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战


  几天前,自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领着微薄的薪水,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而现,自己却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一名黄巾士卒……

  望了一眼手中明晃晃的战刀,又望了一眼身旁大腿粗细的树木,陈蓦心中哭笑不得。

  “从来没听说过伐木是用砍刀的……”

  “不想吃我手中鞭子,就莫要偷懒!快,加快速度!”远处忽然传来的一声大喝打断了陈蓦的思绪,陈蓦转头望去,望见一名黄巾军伯长正举着鞭子教训着几个士卒。

  “怎么可能办得到啊……”

  连续急行军三天赶到了长社,长社城外示威了几个小时,又后撤二十里,还没等歇口气,上面命令下达,被叫去伐木扎营,是个人都吃不消啊……

  “笃!”陈蓦抡起手中的大刀砍向树木,结果刀刃却陷入了树干中,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就这时,一只黝黑而强壮的手伸了过来,接过了陈蓦手中的刀,是周仓。

  “我来!”

  周仓单手一扯,便将那把刀从树干中扯了出来,只见他手臂上肌肉一鼓,猛一用力,狠狠砍向那棵树木。

  “轰!”

  陈蓦惊愕的目光中,那棵足足有大腿粗细的树竟然被周仓一刀砍断,倾斜倒下,被早就等一旁的裴元绍双手托住,看似十分轻松地抗肩上,笑嘻嘻地对陈蓦说道,“你还差得远啊,去一旁歇着吧,不过,莫要被伯长们看到!”说着,他扛着那根木头走下山去。

  陈蓦不禁有些傻眼,要知道那些树木直径都一尺以上,算起来怕是有几百公斤,但是那些黄巾士卒却看似毫不费力地扛着木头下山。

  这个年代的人,普遍这么强壮有力么?

  果然,自己太弱了……

  倒不是因为身体缩小的关系,就算是恢复了后世成人的身体,也比不过军中普通的黄巾士卒,别提周仓、裴元绍这类强壮的士卒。

  后世时,自己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就算是阴差阳错到了这个时代,也没能改变这种状况。

  自己,能做什么呢?

  想到这里,陈蓦的心情不由变得十分低落。

  他很清楚,这一路上如果没有周仓、裴元绍等关系好的士卒帮助,他早就死行军的路上了,以他的体力,根本跟不上黄巾军的进程。

  “想什么呢?”又砍断了一颗树木的周仓似乎是发觉了陈蓦的不对劲,转头问道。

  陈蓦缓缓地摇了摇头。

  从他第一天来到这个时★★始,他的心中仿佛就压着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地他喘不过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乱世,不知道他这个乱世能做什么,现的他,只不过是单纯地活着而已。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隐隐传来一阵马蹄之声,陈蓦抬起头望去,却望见远处尘土飞扬。

  “唔?”一名黄巾士卒放下了手中的兵刃,凝神一望,随即脸上的表情大变,大声惊呼道,“敌袭!敌袭!官军杀来了!”

  其实根本不用他提醒,山上的黄巾士卒们都发现了这个情况,纷纷丢下手中的工作,拿起兵器准备作战。

  一千骑兵,两千步兵,不用说,就知道这些兵马来自于长社。

  波才率领的黄巾长途跋涉从颍川赶到长社,体力早已不支,作为大汉朝身经百战的老将,皇甫嵩与朱儁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疲惫的黄巾自己眼皮底下扎下营寨,理所当然是趁黄巾扎营的时候派军袭击。

  “可恶!真不知军中那些斥候做什么!”一名黄巾伯长怒骂一声,握紧手中砍刀,大声喊道,“弟兄们,叫那些官军见识见识我军厉害!杀!”

  话音刚落,漫山遍野的黄巾士卒纷纷大喝着杀下山去,而此刻的陈蓦,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浑浑噩噩地混无数黄巾士卒之中冲下了山。

  人数方面,这里的黄巾士卒数量明显官军之上,怕是有近万之众,但是体力方面,官军却是要完胜黄巾。

  首当其冲,一千长社骑兵散开阵型,充当先锋,两千步兵后,或是手持长矛,或是手握砍刀、盾牌,向着黄巾发起冲锋。

  “杀!”

  突如其来的战斗,转眼间便展开了,还没等陈蓦回过神来,两支兵马狠狠撞一起,刀光剑影、人喊马嘶,场面一时间变得极其混乱,根本看不清谁是谁。

  残肢断臂,鲜血四溅,那是充满无暴戾与肆虐气息的战场。

  望着那狰狞的面孔,望着纷乱的场面,从来没有经历战事的陈蓦呆呆站原地,浑然不知自己究竟该做什么。

  只见士卒们奋勇冲上前去,用手中兵刃砍翻一个敌军,随即又被另外一个敌人砍倒,这种上万人的战场上,个人的力量实是太渺小了。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战场上已经弥漫起浓浓的★★味道,两军的士卒都好像发了疯似的厮杀一起,扭打一起。

  人命,战场上贱如草芥!

