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石二鸟


  匈奴人是游牧民族,时常要面对天然恶劣环境,练就了一身能骑善『射』的本事,骨子里属于野蛮人,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时,情感往往占据理智的上风。

  所以银翎飞骑来劫营,匈奴兵第一反应绝对不是去想敌人有多少,能不能打过这样对局势的分析,而是先拿起刀砍死敌人再说。

  历史上无论是匈奴还是其他北方外族,都有南下入侵中原的野心,他们就算成功过,也是昙花一现,他们彪悍过人不假,但他们缺少谋略,也是一个导致他们无法华夏站稳脚跟的因素。

  比智慧,他们与汉人相比是望尘莫及,别说汉人的技术,人口,民族精神烙印中的坚韧等等。

  刘协请南匈奴来救驾,这种引狼入室的举动郭嘉嗤之以鼻,华夏大地的内『乱』,无论何时都轮不到外人来『插』手,但郭嘉不会怨恨刘协,设身处地想一想,刘协这个大汉天子走投无路,已经到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外族身上的地步,这是他这个皇帝的可悲之处,刘家的天下,足以可见名存实亡。

  现实角度出发,三辅之地已经郭嘉控制之下,南匈奴不打招呼就来,就不能怪郭嘉痛下杀手。

  劫营之后,南匈奴大营很快便恢复了秩序,呼厨泉抱着于夫罗的尸体仰天悲呼,凄凉的啸声之中夹杂着无限的愤怒。

  围身边的去卑和其他匈奴将领皆是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呼厨泉,于夫罗,都是去卑之下领袖级的人物。

  于夫罗被『射』杀,匈奴大营陷入悲戚与愤慨,复仇的怒火胸中越烧越旺。

  去卑命人去清点兵马,查看伤亡人数,他没有去安慰呼厨泉,行军打仗,人死灯灭,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作为首领的他,面对死亡,早已麻木。

  战后清点统计汇报上来后,去卑表情狰狞,肌肉抽动,阵亡和不能再战的将士,加起来居然有六千多这个数字要是传入甘宁耳中,肯定是一个令他沮丧的消息。

  银翎飞骑劫营不可能全身而退,死匈奴大营中的有五百余,另还有失足落马被生擒的士兵六十三名。

  六十三名银翎飞骑的士兵各自背后有两名匈奴兵压着肩膀,并排跪下。

  呼厨泉暴跳如雷,握着砍刀来到俘虏面前,从右到左,俯身『逼』视第一个俘虏,眼若铜铃,血丝密布,切齿问道:“你们是谁派来的?”

  噗一口痰吐了呼厨泉的脸上,被俘虏的银翎飞骑抬头毅然与他对视。

  叱一道血泉从俘虏的脖子喷出,扑倒地上,抽搐数下后再无声息。

  溅了一身血的呼厨泉再移步到第二人面前,问了同样的问题。

  又是一道血泉喷出……

  连杀三十多人后,终于有人招了。

  经过六七个俘虏同样的回答后,呼厨泉下令将所有俘虏斩杀。

  满身血污的呼厨泉来到大帐之中,朝去卑冷声道:“查明了,是李傕郭汜的兵马。”

  去卑早有心理准备,从俘虏和阵亡的敌军衣着来看,的确是先前与他们交战过的李傕郭汜军,现从俘虏口中得到证实,只是消去了后的疑虑。

  表情阴沉冰冷的去卑下令道:“将军中所有俘虏的汉人都杀了,给于夫罗陪葬天亮之后,杀进长安”

  呼厨泉返身出了大帐,将他们抓捕的汉人奴隶全部就地格杀,弃尸荒野。

  银翎飞骑劫营,是郭嘉下达的密令,除了南匈奴毫无防备时给予迎头痛击,还另有深意。此次劫营必定会有被俘虏的将士,除了他们身上穿着李傕郭汜军的衣裳,还要让被俘虏的人一口咬定他们是李傕郭汜的人。

  换了别的对手,也许真有投降求得苟活的人。

  可是面对匈奴,汉人将士是有必死觉悟的,沦为俘虏,要么做奴隶,要么做亡魂,二选一。

  匈奴『骚』扰汉人,掠夺人口物资,汉人的男人成为匈奴的苦工奴隶,汉人的女人成为匈奴的玩物和繁殖工具。

  太平军将士若阵亡,他们的家小有郭嘉好生厚待,若投降,祸不及妻儿,郭嘉不会追究他们的家人,却没有了一份生活保障,父老乡亲面前再也抬不起头。

  士兵投降也有底线,一个再窝囊的士兵,卑躬屈膝也要看对谁。

  强将手下无弱兵,锦帆军是甘宁数年栽培起来的,甘宁确信,他手下的兵,一份男儿应有的血『性』和不屈,绝对有天光微亮时,匈奴大军全军起行,带着复仇的愤怒向西而去。

  从东而来的郭嘉,韩遂,马腾三家的大军不急不缓地赶路。

  一东一西,两方人马不期而遇。

  风过无痕,肃杀之气匈奴大军中弥漫开来,随时开启杀戮。

  韩遂和马腾领着西凉铁骑前,闻听南匈奴左贤王率大军而来,先是一惊,而后又恍然大悟。

  两军止步,相距半里,马腾韩遂遥遥望见对面匈奴大军阵前的去卑和呼厨泉,马腾笑道:“他们来晚了一步啊,李傕郭汜已经伏诛。”

  韩遂意气风发,心情大好,爽朗笑道:“是啊,他们只能打道回府了,功劳可是咱们的。”

  二人谈笑风生,毫无警觉,对面匈奴大军杀气腾腾,去卑眯着眼睛高声喊道:“你们是何人?”

