政所有权的第一标准。

  黎桓的脑袋被一个猎户送了回来,他只怕到死也没有想到,他并没有死尔虞我诈的宫廷斗争里,也没有死刀光剑影的战场上。却一个猎户的刀下,一个山林里的村落里送掉了自己的性命。黎桓的脑袋被人验明正身之后,便高高的悬挂大罗城的城墙上,提醒着每个人,这就是背叛大宋的下场!

  随着一队队厢军进驻交趾,杨延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把一万五千禁★★速撤离交趾,时间拖得越久,这些禁军水土不服,感染瘴毒,甚至是客死异乡的可能性越大。所以,第一批禁军五千人,就两位★★★曹琮和潘惟吉的带领下先行撤退了,可是他们走的不是去邕州的路线,而是去押赤城(昆明)的方向。理由?理由很简单,大理现有内乱,但是枢密副使谢慕华和岭南运转使许仲宣等人还大理,宋军要保护自己的大臣安全,就一定要亲自去大理国保护他们。至于那些身高直到禁军脖子的大理军队,那些来自京东河北的禁军高高仰起了头,用鼻孔俯视他们。

  押赤城外,尘土遮天蔽日,看不到头的禁军排着队从南方走了过来,军两员大将曹琮和潘惟吉早已得到了谢慕华的密信,兴高采烈的来了大理。他们俩这次平定交趾的战役功劳并不是太大,但是越是这样的不上不下的功劳,越要看主帅怎么写了。

  要是谢慕华愿意的话,可以让杨延彬写他们俩奋不顾身,斩多少多少级,反正满地都是不知道被谁砍死的越军,算他们头上自然没话说。哪个小兵不长眼睛跑去兵部告状,说那个人是老子砍死的,怎么算到曹琮和潘惟吉的名下了?还可以说曹琮和潘惟吉率先攻破大罗城,多罗村出谋划策,如何两路绕山追击黎桓等等。可要是谢慕华不愿意,那他们的功劳可就少的可怜了,这两位少爷都是不爱读书的主儿,既然科举无望,就只能指望着军功升官,所以对谢慕华,他们是言听计从的,何况这次谢慕华叫他们来,简直就是给他们本色演出的机会。

  既然已经无需打仗了,那些禁军曹琮和潘惟吉的手下又不像是孙全兴和杨延彬的手下那么严格,许多人都已经脱了铠甲,穿着单衣,犹自热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除了军队的大旗还整整齐齐的扛着,他们手的兵刃早就丢得东倒西歪,长枪斜扛肩头,盾牌往背后一挂,远远看去就像是个王八壳……

  这五千禁军走得很快,离开了交趾只不过用了十来天的功夫就已经快到押赤城了,一路上这些士兵大声谈着攻打大瞿越国的战功,这个吹嘘自己斩杀了多少人,那个炫耀着从越军手缴获的东西。

  距离押赤城已经不远,这一路上曹琮和潘惟吉都探听的战报,尚义立赞和杨峰书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势如破竹,不可抵挡,可是到了羊苴咩城下,就遭到段家重兵抵抗,跟着各路诸侯的人马纷纷往羊苴咩城进,双方差不多是八万对八万,羊苴咩城僵持不下。偏偏杨峰书还不敢绕道去攻打大理城,要是绕过去,就等于把自己的后心留给羊苴咩城里的八万大军,到时候攻打大理城不下,再被羊苴咩城里的军队来个前后夹击,杨峰书就可以抹脖子了。

  但是话说用八万人马攻打同样是八万人驻守的城池,难太大。城内有四万精锐大理军队,其余四万各路诸侯的人马依靠有利地形驻扎城外和城内的大军遥相呼应。杨峰书有心要将这些人全部扫荡的干干净净,可是力量不足,他无法命令尚义立赞的军队,而尚义立赞这个人偏偏上了牛性子,死活不相信羊苴咩城就打不下来,天天督率大军攻城,已经激战了十来天,羊苴咩城依然巍然不动,可是杨峰书的军队损失就很惨重了,现双方收拢军队,羊苴咩城外对峙,杨峰书拼命劝阻尚义立赞继续攻城,而是转为寻找可乘之机和大理国的军队交战,只要出了城,杨峰书自信那些段氏的军队绝对不可能是他洱海乌族人和吐蕃战士的对手。

  只不过杨峰书也得密切关注着大宋禁军的动态,这一万五千人的禁军是大宋的精锐,又是刚刚击败了黎桓的越军,士气高涨,光以战斗力来说,那些天生就身材上吃亏的大理乌族士兵和吐蕃士兵根本就不是禁军的对手,加上大宋的富庶,给禁军配备的武器,放眼天下现也只有大辽国的铁骑能和大宋禁军一战。何况禁军的骑兵也不比大辽国的骑兵差上多少,步兵是强得不得了。

  曹琮和潘惟吉两人有说有笑的纵马往前走去,忽然前边的士兵跑回来报道:“押赤城的高家二公子高夏祥已经准备了大批物资前方相候!”