  这就是战场?

  陈蓦从灵魂深处泛起了阵阵凉意,那混乱的景象,那扑鼻的★★味,让他从灵魂深处涌出一股名为战栗的情绪,以至于他整个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突然,一股劲风刮到陈蓦面上,他下意识地抬起头,却望见一名身穿戎装的骑兵已经冲到他面前,用冰冷的眼神瞥了他一眼,举起了手中了长枪。

  “锵!”

  陈蓦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长枪抵挡,但是下一秒,他的枪被击飞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残酷战事的陈蓦,如何能够抵挡精锐的长社骑兵。

  死……

  陈蓦的脑海中突然跳出一个字眼,眼睁睁望着那名骑兵的长枪离自己的胸膛越来越近。

  但是不知怎么,他的心中并没有多少恐惧,有的只是茫然,与莫名的解脱……

  “铛!”就陈蓦以为自己的性命将要终结的时候,一把战刀递了过来,将那名骑兵的长枪荡开了。

  陈蓦愣愣地转过头去,却望见周仓与裴元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自己身旁,他们身后,跟着王卓与韩然。

  “战场上发什么傻?!找死啊!”周仓瞪大眼睛冲着陈蓦吼了一句,看他表情,似乎非常的愤怒,恨恨瞪了一眼陈蓦,这才撇下他与敌军厮杀起来。

  “你小子跑哪去了,害我们找半天!”说着,裴元绍一把将陈蓦拽向身后,随即用长枪挡住了一名官军步兵的砍刀。

  陈蓦茫然朝四周望了望,竟然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容,陶志、范立,这两位伍长带着自己伍内的四名士卒,紧跟周仓与裴元绍身后,结成阵型,将陈蓦以及几个受伤的士卒护当中。

  虽说他们没有说什么,但从他们的善意的眼神中,却可以看到他们的心意。

  人呐,是一种需要同伴的生物!

  活下去……么?

  陈蓦的嘴角泛起几丝苦笑。

  望着冲面前的周仓与裴元绍,陈蓦忽然想了他们当日所说的话。

  【从今日始,我等便是一伍的兄弟,同生同死,共同进退!】原以为他们只是随口说说……

  望着身旁提着兵器保护着自己的王卓、韩然两人,陈蓦心中不禁萌生几分温暖。

  忽然,身旁的王卓面色大变,惊声吼道,“小心身后,周大哥!”

  陈蓦下意识地抬起头,忽然看到一名骑兵不知什么时候冲到了周仓身后,提起了手中的长枪……

  听到了王卓的提醒后,周仓抡起手中大刀下意识地回身一记重劈,只听铛地一声,他竟然被反震之力连连后退几步。

  长社骑兵,那是皇甫嵩麾下精锐的骑兵军队。

  而周仓,虽说力气很大,但是并没有接受正规的训练,仅仅只是一个刚入伍不久的黄巾士卒。

  “锵锵锵!”

  连续三下硬拼,使全力的周仓只感觉双臂发麻,因为反震的力道不由自主地退后三步,而那骑兵,却仅仅只是身体一晃,便再度杀了过来,可以借助马力的他,本身就占据着优势。

  只见他双腿一夹马腹,胯下战马鼻中喷出一股白气,几步冲到了周仓面前,而它的主人,则从马背的刀鞘中抽出一把锋利的长剑,一手提着长枪、一手握着长剑,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周仓。

  “铛!”

  周仓的大刀被对方的长枪荡开了,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锋利宝剑,他的双眼瞪地滚圆。

  完了!

  周仓心中暗叫不妙,就这时,他忽然听到“嗖”地一声,随即,他面前的骑兵不知怎么回事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下意识地用握着长剑的手捂住了眼睛。

  好机会!

  周仓大叫一声,从地上跳起来,用手中的大刀狠狠砍向那名骑兵的肩膀,只听一声惨叫,那名骑兵被砍个正着,翻身落马,正要站起身来,却被周仓一刀戳死地上。

  “呼!”

  这狠狠戳了几下,周仓这才心有余悸地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忽然,他发现那名骑兵的眼角鲜血淋漓,仔细一看,一颗带血的石子从他头盔中掉落下来,咕噜噜地滚落地上。

  “这是?”周仓愕然地回过头去,却见陈蓦松气般地半蹲地上,右手握着一枚差不多大小的石子。

  这小子……

  两人对视了一眼,周仓早前眼中的愤怒之色退地一干二净,憨憨一笑,大声喝道,“跟我上,弟兄们,杀!”

