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奇袭九州


  第184章奇袭州

  啾啾连声,一行飞鸟叽叽喳喳从头顶飞过,三四名无聊的士卒闲坐地上,抓起几枚石子,漫不经心的玩着,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西国追捕使也实是太小心了,一直不让我们散了去,开春了,我还要回家种地呢!”一个穿着竹甲的小兵躺地上,将手的长枪枕脑袋下边,懒洋洋的说道。

  一个三十来岁的老兵哈哈大笑起来:“你是想家里的春子了,不过时候也差不多了,西国的海盗都被肃清一空。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能回家了。虽然没有抓到平秀正那个叛逆,不过想来他也闹不起多大的风浪了,也就随他去。”

  “那些宋人实是太残忍了,听说宋国杀了人的日本人都被他们的大官抓了去,扒了皮,填了草。真是太可怕了,那个恐怖的国家,我宁愿这辈子也不要过去。平秀正逃去了宋国,算他命大了。早晚也得被人把皮给扒下来!”那小兵从地上扯起一根绿油油的嫩草,咬嘴里。

  老兵到底是见多识广,脸上也露出恐惧的神色:“海对岸的人真的很可怕,三多年前,他们仅仅用了几千人济就战胜了我们日本三万军队。当时日本人都害怕唐军打过来,只要说一声唐军要来了,小孩子都不敢哭。后来,唐军没有打过来,日本也不敢再惹唐国,两国一直通好,现的宋国不知道是什么实力,但是也不是日本能对付的!”

  年轻人到底是无所畏惧的,身后几个小兵笑了起来:“有什么厉害的,我们日本的勇士天下无敌,要是宋国人敢来我们日本,就让他们试试我们的宝剑。”他们的话也不是吹嘘,举世公认的好的钢是大马士革钢,但是日本钢就排名第二。而且,大马士革钢产量很少,只有贵族才有资格拥有,日本钢的优点于后期的淬火技术,可以大量生产,几乎能达到每个民兵人手一把好刀。

  那老兵冷哼了一声:“八格牙路,你们知道什么?”

  小兵们也不乎,嘻嘻哈哈的说笑,他们是从西国追捕使的部队轮换下来休息的一批人,今儿个这个小队正好岸边的山崖巡逻,走的累了便休息一会。反正现也没了海盗,去年打了一个夏天,又打了一个秋天,海盗们的窝都被抄了,过一个冬天,就算不饿死,也是没有力气来这里捣乱了。

  “那儿是什么?”一个小兵朝海上望去。看热闹的士兵们纷纷挤了过去,老兵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又仔细的看了看:“是平氏的战船,快吹法螺贝……”

  小兵一听也慌了神,他远远的望见那些船头挂的是红旗,知道不是西国追捕使的战船,密密麻麻从海上而来,一望无际的风帆乘风破浪,无数面飘扬的红旗炫人眼目。他一着急,从腰上解下的法螺号便掉地上,急忙捡了起来,也顾不得去擦号口上的污秽,放到嘴上便用力的吹了起来。呜……呜……呜……

  “相公,为何一直沉默不语?州就要到了!”呼延丕显走到谢慕华的身边,海上风浪颇大,谢慕华却不愿待船舱里,走上船头,看着碧蓝翻涌的沧海,远处那道看似平静却波涛汹涌的海平线,闻着带着海水咸味的空气,谢慕华的心忽然间豪情万丈。

  “诸位,我想起一个故事!”谢慕华淡淡一笑,呼延丕显、杨刚正、林真等人都走了过来,围谢慕华的身边。

  谢慕华接着说道:“唐高宗的时候,唐军帮助罗灭掉了济,济的残兵败将请求日本支援,日本当时派出由四艘军舰组成的庞大舰队,共三万士兵,靠济军队的帮助罗登陆,当时形势十分危急,唐军大多数已经回国,主帅苏定方被派去防御吐蕃,罗只有苏定方的部将刘仁轨带领的一支数千人的部队,但是当年的唐军是何等气魄!!刘仁轨听说★★来犯,仰天大笑:‘老天要给我机会,让我这个老头子富贵起来啊!’,他利用地形部署军队,将★★舰队引入白村江口,那里很狭窄,日本舰队施展不开,再加上济人为了鼓舞★★而撒谎说唐军听说★★来了很害怕,抱一起痛哭流涕,★★妄自尊大,还没有列好阵势就主动进攻已经有准备的唐军大阵,唐军刘仁轨鼓舞下奋勇争先,使用火攻,★★大败,海面上全是★★尸体,四军舰全部烧毁,海水都被日本人的鲜血染红,★★三万人只有一千多跑回国,唐朝乘胜北上,于总章元年灭掉高丽,日本人还以为唐军要打上日本,吓得魂不附体。”

  林真却不知道这些故事,追问道:“为何唐军没有打过去呢?”

