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野心不小


  “你们的愿望已经不远了!”谢慕华将手的公随手往桌子上一放,对侍立一旁的平秀正兄妹说道。

  平秀正顿时喜形于色,他日盼夜盼的就是这一天,有了大宋的支持,复国就当真有望了。这些日子来,他已经和藤原拓名的舰队取得了联系。藤原拓名现找到了的藏身之地,又兼并了一股小规模的海盗,渐渐恢复元气。得到平秀正的消息也是喜出望外,日本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就算藤原正一郎被谢慕华杀了,藤原拓名也不敢吭声,他知道,要是得罪了谢慕华,只怕自己连当海盗的机会都没了。

  “多谢大人!”平秀正拜倒地。

  谢慕华笑道:“那五套盔甲,没有问题。我已经命人准备了,只是现你和藤原拓名的实力大减,区区几人就算回到关东,想要一呼应也不容易,这倒是让我颇为为难的地方。既然我要支持你们拿下关东,就不想看到你们失败。”

  平秀正朗声说道:“大人放心,关东还有不少人怀念家祖威风,只要平秀正能回到关东,振臂一呼,必然应者如云。况且现日本国的武家,他们的装备很差,大人的几套盔甲,就能让五战士变成可敌千人的猛虎。”

  一阵寒风卷了进来,已经是深秋的天气,再不久就要入冬了,谢慕华感到一丝寒意,随口道:“恩,冬日里攻上关东也不现实。本官现已经接手了两浙路的防务,你叫藤原拓名也不要岛上待着了,带着人来两浙路,我会派五郎去训练你们。虽然你们的兵马颇少,但是一个冬天……来年开春之后必然不同。况且给你们一些强弓硬弩,你们也要会用才行。倒不急于一时。”

  “大人说得是!”平秀正现心花怒放,自然是谢慕华说什么就是什么。

  平弘雅扶起了长兄,羞答答的站一边。谢慕华看着平弘雅,忽然心一动,那日被打断了之后,却没有真的把这个日本女孩给吃下去。但是现看得久了,越来越觉得这些从小就被灌输以男子为天的日本女孩也颇有可取之处。谢慕华眼光从茶杯上一扫而过,平弘雅急忙走了过来,将谢慕华杯的凉茶倒去,又换了一杯热茶,一双娇嫩雪白的小手捧着茶杯送到谢慕华的面前。

  “嗯!就是这种感觉!”谢慕华心大乐,当年看电视,那些日本女子每天要送老公出门口上班,下班了要拎着拖鞋跑回来,还要鞠躬说道:“您辛苦了!”那时候,国内的女生正是渐渐忘记了做饭洗衣这些传统工作的时候,谢慕华也曾经羡慕不已,有句顺口溜不是叫做“国的菜,法国的衣,朝鲜的姑娘日本的妻”!

  谢慕华懒懒的说道:“弘雅,你就留江南东路好了!”

  平秀正哪能不知道谢慕华的意思,对平弘雅笑道:“还不多谢大人?”

  平弘雅躬身道:“阿里阿朵!”

  “以后少我面前说这些话,又不是不会说汉话!”谢慕华脸上露出一丝不快,但是心暗暗好笑,若是上了咱谢大人的大床,那句“呀灭碟”却是少不了的!

  平秀正告退之后,杨家兄弟便快步走了进来,平弘雅刚想要退下,谢慕华却叫她不用走,一旁端茶递水服侍着也好。

  “朝廷的公已经下来了,五郎,两浙路的路分都监!”谢慕华淡然一笑,将公递给了五郎。

  五郎大喜,接过公看了看,忍不住又翻看了一遍,抱拳道:“多谢经略相公栽培!”

  谢慕华笑道:“这是你自己的本事,若不是你带着那些厢军打的如此威风,皇上也不可能会任命你为两浙路的路分都监。不过,从此你就要去两浙路,镇守一方。责任重大,你可不要懈怠,若是出了什么纰漏,这个黑锅少不了,我也是要背上的!”

  五郎憨厚的笑了笑。杨延彬说道:“经略相公,五哥去了两浙路,那相公岂不是要去杭州?”

  谢慕华摇了摇头:“我哪来的分身术,江南东路,我是亲自坐镇的,两浙路的事,我交代给五郎了,五郎也无须担心,政务上的事情,不妨问问杨刚正,我已经吩咐他陪着你一起去两浙路。他现的身份是我的幕僚,去了两浙路之后,我再保举他个官位,办起事来也方便不少。”

  五郎和杨延彬这才放下心来,杨延彬知道自己的五哥,武艺超群却不善交际,带兵自然是没的说,可是杂务却不是长项。有杨刚正一旁提点,想必是好不少的。这时,平弘雅已经换过茶水点心,给众人端了进来。谢慕华看了看平弘雅又道:“五郎,去了杭州之后,你两浙路寻一处地方,让藤原拓名带着他的手下过来,这个冬天,你要严加训练他们,就算是练死人也不要紧。他们回到日本是要争霸天下的!要是熬不住一点苦头,不如死了干脆,免得到时候碍手碍脚。两浙路,这些日本人全部要听你的话来办事,哪个不听,不用问我,直接砍了,就算是平秀正和藤原拓名也不得例外,这一点,到时候我自然会交代平秀正!”