  “喔!”裴元绍等人大吼一声,跟着周仓冲了上去。

  但是,黄巾一方即便有近万人,但是体力早已耗,而对方,虽说只有三千人马,但是胜养精蓄锐已久,精力充沛,没过多久,近万黄巾便隐隐呈现出溃败的局面。

  乱军之中,也不知是充当了第一个逃跑的角色,以至于近万黄巾纷纷掉头,向后逃跑。

  原本冲前的周仓,虽说性格憨厚,但也不是傻子,一见情况不妙,当即一把拎起陈蓦抗肩头,与裴元绍等人拼命向后跑去。

  黄巾士卒溃败逃跑,官军如何会不追,作为这支兵马的统帅,皇甫嵩副将杨茂当即下令,全军追击。

  就这样,三千长社兵马死死咬着近万黄巾不放,一直追过了山坳。

  就这时,山后忽然窜出一支军队来,为首一员将领,正是黄巾军中大将马明,只见他扬剑一指长社军队,大声笑道,“哈哈,马某此恭候多时了!杀!”

  “糟糕,中计了!”杨茂懊恼地一拍马脖子,当即勒马掉头,惊慌失措地喊道,“撤退,全军撤退!”

  “哪里走!”黄巾大将马明大吼一声,率领麾下士卒追了上去,连带着早前溃败逃跑的近万黄巾都纷纷停下了脚步,转过来又追击官军,就连扛着陈蓦的周仓,也掉过头和裴元绍等人追了上去。

  而与此同时,那山顶上,黄巾军大帅波才正带着几个贴身护卫站山顶上,冷冷望着山下。

  “不出大帅所料,皇甫老贼果然派军来袭击我军!”一名护卫带着几分恭维与讨好说道。

  “哼,”波才轻哼一声,淡淡说道,“皇甫义真善于用兵,明知我★★途跋涉赶到此处,乃是强弩之末,又岂会眼睁睁看着我军安营扎寨?”

  身旁几位护卫一听,知趣地恭维道,“大帅英明,识破皇甫老贼会派军轻袭我军,否则,我军必定是伤亡惨重!”

  “此等小伎,何足挂齿?”波才负背双手,望着夕阳叹了口气,摇头说道,“那皇甫嵩以为我不知他想些什么,真是可笑!”说着,他抬手一指撤退的官军,冷笑说道,“你等以为那支官军是因我军伏兵而撤退?看仔细了,这支兵马撤退时旗帜不倒,阵型不乱,分明是诈败,引诱我等派军追击!”

  “啊?那马明将军岂不是……”

  “哼,放心,我早已嘱咐过他,只追十里便率军返回,若是我所料不差,刚才那支官军只不过是诱饵,不出半柱香的时辰,当会有另一支兵马来袭我军营寨……传令下去,叫于苗、祁夏、孙鼎、周光四将率本部兵马屯于此山外围,成犄角之势,我看皇甫义真如何袭我!速去!”

  “诺!”

  半个时辰后,果然是一支兵马从长社方向而来,粗粗一看数量约有四千,而且都是骑兵,为首一员大将,虎背熊腰、孔武有力,面如刀削般刚毅、眼如剑芒般冷峻,端得是一员虎将。

  只见他身披青铜虎甲,坐跨挂甲黑马,左手紧握缰绳,右手虚扣腰间战刀,遥遥望着黄巾军所占据的山,那飘扬的旗帜上,分明写着一个【孙】字。

  此人便是皇甫嵩麾下爱将,孙坚,如今担任佐军司马一职。

  只见孙坚策马上前几步,遥遥望着盘踞山下的四支黄巾军队,皱眉说道,“早前听闻波才智计过人、善于谋划,今日一见,果然如此……竟不想被他看破皇甫将军计谋,如此,我等此行徒劳无功,唯有撤军!”

  “将军,”孙坚身披副将程普抱拳说道,“贼子如今不过是强弩之末,我等有四千精锐骑兵,何惧之有?卑职不才,愿为先锋!”

  “我素知德谋勇武过人,然……”说着,孙坚摇了摇头,沉声说道,“黄巾有八万之众……敌众我寡啊,若无完全把握,不宜硬拼,今日波才想必是已有准备,若是我等硬拼,非但讨不到好处,会将我四千精锐数葬送此,此四千精锐乃保全长社之根本,不可轻易牺牲……传我令,撤军!”

  “诺!”程普抱拳领命。

  ;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