  曹琮和潘惟吉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露出笑容,曹琮笑哈哈的说道:“看来高家的人还算上道啊。”

  潘惟吉撇了撇嘴不以为然:“上道又怎么样,咱们兄弟出马,就算是一尊佛也能给他憋出火来,何况是区区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

  曹琮笑骂道:“你才是这般无赖呢,莫把本少爷跟你扯一起!”

  潘惟吉贼兮兮的一笑,一提缰绳快步冲了出去,曹琮虽然笑哈哈的,但是也急忙跟了上去。

  他们这一次回来押赤城,美其名曰,借粮!

  大宋禁军攻打大瞿越国之后,军需负担很重,许仲宣不断从内地调遣物资给这里填补上,可是越调越少。大瞿越国又很是贫瘠,指望从那里找些军粮自然是找不到的,于是为了大宋和大理的友好邦交能长久的持续下去,曹琮和潘惟吉就大咧咧的派人先告诉高家的人:俺们借粮来了。

  是借,又不是不还,打欠条呗。上边写上大宋南征大军的字号,曹琮和潘惟吉算盘打得贼响,就看高家的人是不是计了。

  高家一直想当大理国的实际掌权者,押赤城的领地一带自然准备充分,别看高诗夏只不过派了一万多人的军队参战,他若是真的动员起来,可以号召的兵力只比杨峰书多,绝对不会比他少。养着这么多人,吃饭要钱,军饷要钱,什么都要钱,高家要不是家底丰厚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打起这个篡权而不篡位的主意。

  但是多了五千禁军就不一样了,五千张嘴要吃饭,曹琮和潘惟吉说了,还要吃好的,别拿咸菜来骗咱们大宋来的将士,禁军来了,吃肉是要吃的?喝酒是要喝的?住押赤城,好歹得款待款待!曹琮和潘惟吉两个人乐的不得了,敲竹杠打秋风原本就是他们拿手的事情,现谢慕华隐晦的把事情交给他们来办,那自然是要演一出好戏的,大理竹杠可要敲的梆梆响!

  高夏祥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袍,他身材颇高,眉目清秀,年纪约是十八岁的模样,腰间挂着一块名贵的碧绿通透的玉佩,手还拿着一把小小的折扇,乌黑的长脑后随意挽了起来,看起来玉树临风,颇有出尘之姿!

  “两位将军好,下高夏祥这厢有礼了!”高夏祥微微欠身行礼,他是侯爷的儿子,对于大宋的官员其实不必这么多礼,只不过这小子看起来很精明的样子,隐约感到是宋军故意和他们找碴,所以礼数周到不给曹琮和潘惟吉可乘之机。

  潘惟吉跳下马来,回礼道:“有劳二公子亲自出迎,将士们人困马乏,只盼着早日到了押赤城好休息休息,如今可算是赶到了!”

  高夏祥微微一笑:“天朝大军来此,高家怎敢礼数不周?这厢已经为禁军准备了一头猪,三十头羊,十头牛。若是不够,还请将军吩咐!”

  不够……潘惟吉盘算了一下,五千人来吃的话,加上米饭馒头之类东西,这些肉都可以吃好几天了,虽然是有心来找碴的,可是不够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急忙给曹琮使了个眼色。

  曹琮会意,上前说道:“二公子,大宋禁军自从到了大瞿越国之后,就没有睡过一天安生觉,本来大军过境是不该劳烦高侯爷。只不过兄弟们实是太累了,今日既然已经赶到了押赤城,不如就进城休息?”

  高夏祥微一踌躇,还没来得及答话,潘惟吉就扯着嗓子喊道:“兄弟们,今天进押赤城,休整过了再继续出。还不快谢谢高侯爷家的二公子?”

  这些禁军将士齐声叫道:“多谢二公子!”

  前锋队伍大咧咧的朝着押赤城的城门走了过去,守着城门的士兵顿时傻了眼,远远的看着高夏祥,不敢阻拦。

  高夏祥轻轻点了点头,那些高家的族兵急忙拉开城门,让开道路,将进出城的老姓赶到一旁,给大宋禁军们腾路出来。

  高夏祥一伸手:“请!”

  潘惟吉也不客气,大步走了过去,曹琮跟他的身边笑道:“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下高家要出血本了!”

  潘惟吉看了看落身后不远处的高夏祥,低声对曹琮说道:“进了城就按照我们事先的安排,分头行事!”

  曹琮点点头,翻身上马,赶到前队去了,临走之前和潘惟吉一起回头看了看高夏祥,他们眼里,高夏祥就是一头待宰的羔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