  谢慕华微笑道:“不是唐军不想打过去,而是当时薛仁贵等人吃了败仗,十八万唐军被吐蕃打得大败,几乎全军覆没。唐高宗便将战略重心转移到吐蕃,不然的话,日本人哪里有机会派什么遣唐使来原?早就被灭国了!”

  众将想到当年刘仁轨的豪迈之气,不由得深深敬佩,心豪情万丈。只听呼延丕显大声叫道:“刘仁轨真乃名将也,扬名异国,以少胜多。实是我等楷模!”

  谢慕华缓缓的点了点头:“是,本官想起这件事,就是为了告诉诸位,这次虽然不是以朝廷的名义公开进攻日本。但是你们出了国门,代表的就是汉人,是我们全体汉人。望诸君以刘仁轨先贤为勉,扬名异国!”

  “必不负相公所托!”众将齐声叫道。

  这一支军这一次兵分两路,越过博多湾,平秀正率领一部平氏海盗,林真带领汉军,州同时登陆。谢慕华也随着林真这一路军前来看看热闹了。

  “州沿海这一藩,是源氏的源田一的领地。之前末将已经收集过消息了,源田一手下的武士并不多,他能够临时动起来的民兵也只不过是一千多人而已。这样的武力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今日请相公观战,看林真打出威风来!”林真抱拳请命道。

  呼延丕显插口道:“莫要着急,试试造兵工署的武器才是正经事,一路上还怕少了立功的机会么?”呼延丕显并不知道林真的真实身份,只道是谢慕华江南东路收的部属,但是见林真谈吐不凡,对于用兵颇有心得,呼延丕显也未曾小觑了他。

  “打仗这种事,你们自己看着办。本官只是来看看而已!”谢慕华自然知道让部下放手施为的道理,除了战略上给予一些意见,绝不具体战术上指手画脚。

  战船距离岸边越来越近了,州登陆是谢慕华提出的主意,州的日本各藩实力不强,而且从州攻上本州,狭窄的地方只有不到三公里的距离,用谢慕华的话说,来不及搭浮桥的话,游水都能过去。如果率先抢上本州的话,会遭到来自平氏、源氏、藤原氏的联手夹击,兵力浩大,不利于平秀正本州的活动。反而州先点起火头,消息一传开,那些野心勃勃的武家和关东心属平将门的旧部自然蠢蠢欲动!

  谢慕华的主意自然是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如今的海滩上已经聚集起了数名日本士兵,后边还可以看到有许多人马赶来,远远望去尘土漫天。这些日本人手的武器无外乎就是刀、枪、弓箭这三种主要武器,许多人身上穿着竹甲,但是几乎看不到有人使用盾牌。日本士兵虽然慌张惊恐却没有混乱,按照将领的指令滩头构筑了牢固的阵地,借助早已搭建好的石墙,许多日本兵躲石墙后边,刀出鞘,弓上弦,严阵以待!

  “小鬼子还是有一手的!”谢慕华冷笑不已。

  呼延丕显笑道:“相公,如今就试试咱们的霹雳炮!”

  战船缓缓的侧过身来,日本人一见战船出现动作,以为宋人要马上起进攻,心一紧,许多弓箭便忍不住★★出来。但是日本人的箭支哪里有那么远的距离,许多都落了海里。战船侧过身之后,但见一侧船舷上,四门黑森森的炮口对着海边的石墙,许多士卒火炮之后忙碌不已。

  “能打着吗?”谢慕华知道这些霹雳炮只不过是初的火炮而已,射程和威力都不能和后世相提并论。火炮的射距离只目距以内,这样的话,就可以用人眼来瞄准,无需计算射程的精。第一次看到火炮上了战场,谢慕华的心情居然莫名其妙的紧张起来……

  “相公看看便知道了!”呼延丕显胸有成竹的说道,他东京城的时候见过火药作坊演示这些火炮,根据谢慕华提供的信息,那些工匠们绞脑汁,居然能将这火炮打出去三米远,这已经大大超越了弓弩的射程。而且威力也不同凡响,虽然谢慕华不记得火药的配方,但是基础的还是知道的。现的霹雳炮如果让一个熟知武器的人来看的话,威力几乎已经和北宋末年的火炮相当,而造型也非常接近后来金人所用的震天雷了!

  士卒们将火炮推上船舷,炮身固定好了,这火炮用的炮弹颇为奇怪,乃是将晋州硫黄、窝黄、焰硝同捣碎成颗粒,再将砒黄、定粉、黄丹研磨成粉,干漆亦捶成粉状,竹茹麻茹用火炒成碎末,再将黄蜡、松脂、清油、桐油浓油用火熬成膏,然后加入前述★★加以搅拌均匀做成丸形,外面以厚纸包裹,里外五层,再以麻绳捆绑,另将松脂烧融浇裹固定即可。用火炮射,威力非同小可。

  而且根据谢慕华的提示,这★★里还参合了不少锋利的薄铁片,铁蒺藜之类的东西。呼延丕显的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看着炮口转了过去,厉声喝道:“开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