  马腾和韩遂,去卑只闻其名,未曾谋面。

  去卑是天子请来的救兵,马腾韩遂只以为是友军,于是表明了身份。

  “你们从长安而来,李傕郭汜呢?”去卑冷笑,并未将二人放眼中。

  听到去卑的问题,马腾韩遂对视一眼,笑意玩味。

  果然是来杀李傕郭汜抢功劳的,可惜晚了一步。

  韩遂志得意满,朗笑道:“二贼已引颈就戮,我等此行便是去将二贼的头颅献给天子。”

  此言一出,去卑神情微变,惊疑不定。

  李傕郭汜死了?

  那昨夜劫营的人马是谁的?

  恰此时,呼厨泉策马来到他身边,沉声道:“验明真相。”

  去卑点头,而后就朝韩遂马腾喊道:“将他二人的头颅送过来与我瞧瞧。”

  马腾和韩遂又一次对视,却皱眉不已。

  有这么明目张胆抢功劳的吗?

  要是把李傕郭汜的人头送过去,谁能保证匈奴人不会据为己功?

  “莫非阁下怀疑我等所言?”

  马腾脸『色』难看,心道:匈奴人果然非善茬。

  去卑大怒,咆哮道:“你二人片面之词,我岂能轻信?若是不将李傕郭汜人头送来让我验明,就是心中有鬼,必是与李傕郭汜二贼互相勾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马腾和韩遂心里不是滋味,认为这匈奴左贤王无理取闹。

  可要是不给他,瞧他暴躁的样子,似乎不开战不罢休啊。

  二人默默不语,犹豫不定,去卑的耐心也一点一点流逝。

  西凉铁骑后方是韩遂马腾的步卒,再往后,相距半里的地方,才是郭嘉的大军。

  坐战车上的郭嘉已经得知了前方的情况,把张辽叫到了身边,淡淡道:“文远,摆下拒马枪,让弓弩兵和弓箭手准备迎敌,去给典韦和许褚传令,虎卫中军弓弩兵后方待命,许褚率军护住右翼,左翼你多调些弓箭手吧。”

  张辽抱拳领命,立刻传令下去,郭嘉的三万大军动作起来。

  先军前摆上拒马枪,而后是两千人一排的弓弩兵,共五排。

  弓弩『射』程远,威力强,但只适合定点『射』击,不适合运动战,因为弓弩沉重,调整瞄准都需要时间,这一点上,弓箭反而有优势。

  弓弩装箭矢上弦都要花费时间,所以一万弓弩兵分五排,轮流『射』击,量不给敌军『逼』近的机会。

  弓弩兵的后方,典韦的重甲步兵虎卫整装待战,郭嘉的战车就虎卫的后面,站起身可以将整个战场观察的一清二楚。

  中军两翼,左翼有八千弓箭手,因有渭水阻隔,可以防范敌军远距离包抄。右翼有许褚率领五千刀盾兵和其余两千弓箭手。

  贾诩骑马护着郭烨来到战车一旁,眺目前方,贾诩并不知道前方什么情况,郭嘉得到的情报,他丝毫不知。

  可是他猜得到,必定是匈奴军前方,至于为什么和韩遂马腾对峙起来,他也难猜透。

  不过,郭嘉后方这一番军事调动,匈奴人会没有察觉吗?

  情不自禁朝坐战车上气定神闲的郭嘉望去,贾诩心道:使君,战事一开,你就有机会将韩遂马腾匈奴三方一同葬送此地。这一石二鸟的局,恐怕出益州时你邀韩遂马腾来剿灭李傕郭汜,就酝酿了吧。

  大军调动,排兵布阵不可能悄然无息,扬起的尘土,三万大军的脚步声,都能够引起前方的注意。

  匈奴军与韩遂马腾西凉铁骑碰面时,去卑就下令派出探马去查一查面前大军的兵马数量。

  韩遂马腾以为去卑是友军,去卑却并不这么想,昨夜遭到突袭之后,去卑对汉人恨之入骨。

  “报,敌军后方大军正调动,肯定是准备作战”探马的回报让去卑冷笑不已。

  果然不出所料马腾和韩遂也得到了郭嘉大军的动向,惊疑不定。

  他们的沉默以对,加上郭嘉大军的动静,去卑终于肯定了对方是李傕郭汜的同伙。

  “果然有诈”

  去卑大手一挥,下令进攻。

  随时保持着冲锋姿态的匈奴骑兵呼厨泉的带领下,先锋部队扬起兵器冲杀而去。

  马腾韩遂望着如狼似虎的匈奴骑兵大惊失『色』,怎么也想不到去卑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混蛋我们是友军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