  五郎点头道:“遵命!”平弘雅脸色一变,却没有做声,垂着双手弯着腰,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杨延彬却皱起了眉头:“相公,这些日本人野性十足,但是人数不多,砍一个就少一个。到时候若是攻不下关东,咱们取不到马关,表面上看起来咱们只不过损失几具盔甲武器,实质上的损失可不小呢!能够不杀,还是不杀的好。另外,五人,实是少了点。不若补充一些兵员?”

  谢慕华急忙说道:“万万不可,这次是日本国的内战,我就是要让平秀正去挑起日本国内的战火。若是大宋出兵,岂不是成了大宋★★本的战争?现大宋北方有契丹虎视眈眈,时刻放松不得。哪里能够两线作战?”

  杨延彬接着说道:“相公,末将并非是要派出大宋的禁军和厢军去参战。像那个林真就是不错,他精通水战,手下的实力也保存的不错……”

  谢慕华微微一笑,忽然厉声喝道:“林真,出来!”

  堂后帘子一掀,林真大步走了出来,抱拳道:“见过谢相公!”

  杨延彬有些诧异,问道:“相公已经将林真放了么?”

  谢慕华却笑了起来,原来当日林真招供之后,谢慕华便派人将他送去了莳花馆,林真一见小周后,顿时感慨万千,他倒是记得当日李煜要杀林仁肇的时候,小周后还是说了几句好话的。小周后知道谢慕华的用意,居然破天荒的劝说林真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林家后人着想,谋反毕竟是要株连的罪名,林家后人本来已经免于追究了,若是林真还是反抗朝廷,不但自己的命保不住,还要连累许多无辜的林家人,倒不如接受谢慕华的招安。

  林真当时就提了条件,一,他只投降谢慕华,却不投降大宋。二,他可以为谢慕华做事,却绝不会为大宋冲锋陷阵。谢慕华本来就没打什么好主意,便一口答应了下来。林真这便劝说了跟随自己的盗匪,一同投入谢慕华的麾下,不过,谢慕华却已经想办法为他们洗干净了底子,换了身份跟自己的身边。

  “林真过不几日就会暴毙狱了!”谢慕华悠悠的叹了口气。

  五郎奇怪的看着林真,又看了看谢慕华,忽然明白了过来。杨延彬醒悟的可比五郎快多了,抱拳道:“相公好高明的计策!”

  谢慕华也不谦虚,笑道:“少来拍马屁!”转过脸来对林真说道:“之前的话,你都听到了。本官知道你以前联络了不少对大宋不满的人。不过,有本官此,你们想造反也是送死而已。你便联络联络那些人好了,愿意跟你的,就都留两浙路好了,到时候平秀正回到日本,你们便出一臂之力!”

  林真盗匪出身,野性不改:“大人,皇帝也不使饿兵。我叫弟兄们来,没有好处的事,我却如何对弟兄们开口!”

  谢慕华哈哈大笑:“好你个林真,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这样也简单。平秀正答应割让马关给大宋。这一点你们都知道。马关以南便是筑紫岛(如今日本州)。你林真若是这件事办的好,我许你筑紫岛自立为王!”

  林真心一动:“此话当真?”

  谢慕华叹了口气:“日本四岛,除了本州之外,其他都不算大,筑紫岛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地方,只不过我却不是送给你,也不会帮你。你若是为我做事做的好,将来,我自然会助你一臂之力,将筑紫岛并为大宋领土,让你统领筑紫岛,海外称王。就像如今的大理一样。”

  林真目光闪烁:“相公的胃口不小,看来将来日本四岛,多还能剩下一岛了!什么裂土封侯,林真也不愿去想,既然已经归顺了相公,这件事林真自然要好好露一手我们林家的手段。教相公知道,林家的男儿没有草包。”

  谢慕华笑道:“现大宋不会和日本开战,你就放开了手脚,日本闹个天翻地覆好了。不过,有句话,我要先告诉你!无论你仇恨唐朝还是大宋都好,你是汉人,记住,你是一个汉人,和我们一样,身上都是汉人的血。若是你敢帮着日本人做出伤害汉人的事情来,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誓取你的性命!”

  林真一懔,抱拳道:“下明白了!”

  五郎和杨延彬却都还回味着谢慕华那句你是一个汉人,和我们一样,身上都是汉人的血。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